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两百五十六章想要炸掉皇宫
    “抱歉啊,本小姐现在被你这个手下的态度刺激到了,身体有些不舒服,所以不打算去了。”水月弯的声音淡淡从黑衣之下传出来。

    也托了那侍卫头子的福,水月弯没事的事情传了出去,叫国都中的有些闲着没事干的家伙又是激动了起来。

    明眼人都看的出来,先前丞相府的事情,将军府没那么容易完,当事人没事,那么将军府也该腾出手来好好对付丞相府了吧?

    接下来的国都还真是有好戏看了。

    水月弯明显的看到那侍卫头子脸上的表情变了变,随后就是做出了令水月弯没有想到的举动。

    那个侍卫头子快速的拔出剑,那个挑衅的侍卫反应过来之前,脑袋就已经落地了,咕噜噜的滚了滚,鲜血遍地。

    最后,沉重的吐了一口气,朗声道:“二小姐,在下已经狠狠的教训了这个不长眼的东西,不知道你的心情是不是好了些?”

    欧呦?

    这是要诬陷她草菅人命不成?

    水月弯裹在一身黑色的棉衣中,棉衣的款式很普通,但是却在衣领以及下摆还有袖口之处都是绣上了勿忘我的暗红花纹,蔓延延伸出去,几乎爬满了水月弯的一身。

    都中的大家闺秀,从来都没有这么穿的。

    看上去也有些恐怖以及诡异。

    水月弯看着那侍卫头子眼里淡淡的傲然挑衅之色,却是唇角微扬,似笑非笑的道:“自娘亲被掘开坟墓以来,本姑娘这心就硬上了几分,如今见一些小鸡小鸭的在面前被杀,也不会如以往那般害怕了。”

    “不过,阁下,你身旁被你斩下头颅的这一位,难道不是你的伙伴吗?对伙伴,也能够下这般重手?”

    水月弯沉吟了一瞬,声音淡了几分:“那,你的上司是不是也是杀人如麻,草菅人命的呢?本姑娘实在是有些疑惑以及害怕啊,这宫进不进,还是两说的事,你且去回了你的上司吧。”

    大内侍卫的上司,还能是谁?

    炎龙呗,那一位九五之尊呗。

    水月弯这帽子,叩的真是大,都是叫那侍卫头子的脸色都青青白白的了。

    眼见着水月弯真是要进门去,不理这传召了,那侍卫头子狠狠一咬牙,居然是直接在这大庭广众之下,给水月弯跪下了!

    “是属下御下无方,请姑娘不要怪罪!”

    水月弯不理,继续走。

    “姑娘!还请姑娘不计前嫌,属下等人知道错了!”那侍卫头子心头这才是有些慌了的时候,连忙膝行几步,重重的磕头,一下又一下。

    水月弯听见声儿讶异的转头,见面前跪了一排的人,脆声道:“阁下这又是怎么了?男儿膝下有黄金!堂堂男子汉大丈夫怎么能够说跪就跪?你这般做,将天地君亲师都至于何地?我一届小女子,可担当不起你这般的大礼!”

    “我将军府的将士便是这般顶天立地,绝对不会这么容易就弯下膝盖来的。”

    说完,也不看那人极为难看的面色,径直的进了将军府,出来之后,手上也不知道多了什么东西,,望着已经围了一大圈的人,再度补上一刀:“本姑娘只是要去拿一些自己忘记的东西罢了。”

    掀开车帘,上车。

    一气呵成。

    仿佛一切真的只是那侍卫头子的内心戏一般,水月弯十分的配合。

    一脸懵逼之间,那个侍卫头子一脸阴沉的喊道:“不知道姑娘这盒子中,是什么东西,因为进宫的话,属下等人要搜身。”

    面前的车帘倏地被拉开,水月弯姣美的俏脸瞬间出现,叫那个侍卫晃了晃神。

    在这种只有你看得见我,别人都看不见的情况下,水月弯双眸如同安了冰刀烈焰,沉戾的几乎望一眼就要沉溺进血海地狱的眸光之下,那侍卫头子险些就是吓得双腿一软,一股寒意控制不住的从脚底升起,然后窜到脊背,双眼之中,终于是有了恐惧之色。

    “不该问的,别问,说不定能够活的久一点。”

    放下马车侧帘,没有再管外头的人的心思,水月弯看着手中的盒子,面上却是突然露出一抹诡异之色。

    炎龙是吧?将她叫进宫之后,想要她走,就绝对没有那么容易了。

    她会将他的皇宫,炸的翻天!

    水月弯就是抱着给炎龙添堵的心去的,所以在这个马车中实在是放松的很,甚至还打了个小瞌睡来养足精神好对付炎龙。

    等到了皇宫的时候,水月弯呼吸平缓,就像是已经陷进了深度睡眠一般,唇角甚至还挂着一些笑意,完全没有了之前的嚣张以及针锋相对。

    那侍卫头子掀开车帘看到这一幕,却是半点没有惊讶。

    马车之中,到处都涂了迷药,就算是一个武功高强之人进去,不用多长时间也会晕的不省人事,跟陛下斗,这女人真是不自量力!

    马车没有经过排查,偷偷摸摸的停到了一座宫殿之外,而这座宫殿,不是别的,正是当时的那座九宫殿,十分的偏僻。

    马车一震,随后停下,侍卫将水月弯抱下来,放到了内室的床榻之上,随后离开。

    就在那脚步声消失了之后,床榻上的人眼皮动了动,倏地睁开眼睛,一片清明半点都没有昏眩之感,分明是从一开始就没有中药的样子,她看了看着宫殿的摆设,却并没有认出这是什么宫殿。

    因为九宫殿比起之前,是在是差的太多了。

    之前的九宫殿,荒草丛生,是不是还能跑出几只耗子蟑螂什么的,是个人就不愿意来这里;但是现在面前的这一幕却是叫她的唇角狠狠的抽了抽。

    九宫殿红绸遍布,大红喜烛,空旷的大殿居然被硬生生的搞出了一些生气还有亮色。

    但是这般冷清寂静的婚礼殿堂,却是叫水月弯好一阵恶寒。

    泥煤的!

    炎龙到底是什么意思!

    正在皱眉不爽之间,有轻轻的交谈声音从外头传过来。

    “里头的这位,是陛下亲自制定的,是陛下心尖尖上的人!”

    “一定要拿出你们浑身解数给伺候好了,洗干净了,装扮的漂漂亮亮的!不然的话,这小命可就没有了!”

    随后是一阵的应和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