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两百五十四章无事献殷勤
    正在国师担忧的时候,大堂之外却是突然间传来这么一道清清淡淡的女子嗓音,带着些无法言喻的清高傲意,还有浓浓的冷意敌意,像是炸弹一般的传进了二人耳中。

    老将军怔怔的望过去,就看见了裹得跟熊一样的水月弯。

    看着满脸紧张的老将军,水月弯笑了笑,权当是安慰这老人家。

    国师不是一般人,不是外公那一套能够唬的走的,所以水月弯此次干脆就是自己跑了出来。

    国师不是说想见她吗?现在她自己出来了,不是更好?

    水月弯此刻真正是将自己包成了熊一般,一点都不夸张,一身棉衣,里头的绒塞得满满的,甚至还将一头的青丝全部都包了起来,戴上了顶毛茸茸的大帽子,额上的汗水如同下雨一般,但是国师却能够清清楚楚的看见女子的口中正诡异的呼出一团团的白雾。

    让他即便是活了这么久,也不由得往门外看了看,外头这顶毒的大太阳是不是个装饰,半点都没有温度?

    水月弯这幅装扮太过怪异,所以也就只能在将军府中走走,前几天也没有什么事情,所以索性就是在床上偷了个懒,现在事情找上了门来,水月弯也是不得不穿上这在她看起来极为臃肿累赘的棉衣,到外头给外公撑撑场子。

    水月弯一出现,顿时国师就管不住自己这双眼睛了。

    天命之女啊!

    是他终其一生都要寻找辅佐的人啊!

    于是,国师看着站在门口也不进来,只是担忧的看着老将军的水月弯,显然是十分的不欢迎自己。

    但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炎龙此次,实在是有些过分了。

    “二小姐……”

    “抱歉老国师。”水月弯双手交叉在袖筒中,缓步走上来,丝毫都没有因为自己这怪异的装扮而有赧然的情绪,那双寒眸不客气的盯着老国师,像是看一个坏人一般,“我已经不是二小姐了,国师大人怕是叫错人了?”

    国师从善如流:“水小姐。”

    “这叫法,却是叫人有些不愉快。”

    国师并不生气,又是极为顺从的道:“是老衲失虑了,不知姑娘如何称呼?”

    水月弯盯着国师的老眼,却是没有半点玩笑的道:“你现在称呼的就很好。”

    这下子,国师终于是一愣。

    刚才称的是……姑娘。

    这是将关系硬生生的给划分开了,看来,这女子对自己这老家伙十分的有敌意啊,不过想起自己做的事情,老和尚又觉得被人说两句没啥。

    水月弯冷眼盯着面色有些讪讪的老家伙,漠然的转过头去,对其慈眉善目的样子没有半点好感。

    当初是谁在外公的脑子中刻下那等害人的控人之法,导致外公双目失明数年有余,将军府群龙无首被逼退守,险些丧失斗志受尽屈辱?

    这笔账哪里有那么好算。

    “外公,这里风大,你便先回去吧。”

    风?这儿有风?

    只是略微一寻思,老将军就反应过来,自家外孙女是在给国师不自在。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自家乖乖外孙女与国师认识,但是老将军却是识趣的没有多问,只是叮嘱了一句之后,又叫一名将士拿来一个汤婆子塞进水月弯怀里之后,这才离开。

    老将军一离开,有些话就可以说了。

    水月弯没有半点客气,挪到座位上,轻轻的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

    国师不说话,水月弯亦是老神在在的,打量着手里那个汤婆子,似乎上面普普通通的花纹都是开出了一朵花似的,极为惹人怜爱。

    等了一会儿之后,国师终于是忍不住了。

    “听闻……姑娘近日身子不舒服,可否让老衲把把脉?”

    水月弯轻飘飘瞟了他一眼,居然从那张透着红光的面上看出了几分笑意。

    很好笑?他是不是忘记了自己对将军府做过些什么?

    “国师倒是好医术,只是不知道,有没有那种可以侵占神识的邪恶功法,可以钻进人的脑中,然后使之听从自己的命令?如有的话,可否教教本姑娘?”

    “本姑娘可很是好奇。至于把脉这一回事情,本姑娘并没有受什么伤,你管的太多了。”

    怎么难听怎么说,怎么招人恨怎么说。

    水月弯现在急需让这个老秃驴知道,以往将军府是虎落平阳,龙游浅滩,但是现在不一样,自己在这里,并且周围还有那些将士们守卫着,就算是他还想动什么手脚,那也绝对不会那么容易!

    为外公解除控人之法的时候,相信这老秃驴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厉害了,想必也知道,自己有说这种话的能量!

    这也是要将外公支开的原因!

    怕回头自己怼起人来,老秃驴没有吓死,先把外公吓坏了。

    国师:“……”

    水月弯桀骜的挑眉,表示国师你可以怼回来,这么久的时间闷在房间里,纵使水月弯性子沉稳也是有些无聊的,现在上来个人给她骂,自己哪有不接着的?

    国师:“……”

    “国师?你怎么傻了吧唧的?”水月弯这个毒舌模式一开的话,就算是国师云淡风轻道行深厚的,都是抽了抽唇角。

    “国师,你老糊涂了吗?”

    “国师,你来这里就是来看着本姑娘一句话都不说的?难道你是垂涎本姑娘的美貌?”

    越说越过了啊!

    国师不得不再次强调自己来的目的:“姑娘,老衲是来给你诊脉的。”

    “哦?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对国师这极为正派的说辞,水月弯也有能力将它掰弯。

    国师简直是:“……”

    水月弯见这国师被自己这般胡言都是没有多少气怒之色,只是摇着头面上十足的无奈,却是感到一阵凉意从脚底升起。

    这个老国师,在一水国的地位据说十分的高,那么也就是说,能让他亲自出手的人很少,而自己就是一个。

    没有目的的事情,就算是傻子也不会去做。

    那么也就是说,老国师对自己诸多容忍,是为了对自己示好?还是因为有求于自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