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两百六十五章我可以饶恕你的不敬
    他这般的人,又有什么资格同她相比?

    这国师,就像是因为对方对不起你,而杀了对方的人一样,从来都不会从自己身上找原因。

    谁叫你没有按照我的意愿做事,这就是你的错!

    简直是神逻辑!

    水月弯一道障壁就是将国师给困了起来,而那国师依旧是呆愣着脸,回不过神来。

    白衣女子看着水月弯的容颜,大吼:“你快点放开我!不然的话,小心你的下场会很惨!”

    呦喂!

    水月弯乐了。

    “你要怎么让我惨?”不说这个女人是什么身份,想要现在异能暴涨的她付出什么代价,那可真的没有那么容易。

    自己的异能,与一般的异能很是有点不一样,可以离体,不仅仅是可以作为攻击使用,还能配合自己的医术医治病人,可以说是十分的好用了。

    现在又是有些不一样。之前的异能,水月弯总要死抠着小心一点用,免得一下子挥霍完了,突然发生什么意外状况不好处理,但是现在这异能不知道为甚暴涨的情况下,水月弯却简直舒爽的想仰天长啸!

    感知蔓延出去,森林的点点滴滴、事无巨细自己全部都能知晓,花开的声音,风吹绿叶的声音、虫鸣鸟叫就好像在自己的耳边一样,非常特别以及极其的明晰亲近!

    她甚至还有感觉,只要自己想,方圆百里之内,任何一处的水力,自己都能够随意调动而毫无阻碍!

    在这种情况下,来多少人还不是给自己送人头的?

    一道异能过去,就像核武器一样,指哪打哪,但是核武器还是大范围的无差别伤害,自己却可以在群攻的同时,特别避过一个人!

    只需自己心念一动!

    在这种几乎整个主场都在自己的手中的时候,这白衣女子跟她说要她惨?

    她是不是想笑死她然后继承自己的遗产?

    “女人,你叫什么名字?”水月弯觉得这女子可爱极了,可爱的有些蠢。

    那女人却是以为水月弯认怂害怕了,哈哈大笑道:“记得我的名字!我叫曾静静!是七王爷亲自带回来的,要是七王爷知道你这么对我,他绝对不会放过你!绝对不会!”

    七王爷?

    炎凉?

    那倒是有意思了。

    七王爷的话,自己倒是一直都有些忌惮,虽说自己在幽暗森林的时候救了他,但是水月弯不敢保证七王爷会不会恩将仇报!

    所以还是能避则避吧。

    毕竟,在那一次救了他之后,自己并没有收到什么消息说七王爷在寻找救命之人的消息。

    于是水月弯的犹豫就带到了面上,那曾静静看见,唇角顿时就是扬起了胜利的笑容。

    七王爷的话,谁敢不听?

    更别说这个女人就是喜欢七王爷!之前她勾引七王爷的时候,自己可是看得清清楚楚的!就冲着这一点,她也绝对不会对自己怎么样!

    “曾静静,放了你的话,你只怕是会对我怀恨在心吧?要是你对七王爷打小报告的话,我岂不是亏了?”水月弯盯着曾静静的那双眼睛,看见了其中深藏的恨意,就像是洞穴之中的毒蛇一般,寻找一个合适的时机就会冲出来将人咬死!

    “我可以发誓!只要你放了我,我可以对你的不敬既往不咎!”曾静静急忙道。

    不敬?

    水月弯的面色顿时就是有些古怪了起来,莞尔一笑:“你怕是误会了。”

    “现在是你要求我放了你。像这种看不清实际情况的蠢话,你以后还是少说吧。”

    随后又是唇畔蠕动,嘀咕了一下:“七王爷的眼光,原来这么差啊。”

    虽然水月弯的声音本来就轻,但是架不住这森林中本来就是十分的安静,所以水月弯这嘀咕的声音,在场的人都能够听得见。

    登时曾静静那张脸就黑的不能看了。

    “算了,我又改主意了。”水月弯摸着下巴,邪邪一笑,另一边瞟了老国师一眼,颇有些讽刺的意味,“放了你可以,但是你却是要付出一些代价。”

    话落,曾静静还来不及反应,水月弯指尖微翘,轻轻一点,一点蓝紫的光芒就是带着漂亮的火尾,轻轻一跃就准准的窜进了曾静静的脑门!

    随后后者面上一阵僵硬之后,就是彻底的扭曲了起来。

    “你在我脑袋里做了什么!你快说!你敢……”

    水月弯解开了对她的束缚,任由她抱着头在地上拼命的打滚。

    “只是一些小手段罢了。”水月弯颇有些恶趣味的看着老国师青青紫紫的脸色,欢悦的道,“不要反抗我,不然的话,你会很痛苦。”

    “混账!贱女人!贱女人!水月弯!你到底做了什么!七王爷,七王爷不会放过你的!”

    “你这是在叫嚣让我杀了你吗?”水月弯似笑非笑的盯着她,心念一动,那地上狼狈打滚的某人就是一阵的痛苦尖叫。

    曾静静却是在也不敢说话了,只是死死的咬着牙,在心里将水月弯给骂了个遍,暗暗发誓一定要让她好看!

    片刻后,疼痛消失,曾静静浑身都是汗水,就好像在水里捞上来似的,如仙的白衣贴在身上,几乎脱力,面纱也是沾上了尘土,掉落地面。

    水月弯好奇了:“我之前是不是见过你?或者说,我杀了你父亲了,还是杀了你母亲了?怎么逮着谁都叫唤啊?”

    简直就像是疯狗一样,闻着味儿就能认出自己!

    要知道,在曾静静来之前,自己可是穿着黑袍,戴着兜帽的!

    曾静静看不见自己的相貌!

    不得不说,水月弯真相了!

    曾静静听着这话,却是在不说话了。

    那是她的天赋,天生就嗅觉灵敏,之前水月弯进宫的时候与七王爷见面,自己就记下了她的味道,然后派人去调查她的身份,现在就算是没有看见相貌那又怎么样?

    气味每个人都不一样,只需要再遇见她,自己一下子就可以认出来,藏到哪里都没办法。

    但是这种会暴露自己底牌的事情不能说。

    尤其是不能说这个可怕的女人听!

    于是曾静静咬咬牙,只好编了个借口。

    “你的声音,我记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