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两百五十三章你能治疗我?
    这是第几次炎破天想要帮自己换衣服了?

    水月弯挑挑眉头,看着男人一本正经的脸,无声的笑了笑,大大方方的张开手臂对着炎破天笑道:“好啊,但是我的手好酸,还是你来帮我脱吧?”

    额?

    炎破天喉结动了动,看着女子娇俏的容颜,心头略微火热了些许,但是另一头只要想起来,这小妮子现在身体状况很是诡异,炎破天心头的热意就像是被人浇了一盆冷水,一下子就是恢复了神志。

    见炎破天不说话,水月弯闷声笑了笑,接过衣服,自己去到屏风后,几下就将衣服换上了,出来就对上某个男人像是狼一样的眼神,结结实实的吓了一跳。

    水月弯:“……”

    “三国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办?”

    炎破天一怔,将被子再把水月弯抱得严严实实的之后,这才开口:“随便。”

    随便?

    这关乎一水国存亡的大事情,他说随便?

    炎破天是不是敲坏脑子了?

    对上水月弯像是看傻子的视线,炎破天不在意的咳了咳,帮她紧了紧被子:“这场仗,打不起来的,就算是要打,也不会产生什么多大的伤害,只不过是三国之间的一个试探罢了。”

    试探?有什么好试探的吗?

    自己是不是在将军府待了太久,导致消息闭塞了?

    还是说事实就是这样?是自己想多了?

    水月弯狐疑的看着炎破天面上没有半点波动极为平静的样子,有些郁卒。

    直觉告诉她,这男人最近不对劲,很不对劲。

    水月弯掰过炎破天的脑袋,双眸注视着他漆黑幽深的瞳孔,试图从中看出什么来,但是却失败了。他想藏着什么东西的时候,自己绝对是没有办法看透的。

    松开手臂,水月弯无所谓的道:“既然这样,那就是最好了。”

    炎破天点点头,他一副认真的样子叫水月弯整个人都没脾气了。

    “好了,我衣服也穿好了,事情也解决了,你是不是可以走了?”

    炎破天一怔,看着水月弯鼓着的腮帮子,后知后觉的感受到自己的小女人似乎是生气了?

    九王爷大大皱着眉,开始严肃的思考自己是不是哪里招惹到了她,想来想去,结果是没有。

    完全没有考虑到关键方面去,所以也就导致了两人就这么傻坐着,一句话都不说,然后炎破天起身,看着水月弯已经继续将自己包起来,背对着她,也只是说了声先回去了。

    听到水月弯淡淡的应声之后,嗖的一下子,身形就是消失了不见。

    夜色越发浓重,蝉鸣声声。

    只是一会儿后,水月弯却是倏地掀开被子,明灵的丹凤眸含着些幽怨,盯着房梁上空一团乌漆嘛黑的地方,咬牙切齿的低骂了一句:“傻子!”

    随后像是赌气一般的,将被子高高的拉上到脑袋,蜷缩着身子入睡。

    但是那不知道窜到什么地方去的某人却是听不到了。

    第二日,天光大亮的时候,水月弯正在床头看书,突然似是突然想起来什么一般,皱着眉头喃喃自语:

    “倒是奇怪,以往这个时候,外公总会来看看我,今日怎么没来?”

    水月弯正在疑惑的时候,正在大堂接待客人的安老将军也是皱着一张老脸,满脸疑惑。

    嗯,他的面前站着一个和尚,而且还是个胖和尚。

    至于他来干什么的,抱歉,安老将军还没有来得及问,他已经是满眼蚊香圈,被面前这个白胖子的身份给吓得有点摸不着北。

    “呃,国师大人……不知道您来到这里是……”

    没错,面前这个看上去十分富态并且还长着一撮白胡子的白胖子,正是那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国师大人,十分少见的,这位国师现在抄着一串佛珠,身上的袈裟都是有些破烂了,不知道的还以为堂堂国师被抢劫了一般,十分的狼狈。

    安大将军看着国师这般模样,险些没有张着嘴做出什么失态的事情来。

    毕竟,这位可是在整个国都都是极少出现,但是却极为受尊敬的存在,跟就九王爷是差不多的一个存在了。

    而且,这一位出现,往往都是带着皇帝的意思,算不上是什么蓬荜生辉的到来。

    就皇帝对水月弯做的事情,老将军没给这位国师脸色看,那是他修养好。

    因此老将军差不多的,给国师上了一杯茶,随后就是做到了主位上,并没有表现出什么受宠若惊的样子。

    国师大人宝相庄严,手中捻着佛珠,淡淡的道了声佛诘,然后双眼就看向明显不打算搭理他的安老将军,首先说明了自己的来意。

    “老衲此番前来,并不是奉了皇上的命令。”似乎是知道老将军在不满什么一般,国师试图打消掉老将军的提防之心。

    “国师大人。”老将军放下茶盅,亦是无奈的道,“原本老夫不该这么说,但是我的外孙女儿已经受了极大的伤害,老夫实在是不想她再受到无谓的伤害了。”

    国师闻言,那张一直淡定的面上却是突然的出现了一些叹息一般的神色。

    之前皇帝利用阵法找到了水月弯的真实身份,随后就是因为自己的私心对其做下了一些不太好的事情,这些事情,都是在他闭关的时候做下的,他根本就不知道,所以也是根本就没有办法阻止。

    现在好容易结束闭关出来了,掐指一算知道事情不好了。

    这不,赶紧的就来了这里。

    他算出来的,不仅仅是炎龙对其所做的那些事情,更是算出了天命之人的身体情况,似乎很是有些不对劲。

    这才是他今天着急忙慌跑过来的原因。

    要是自己没有守好天命之女导致这个世界都是没有了守护之人,那么自己就是万死也难辞其咎。

    所以国师真的是十分焦急再加上十分的真诚前来的,希望能够给水月弯治疗。

    只是希望自己千万不要连这门都进不去就被轰出来。

    “老将军,老衲此次是极为诚心前来的,二小姐的病,想来老衲能够看出一些门道来。”

    “哦?你能治疗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