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两百六十四章如此心性恶毒的女子
    水月弯手上的异能强度减弱几分,反问道:“人的话,我已经杀了不少了,国师到底掌握着什么样的秘密,还不如早早的告诉我,免得到时候我犯了错,就不好改了。”

    杀人?这个世道上还有人手上不染血腥?就是那后堂的厨子手中都有百来只鸡鸭的性命。

    这老国师来跟她说不要杀人?

    这是在警告自己只能由别人来伤害自己,自己就不能还手对吧?

    这是什么道理?

    不管老国师是不是这个意思,但是在水月弯心里就是这个意思。

    “本姑娘从来没有主动杀过人,但是要是有人来招惹的话,难道你就要本姑娘受着?”

    “谁的命令?谁又有那般资格命令我?老和尚,你没杀过人吗?那你可真是天生的衣服好心肠!”

    “我可不像你一样,有人来找事还要大发慈悲的放过他,我要做的,是要断他性命,绝其后路,圣母可不是我的作风。”

    老国师已经被水月弯这一番论调给惊得镇住了。

    不该是这样的啊!

    上天选出来的天命之女,怎么会是这样的?

    嘴上说是不信,老国师更觉得是不是这一位天命之女在成长的时候被什么东西给带坏了!

    老国师气的差点没有升天。

    水月弯挑挑眉,再没去搭理这似乎信仰崩塌的老人家,视线再度转向了地上怔怔愣愣的炎龙,咋了咂嘴。

    原本以为的救星似乎是有些不对劲了,炎龙心里现在应该是崩溃的吧?

    深深吸一口气,水月弯祭出飞刀。

    国师看起来不会伤害他,但是炎龙就不一样了,今天非死不可。

    “就是她!快,抓住她!”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变故突生。

    那名白衣女子与那帮黑衣人,却是在这个节骨眼上赶到了这里,一身黑袍的水月弯在幽绿的丛林中是那么的明显,能够一眼得见,那白衣女子顿时就是激动的大吼大叫。

    水月弯看都不看,一轮蓝紫弯月瞬间就是划破空间而出,像是穿梭时空一样,等到那帮黑衣人反应过来的时候,那锋利的光芒已经是到了自己身边了,只来得及发出一声短促的尖叫,身体已经是瞬间分成了两半。

    “啊!”那白衣女子之前看见水月弯的身影激动的不能自已,死命的拽着身边黑衣人头子的衣服,激动之情一直到几滴温热的鲜血溅到了她的脸上才反应过来,再看看自己受伤抓着的东西,俨然只是一个男人的上肢罢了!

    身体分离,脏腑已经流了一地,浓郁的血腥味冲天而起!

    曾静静呆呆的看着面前的这一幕,不期然对上了已经双眼爆突的黑衣人头子狰狞的眼睛!

    这冲击力,何等之大!

    她行走江湖,也不是没有杀过人,但是没有见过这种死法的,没有见过死的这么惨的!

    “啊!妖,妖怪,魔女!”曾静静白衣已经斑斑点点都是血滴子,甚至脸上,发上都是有一些,狼狈不堪。

    这女人倒是好运,之前弯月斩出的时候她躲得快,逃跑的功夫不错,不然的话,现在也是跟他们一样的下场。

    水月弯偏头打量着这个女人,再次确定自己没有见过他,同时也是确信自己并没有招惹过她,那么她为什么要带人来对付她?

    之前在那座宫殿的时候,她的声音自己还记得,印象还十分的深刻。

    这梁子算是结下了。

    水月弯在认真的思考着要不要将这个不知道为什么对自己有恶意的女人现在就斩杀掉。

    另一边,已经被水月弯的辣手震惊的老国师似乎是现在才反应过来,同时也看到了在他来之前就被斩杀的几具惨不忍睹的尸体,与方才的黑衣人死法简直就是一模一样。

    这也是水月弯做的?

    原本老国师还有些不敢置信的,但是亲眼看着水月弯杀人之后,却是再也骗不了自己了。

    这一位上天选定的天命之女,是一个杀人如麻、丝毫没有慈悲之心的恶毒女子!

    那么,整个天下,那般重的重担,又如何能够交到这样的女子身上!

    “不可以的!这个天下……绝对……”

    老国师意识到这一点,似乎又是老了几岁,本来红润的面庞失去了光泽,眼看着皱纹都多出了几根。

    水月弯于是如法炮制,在曾静静反应过来之前,将她控制住,并且与炎龙丢到一起,这么一来,就算是三头六臂都跑不了。

    老国师简直不敢相信水月弯的举动!

    这一名显然是无辜的女子水月弯也要杀了吗?

    这名女子犯了什么错?只不过是被那些人挟持着来找她而已!说到底还不是她自己造孽太多树敌太多才会有这么多敌人!现在居然还想妄造杀孽!

    “姑娘!老衲最后再劝你一次,莫要在作出害人害己之事!”

    老国师双眼含着一些血丝,盯着水月弯,手中的佛珠捏的紧紧的,显然心绪波动极大,也是亏得心性坚定,定力修为极好,不然的话,只怕是已经暴跳如雷了。

    “害人害己?”水月弯蓝紫双眸眨了眨,一下子居然是没有反应过来。

    他说的是自己吗?

    自己做事,从来问心无愧,没有仇怨之人,自己何时伤了半分?如今这老国师说的话倒是好笑,哪头对得上哪一头?

    就算是自己杀人,杀的也是恶贯满盈,心术不正的该杀之人!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这从来都是她的信条!

    于是水月弯盯着老国师,之前还有心情与他多说几句,现在却是完全失去了那等闲情了。

    “抱歉了老国师,你说的话我全部都听不懂。”水月弯皱着眉头,直接赶人,“念在你之前曾经救过我的份上,我此次放过你。”

    老国师转念一想,突然间,几个月之前的那件事情映入脑海,顿时面色就是复杂了起来。

    “所以,你对我外公出手的这笔账,下一次见面,我绝对不会心慈手软。”

    看着老国师哑然的样子。水月弯却是冷笑了一声。

    这老秃驴,嘴上说的好听,口口声声指责自己是心性恶毒,但是自己又好到了哪里去?

    险些毁了外公,毁了将军府,毁了她整个家!

    如今居然是一副想不起来的样子?

    只怕若不是自己提醒,他根本就已经忘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