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两百五十七章计划搁浅
    水月弯抖了抖身上一连片的鸡皮疙瘩,硬生生的压下心头想把这帮人都砍死的杀意!

    炎龙的心上人?

    说的是她?

    别恶心她好吗!

    水月弯轻手轻脚躺回床上,听着脚步声,心中默默计算进来的人有几个,心中默默地道了声抱歉,随后手一动,药粉就轻轻的溢出来了,只听到噗通噗通的声音,那帮宫女就一声不吭的晕倒了一大片!

    睁开眼来,水月弯恶寒的发现那帮宫女手上还抱着一堆的洗浴用品,香精花瓣什么的,更甚至于还有一套凤冠霞帔!

    水月弯瞥了一眼,往上踩了几脚,那名贵的衣料一下子就是多了几乎黑乎乎的脚印,然后变得皱皱巴巴再不能穿了。

    然后,水月弯就抱上了自己的那个盒子,想要出去,但是却没想到,脚步刚跨出一步就被从天而降的黑衣人给双手拦住!

    为首的黑衣人整张脸从头到脚都是黑的,只露出一双森寒的双眸,死死的盯着面前的女子,摆明了是不能让她出去。

    泥煤的!炎龙的人!

    水月弯掂量了一下自己和这几个明显不是大内侍卫一般层次的人的差距,半点没有羞愧的道:“我要出恭,而且是大的,你们可以找个人跟着我,不过,最好不要来打扰本姑娘的享受,不然,我就去皇帝哪里告你们的状。”

    娇小的女子半点没有羞涩之情,一身黑衣看上去严肃而庄重,但是话一出口却是叫几人面面相觑。

    “不可以。”

    水月弯:“……!”

    然后那几名黑衣人就像是哑巴了似的,任凭水月弯怎么忽悠都是不说一句话,到了最后,水月弯像是狂怒一般的冲到了那几人的面前,小手一扬!

    粉末逸散而出!

    只是一瞬间,那几人就是觉得身上的力气,以及内力似乎全部都是被封住了似的,一下子就是软踏踏的躺在地上了,跟那边一地的宫女相映成趣,只不过,这边的毕竟是习武之人,还能睁着一双血红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她。

    “怎么?还看?”水月弯拍拍手,赏了那黑衣人一巴掌,啪的一声十分的解气。

    之前自己那怂样,想着都崩溃,要不是为了能够降低这几个人的警觉性,她至于受这种气吗?

    想起来都肾疼。

    看了眼那帮昏死过去的宫女,再看看这帮拿眼神杀人的家伙,极其淡定的将那帮宫女搬了过来,一个一个全都堆在他们的身上,几个下去之后,那个眼神最凶悍的家伙给压的翻了白眼。

    水月弯抿唇笑了笑,随后又是抓出来一把粉末,厚厚重重的撒上了一层又一层,像是脏脏包撒可可粉似的,都看不见脸了轮廓了,完事后,水月弯看着睡得跟死猪似的男男女女,无声的笑了笑。

    既然炎龙将自己弄来这里,那么就是说明,他对这里绝对自信,那么自己就从这里炸起!

    那盒子中,上面放的是她自己调制的香薰熏香,极为好用,原本是打算送给熹妃娘娘的,拿来做演示却是极好。

    而下一层嘛……

    水月弯将那隔断取出来,放在盒子底下码的整整齐齐的冰蓝色小珠子就像是天上的星子一般一闪一闪的,微微滚动之间触碰到一起,发出清脆的磕碰声。

    这个东西,就是她当时一时兴起送给炎略天的东西,只要有了她的引动,破坏力将会更是巨大,只要在这皇宫的数百宫殿都丢上一粒,砸一下子引爆的话,那么效果绝对会给人惊喜。

    不知道炎龙什么时候会来,所以水月弯弄醒了一个黑衣人,在他的脑中植入了的控制之术,打发他去安稳住炎龙。

    这个九宫殿,水月弯足足的丢了三颗进去,按在墙面上,誓要将这里炸翻。

    然而,出了宫殿,却是突然看见一片紫色的衣角偷偷摸摸的晃悠了进来,一怔之下闪身到了一旁,金针已经在手,那人的脸一转过来,水月弯就是一怔,再看到他手中隐隐冒出的蓝光之后,恍然大悟。

    异能之间可以相互感应,炎略天就是感受到这珠子的不对劲所以跟着走,走着走着就到这里了。

    自己要炸的是他老爹的房子,他会不会阻止自己?

    “仙女姐姐,你怎么会在这里?”

    正在思考之间,炎略天似乎是看见了自己,哒哒哒的跑过来,完全无视一旁的一堆东西,满眼冒着小星星的盯着她。

    “呃……”

    水月弯总有一种水果儿长大了之后的既视感。

    炎略天眨巴眨巴大眼睛,瞅见了她手中捏着的蓝色小珠子,再看看自己手腕上那颗,问:“仙女姐姐,你还要将这个送给谁?除了哥哥之外,我都不允许!”

    水月弯无奈扶额。她本来也没打算送人啊,况且,炎破天哪里会喜欢这种不灵不灵的小东西,送给他?她又不是找罪受。

    “这个东西这么好看,要是可以放在隧道里……”见水月弯不理他,十王爷抿抿唇,再接再厉,“那哥哥一定很开心。”

    不不不你想多了他不会开心……

    等等!

    隧道?

    水月弯摸摸下巴,看着手里的小蓝珠,突然间想起来一件事情。

    要是自己炸塌了皇宫,这隧道会不会跟着一起塌了?

    很有可能啊!

    就算技艺过关不会塌,那要是因为这,露出了某一处机关,顺藤摸瓜的找到了这地下的猫腻,那么炎破天不是真变成了乱臣贼子了?

    不是乱成贼子,你干什么在这皇宫底下挖这么多的隧道?这隧道,一可以运物资,二可以运将士,相信炎龙也不会想自己睡的好好的,就有一队士兵悄无声息的出现,让这个天下易主吧?

    想到这里,水月弯是一阵的冷汗,身上的衣服又被浸透了几分。

    这个时候再看看面前冷着脸眼神懵懂的男子,水月弯居然是有些庆幸。

    不得不说,炎略天每一次都出现的挺及时的,在她铸成大错之前。

    那么想来,自己是要换一种方法对付炎龙了,毕竟自己进来,却是没有那么容易出去了。

    十王爷看着水月弯瞬息万变的面色,突然道:“哥哥会喜欢的,只要是你,他都会喜欢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