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两百六十七章我要是出事,那我就找你
    水月弯险些没有脚下一滑,滑稽的出丑!

    墨眸瞥过水月弯,几不可见的划过一抹笑意:“国师大人没有这方面的经验,本王理解。”

    “七王爷,这是妖女啊!你所喜欢的二小姐,早就已经被她害了!你可不要让她蒙蔽了双眼!”

    水月弯一脸懵逼的看着炎凉笑着摇摇头:“抱歉,本王看不出来她有什么像妖孽的时候。”

    “七王爷你这是助纣为虐!”国师恨铁不成钢!

    炎凉笑笑,朝水月弯走进两步。

    “孽子!朕,朕命令你,快点救朕,杀了这个妖女!”炎龙怒吼道。

    要是以前,炎龙还会想着将水月弯留着圆了她的统一梦想,但是现在,经过水月弯这样的侮辱之后,见识过了她的可怕之后,,炎龙却是不敢将她放在自己身边了!

    天知道这个女人什么时候会用那蓝色的光芒将自己给打死?

    炎凉没有搭理炎龙,赤裸裸的无视,一个气喘不顺,晕了过去。

    水月弯颇有趣味的七王爷一来就砍晕了一个,气晕了另一个,双手抱着肩膀,老神在在的看他想要怎么对付自己。

    “弯弯。”炎凉一开口,水月弯就皱了皱眉。

    “七王爷,我们还没有这么熟吧?”

    “那,月弯。”七王爷从善如流,换了个叫法。

    水月弯:“……”

    “诶,九弟呢?”炎凉唇角挂着一抹温凉的笑意,明知故问。

    水月弯的面色瞬间就沉了。

    她并不知道炎破天在哪里,之前自己伤了脖子他出现过一次之后,接下来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了,那天晚上离开的时候,自己还有些不开心呢。

    见水月弯不说话,炎凉眉头一动,笑道:“罢了,不提也罢。”

    水月弯这个纠结的女人,见炎凉这般说,心里又是一阵的不痛快。

    “你是不是知道他在哪里?或者说,知道他在做什么?”或许是女人的通病吧,炎凉的话实在是太有扭曲性了,水月弯顿时就是皱着眉头问道。

    炎凉摇摇头。

    水月弯晃晃脑袋,手中又是聚集起一团能量,明明白白的展现给炎凉看:“我现在要杀人了,七王爷你要是没事的话,不如先行离开?”

    炎凉怔了怔,随后闷笑一声。

    她这话说的,她要杀的人,一个是他的父皇,一个是他的救命恩人,于情于理,自己都不能置之不顾。

    “月弯,皇上毕竟是我们兄弟的父皇,不如,再给他一次机会如何?”炎凉看着水月弯手中那璀璨的能量,打着商量道,“本王敢跟你打赌,九弟一定还需要皇上,若是你这般莽撞,可是会坏了他的事的啊。”

    闻言,水月弯一怔,双眸微闪。

    “以炎破天的能耐,不需要。”

    “或许。但是炎凉这样死在你的手上,未必不会扯到九弟身上去,到时候,九弟可就是狼子野心,弑父篡位了。”

    纤手上,那能量波动几下,缩小了几分。

    “还有,国师是我一水国的精神所在,德高望重,还望月弯你手下留情。”炎凉微眯黑眸,心头划过一抹悸动之色。

    只要越靠近这名女子,自己心头那不知名的情感就越不受控制,就好像是有什么在指引着他一般,至今无解。

    炎凉神思有些恍惚,及腰的长发被风吹起,远远看去,公子如玉世无双。

    水月弯垂头:“你的要求真多。”

    “多谢月弯了。”

    “抱歉,我还没有答应。本小姐自认什么事情都没有做,却平白无故被冠上一个妖孽之名,还被人喊打喊杀,换了你你乐意?如今七王爷两句话就想要回两条人命,未免也太过轻率了吧。”

    炎凉苦笑。自己的确是过分了些。

    水月弯也不搭理炎凉那俊容上能够让天下女子都有些心疼的神伤之色自顾自道:“我会用我的方法下封口令,只要炎凉有意图说出我的事情,那么我就会杀死他,有这个前提条件,我才能放他走。”

    不是因为炎凉的求情,而是担忧会牵扯到炎破天,打乱了他的计划,这才是自己不愿意看到的。

    更何况,朝堂之上还有炎龙的不少势力,如果他就这么死了,只怕会有有心人想到自己身上,这么一来的话,只怕就会将明处的敌人变成暗处的,对自己更加不利。

    这么一想的话,杀了炎凉,后续的麻烦事更多。

    在水月弯犹豫之间,炎凉已经是笃定一笑,该死的叫人有些火大。

    “那么,你来负责?”水月弯瞥见了他唇边的笑意,蓝紫双眸微眯,冷笑道,“若是世间传出了与我不好的流言,那么我自会去找你。”

    “你敢应下吗?”

    炎凉的实力,自己不知道,但是绝对不凡,这个人,在此时拉为自己的同盟也未尝不可。

    炎凉一怔,几乎是瞬间就理解了她的意思,在颇有些无奈的时候,心中也是一动。

    若是真的这么做的话,自己是不是总有借口去找她了?

    旁人或许会觉得是惹祸上身,但是自己却觉得这是上天将接近她的一个机会就这么白白的丢到了自己的面前!

    若是不接着,自己就是个傻子!

    “好!”炎凉答应的丝毫没有犹豫,干脆利落的叫水月弯都有些疑虑了。

    答应的这么干脆,这七王爷在想什么?

    自己明显是在拉他下水他感觉不出来?

    但是这种送上门的好事情,水月弯不会拒绝的。

    “好,那么,签下字据,不然的话,我还真是有些不放心。”

    炎凉一怔,无奈的摇了摇头,却是在她递来的那张纸张上,看都不看的盖下了自己的印鉴。

    水月弯收回纸张,满意的点了点头。

    “那么好,国师以及你父皇,我就先放了。”水月弯抿唇,挥了挥手中的一纸契约,小手又指向另一边躺在树下的女人,眯着眼扫了一眼,“那么这个女人,你要不要保?”

    炎凉一怔,顺着她的手指看过去,顿时就是发现了之前被自己砍晕放在树下的女子,清浅一笑道:“这个,我也要保。”

    水月弯眼角一抽:“怎么不知道七王爷居然有如此慈悲心肠。”

    话语中有十分的嘲讽以及不满。

    自己要杀的人,他怎么总是这个要保那个要保!

    莫非……这女人真是炎凉的心上之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