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两百五十八章怀疑,有了苗头
    嗯?

    水月弯有些不懂,但是这不重要。

    计划有变,启动第二套计划:按兵不动,见招拆招,看看炎龙到底要做什么。

    水月弯冲着炎略天挥挥手,叫这大男孩赶紧的离开。炎略天歪着头打量了一下这九宫殿,显然是被这满堂红的样子给刺激的有些脸色难看。

    炎略天一下子就是走上前来,拽着水月弯的手,低吼道:“是不是又是父皇将你弄进宫来的?”

    “呃……”

    “你说,是不是?”

    正在这时,外头却是突然有脚步声传来!

    水月弯大惊,将还是不依不饶的炎略天往床底下一塞,自己则是砰的一下翻身上了床榻,闭上眼睛装睡。

    外头的人越走越近,很快的就到了床边,随后就是一道声音传来:“能够将朕的侍卫弄成这般模样,不愧是……”

    水月弯蹭的就从床上跳起来,满脸嫌恶以及戒备。

    “你为什么不跑?将这些侍卫宫女弄晕了之后,你不是应该马上就跑吗?”炎龙双目沉沉的盯着水月弯即便是黑袍遮身依旧是窈窕的身姿,伸出一只手来似乎是想拉住她的手。

    水月弯眸光一寒,像是避着什么脏东西一般的往后退了两步。

    炎龙脸色一青,突然间脚步一动,瞬间就是来到了水月弯身边,随后将她整个人都抱在怀里。

    水月弯大惊之色之下,疯狂的挣扎,心中就只有一个念头!

    炎龙会武!

    炎龙会武!

    他居然会武!

    并且看他一瞬间到了自己身后的样子,分明是功力高深,没有数年的浸淫分明就是不可能的!

    炎龙将嘴巴靠近水月弯的脖颈边上,轻轻说道:“朕对你的心思,你应该早就知道的,即便这样,你还是进宫了,这是不是代表着,你也对朕有些好感?”

    如同毒蛇吐着蛇信,黑熊喷吐着恶臭的鼻息,水月弯一瞬间就被这个人给恶心到了!

    强行忍住胃里翻腾的感觉,水月弯脚尖往后一转,一脚踹上他的膝窝,但是却依旧没有挣脱开炎龙的怀抱,这个人身上的一切,不论是气息还是什么,都让她十分的不愉快!十分的厌恶!

    吃了没有内力的亏,水月弯更多时候都只能用优秀的近战搏击术取得胜利,所以此刻,水月弯亦是这么做了!

    如同狂风暴雨一般,水月弯身形像是灵豹一样,在炎龙看不见的角度,手上染上异能在他手上一拍,深入骨髓的刺痛灼烧感叫炎龙一声痛呼,然后就是松开了双臂,看着双臂之上几乎像是烧焦了一大块的痕迹,双眸一下子就是阴沉下来,死死的盯着她。

    “这就是你的能力吗?”

    “这就是天下人都仰仗的能力吗?”

    “天命之女,你让朕如何不垂涎你!”

    能力?

    说的是她的异能?

    这跟天下苍生有什么关系?

    水月弯一点都没有耐心听下去,就像是苍蝇在嗡嗡叫一般,惹人生厌又惹人生烦。

    看到炎龙眼中赤裸裸几乎是毫不掩饰的欲望,水月弯双眸微动,心头终于是将炎龙的怪异举动放在了心里。

    炎龙到底想要什么?

    难道是因为炎破天的原因?只是为了能够制住自己,随后让炎破天投鼠忌器?

    这未免也太扯了,接连两次,炎龙都对自己表现出了难以理解的控制欲!这绝对不会是简简单单的一个想要让炎破天忌惮的原因!

    难道,真的就是因为自己?

    他想拥有自己?

    水月弯几乎被自己的这个猜想给惊住了,随即涌上来的就是几乎翻天覆地的杀意!

    不管是因为什么而让炎龙有这个想法,自己身上,的确是有着无论如何绝对都不能曝光的秘密!

    那就是她的异能!搞不好,炎龙就是为这个来的!

    炎龙,一定要死!

    一念之下,水月弯不再想着如何挣脱炎龙,而是直接招招狠毒,没有留手的冲着炎龙暴击而去!

    炎龙有内力,而水月弯却是拥有极强的近战技巧,只要被她近身,那么除非炎龙真的不顾她性命下重手,那么就只能被动挨打!

    她就不信了,炎龙日日还有政务要忙,还有后宫三千佳丽要哄,还要忙着对付这个对付那个,还真有什么时间来提升自己的武技?

    在水月弯的攻击之下,炎龙还是游刃有余,许久时间过去了,依旧没有气弱的现象,也是让水月弯极其的震惊。

    一个肘击击出,也只是让炎龙的身形微微的晃了晃,要说打败什么的,却是没有什么实际的效用。

    “水月弯,你就放弃吧!乖乖的做朕的妃子,你想做什么做不到,只要是你想要的,朕都可以给你!”

    说话间,抬手挡下水月弯的鞭腿,手中细滑绷直的触感叫他迷恋的搓了搓手,阴鹜的双眸盯着水月弯的娇容,泛着毫不掩饰的渴望之色。

    水月弯咬牙,继续拳脚相加,破风的声音猎猎,一听就知道其中所含的暴戾以及杀气。

    “做梦!”

    “不,不是做梦!是朕先找到你,也是朕先下手,你出现在朕的国家,那就是朕的人!你只要记得,你日后会是朕的女人,这就足够了!”

    水月弯手间已经是用上了飞刀,猝不及防之下,炎龙被割伤了手,没流多少血,但是割开一个伤口却是足够让药液渗透进去了!

    “废人废话多!”

    自己的每一把飞刀上都是涂了药的,炎龙的伤口看起来就像是被细树枝划了一道一样,在平常是细小的会让人忽视的伤口罢了,但是此刻却让炎龙整个人都提不起内力!

    跟水月弯想的一样,炎龙内力不错,但是却并没有多少时间再去锤炼自身的拼杀技巧,所以只要破了他的内力,一切都将不是问题。

    “明明知道我会用药,居然还敢不防着?”

    砰!

    水月弯在边上小心的看了看,确定炎龙没有耍诈之后,先上去轰了一拳!

    报复!

    赤裸裸的报复!

    炎龙的眼角瞬间就青了一块,但是却根本就动不了,所以也只能用阴狠的眼神盯着水月弯,却是连一句话都是说不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