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两百五十五章又被召进宫
    如果是前者,那么是为了什么、如果是后者的话,那么又是因为什么?他自己都解决不了的事情,求她有用?

    换句话说,那是棘手到了什么样的疑难杂事?

    因此,水月弯在试探国师的容忍度,试探清楚了之后,水月弯却只觉得浑身寒毛直竖,毫不留情的开始赶人!

    半点都不带犹豫的,毕竟她可不想惹事上身!

    国师这个时候却是终于笑了笑,宽耳大脸的模样十分的慈和,像是看着自家调皮的后辈,充满了十足的宽容度,双手合十,嘴还没张开,已经是被水月弯打断。

    “千万别阿弥陀佛,本姑娘没有那种慈悲心。”水月弯将自己又往里头缩了缩,额上的汗水流的更勤快了,“本姑娘很忙,就先走了,将军府不方便招待你,请国师大人早些回去吧。”

    话落,一双明眸盯着国师,明明白白的传达出这么一个意思:这里不欢迎你,快走。

    国师好一阵目瞪口呆。

    虽然他可以算出来天命之女可以拯救这个世间,但是却根本没有想到天命之女的性子会是这么的……难以掌控,似乎还有些难言的冷淡,于人于千里之外。

    若是真要让她拯救天下的话,只怕是很有些难度啊。

    “此次老衲前来的确是十分唐突,但实际上却是受人之托。”国师长眉抖了抖,吊足胃口之后,搬出了一个人,“九王爷,想来姑娘应当认识。”

    炎破天叫国师来给她诊治?

    水月弯眉头一紧,再想起来昨晚的事情,拒绝之意更上一层楼!

    受了炎破天之托?

    不好意思,她正在生那个男人的气呢!

    这老国师也可算是撞在枪口上了。

    于是,老国师眼见着水月弯的脸色变得难看了些许,不明缘由。

    “本姑娘说了我没事,你到底想要怎么样?”水月弯身子不来就不爽快,现在又跟这个国师一直扯皮,还牵扯到炎破天?

    不好意思,本姑娘不奉陪。

    于是水月弯就单手指着门外,双眸直直的盯着国师,表示门在那里恕不远送。

    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老国师就算是再要留着,也说不过去,毕竟自己是打着为她诊治的旗号来的,现在本人又是直接拒绝,再呆下去,这暴脾气的天命之女只怕是要直接拿着扫把赶人了。

    出师不利啊出师不利!

    老国师摇摇头,从善如流的站起身来:“那么倒是老衲打扰了,姑娘万万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

    跟你有什么关系!

    水月弯嗤之以鼻,对这一位老国师不知原因的自来熟实在是有些吃不消。

    不过同时她也是想到,或许真的有什么原因,能让这位德高望重的僧人对自己这么另眼相待……

    又是一件麻烦事情,国师走后,水月弯与老将军稍稍的解释了几句,勉强将国师这怪异的举动给遮蔽过去了。

    水月弯又回到房间中。

    昊天水镜取回来之后,就放在自己身边,但是自己却没有敢继续修炼异能,为什么呢?自己现在的异能很不稳定,也不知道是不是水月弯的错觉,总觉得自己就像是装满了火药的火药桶,只需要再那么一点点的刺激就能全部爆炸开!

    这种情况下,自己还能够再接着修炼吗?

    很明显不可以啊!方才老国师说是炎破天叫他来给自己诊治的,那么也应当就是说那个老家伙是有些实力很有可能将自己治疗好的。

    但是牵扯到异能,水月弯却半点不想妥协。这是她的依仗,就算是炎破天都不知道的事情,那个老和尚,态度那么暧昧,敌我不明的情况下,炎破天叫来给她治疗?

    他是不是在双冰峰峰底躲傻了?

    聪明如水月弯亦是猜不到炎破天心底的深沉心思,所以也只能在这里暗自琢磨。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水月弯虽然人在将军府挺尸,但是消息却都是有人送进来,所以也算不上是十分的宅,但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水月弯自己不去找麻烦,麻烦却是会自己找上门来罢了。

    炎龙的进宫谕旨。

    水月弯手里捧着那圣旨,回想起来那恶心的老太监走的时候那暧昧恭敬的笑容,整个人就一阵恶寒,险些没有当场直接吐出来。

    炎龙!

    上一次强行要自己进宫参宴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他该不会忘记了吧?自己多想就这么不去啊!

    但是看看自己身旁一脸担忧的亲人朋友们,水月弯险些没有一口咬碎银牙!

    圣旨之上,说的明明白白,要是水月弯不来的话,那么就会请老将军进宫好好的畅聊人生!

    畅聊个屁!这个畅聊指的是什么难道大家还会不知道吗?威胁的那么明目张胆!肆无忌惮!

    水月弯几乎要杀人一般的盯着圣旨,简直想直接将炎龙给活吃了。

    压下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几乎是不容置疑的,皇家的马车在几分钟之后,就已经到了将军府门前,数十名大内侍卫虎视眈眈,显然是不接到人就要动手了。

    “狗皇帝。”水月弯低斥一声,回去换了声衣物,出来的时候,惊呆了那帮大内侍卫的眼睛。

    水月弯一身厚实的黑袍,鼓鼓囊囊的也不知道里头穿了多少衣服,黑袍的帽子拉起来将小脑袋整个都包裹在里面,厚厚的黑狐毛领将那张本来就小的小脸给包的压根就看不清,只露出一双请冷却蕴满怒气的双眸,那双熟悉至极的双眸告诉安老将军等人,这包的一身黑活像是去赶丧的人形物体就是水月弯。

    但是他们认得,那帮侍卫不认得,于是当下就是要求摘下罩衣,将脸露出来。

    水月弯火大的挑眉,转身就走。

    “既然你们不信,那正好,真当本姑娘想去啊?不知所谓的东西!”

    听了这话,当下就有一人沧浪一声抽出了手中的剑,怒视着水月弯,暴喝道:“大胆!你可知道我们是谁派来的人!”

    水月弯呵呵一笑,却是并未说话。

    正在那人要进一步发怒的时候,却是被其中一个看起来像是头子的人给拦了下来。

    “二小姐,是我们莽撞了,请上马车吧,陛下正在等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