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两百六十三章国师及时赶到
    大森林寂静无人,天气也是爽快,实在是杀人埋尸的好地方!

    更何况,自己的异能已经暴露在了这个人面前,就凭着这一点,水月弯怎么可能放过他?

    炎龙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水月弯身上毫不掩饰的杀意,心里一凉,鸡皮疙瘩起了一身,缓缓往后退,双手都是微微发抖。

    “在你死之前,给我解个惑可好?”

    森寒的感觉遍布一身。

    炎龙防备着此刻看起来十分不对劲的水月弯,一个不查被地上遍布的尸体给绊倒,一代帝王,现在却这般狼狈。

    “你是在垂涎我身上的什么东西吗?还是说,在找什么东西?”水月弯绕着他转了一圈,唇角邪气的笑意不减,似笑非笑的盯着他的头顶,“皇帝陛下,有什么秘密一起分享一下喽?或许,你可以留下一条命的。”

    原本水月弯可能还想不到这个方面去,但是后来随着炎龙,还有那个白胖子国师的怪异行为,就是个傻子都能觉得不对了,更何况水月弯又不傻。

    指尖能量跳跃翻滚化成了一柄蓝紫寒刃,轻轻的贴上炎龙的脖子,,另一只手一挥,薄薄的能量笼罩上炎龙的身躯,然后炎龙就惊骇的发现,自己的身体完全动不了了,内力也像是被另一道更加强大的能量阻隔似的,居然是连调动都做不到!

    天命之女,居然是可怕至此!

    他后悔了,他不该就这么莽撞的跟上来的!

    但是现在就算是后悔,水月弯也绝对不会给他后悔的机会了。

    只要他不说话,那么水月弯不知道事情的真相就绝对不会对自己怎么样!说不定还可以将水月弯抓回去!

    “你想知道的话,就先放开我!不然的话,你休想知道任何事情!”炎龙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样,大吼道。

    “抱歉啊,我是不是给了你什么误解?你并没有资格跟我讨价还价。”水月弯收回匕首,居高临下的盯着他道“说,怎么回事!”

    “只要你放了我……”

    “看来你是不想说了,那就算了吧,总该也有其他人知道吧?”水月弯手间匕首转动,如臂使指一般的听话,到了最后一掷而出,直取脖颈!

    水月弯!她居然真敢!

    利刃夹杂着可怕的劲风呼啸而至,狠狠的往炎龙脖子上扎去,一旦要是被扎中了,少不了在脖子上开个大洞血流如注了!

    伤在那种地方,就算是有圣手在这里只怕是也救不回来。

    砰!

    刺啦!

    “谁?”水月弯双目微凝,飙射出去的寒刃在她双指轻勾之下打了个旋儿飞回她的手中,望向森林的另一边,另一边已经是迅疾出手,匕首再度带着杀气席卷而出!

    炎龙!

    另一手异能席卷而出,狠狠的攻向那个不知道谁在的某处。

    “滚出来!鬼鬼祟祟的作甚!”

    “姑娘,切莫造杀孽。”随着一身佛诘,一名身着袈裟的白胖子很是有些狼狈的闪开那道攻击,抖了抖眉头,凝重的望着水月弯。

    国师?

    虽说自己不知道国师的底细,但是盛名之下其实难副,自己目前还是不要对上这个国师的好。

    水月弯皱了皱眉,却是知晓今天是杀不了炎龙这个人渣了。

    “国师!快救朕,这个妖女要杀了朕!”

    “陛下莫慌,相信姑娘不是草菅人命之人。”国师看了眼极为狼狈的炎龙,还有地面上那东一块西一块的组织惨状,不着痕迹的抽搐了一下唇角,给水月弯戴了顶高帽子。

    水月弯盯着老国师似笑非笑。

    “姑娘,请快些放下手中的匕首,回到家里去吧,老衲跟你保证,事后绝对不会有人来找你的麻烦!”

    聪明人此刻应该不说话才对,但是炎龙偏偏就是十个之中唯一的一个傻的。

    “国师!水月弯以下犯上,试图弑君,朕命令你马上将水月弯拿下!”炎龙满脸的兴奋到扭曲,双眼盯着水月弯满满的都是怨毒的恨意以及深藏的惧意,叫嚣着要将这个女子带回去然后好好的折磨蹂躏,好好的出了自己的这一口恶气!

    水月弯那双妖异的眸子有些不解的看着炎龙。

    他真的是炎破天的父皇吗?

    怎么会这么蠢居然在这个时候挑衅自己的恶意?难道他以为国师可以赶在自己出手之前将他救回来吗?

    水月弯严肃的在考虑要不要直接将炎龙宰了好了,因为他似乎有些不想活,挑衅的太明显了。

    清清楚楚的看见了水月弯看傻子一样的眼神,还有逐步蹿升的杀意,即便是国师都觉得有些冷汗蹭蹭。

    “姑娘,皇上毕竟是一水国的陛下,要是真的出了什么事情,一水国一定会大乱的,相信姑娘也绝对不会看见这一幕的。”国师笑道,像是笃定水月弯会心软答应一般。

    水月弯很疑惑。国师这是哪里来的自信?

    “就算是这样又如何一水国与我有何相干?”

    国师一怔,像是没有听清楚水月弯说了什么一样,微微瞪大眼睛:“不,自然与你相关,你是……”

    水月弯面色不动,把玩着刀刃,隔空朝着炎龙身上笔划,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国师奇怪的停顿一样。

    疑惑的看过去:“国师,你说什么?”

    国师一怔,缓缓摇头道:“没什么。”

    “啊哦。”水月弯亦是缓缓摇头道,“已经吊起了我的兴趣,哪有就这么算了的?国师你也太不厚道了。”

    “说说呗,有关于我的……或者你刚才说的,我是……什么?”水月弯将那黑袍又是穿回自己身上,唇角邪魅弧度不减,“不然的话,我就杀了你的王哦!”

    “不可以!你一个人都不可以杀!这是上天的命令,你必须要保持纯洁,不可手染鲜血!”

    上天的命令?手染鲜血?

    什么命令?自己的手上,何止已经是手染鲜血?

    原本水月弯想的是诈出来那些被隐瞒的事情,既然能够被隐瞒,那就说明是很重要的事情。

    出乎水月弯意料的是,国师的重点似乎并不在这个上面,自己杀不杀人,跟他有关系?水月弯觉得他的关注点歪了,不是很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