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两百五十二章四个男人一台戏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现在自己还是不说话的好,这个男人生气的点一直都很诡异,自己还是不要随便多说话。

    所以水月弯面对炎略天可怜兮兮的眼神,索性直接将脑袋埋到炎破天的怀里装作没看见。

    炎破天的话显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在场的三个男人一个都没有想要离开的意思。

    炎凉只是似笑非笑的注视着装鸵鸟的水月弯,一如既往的温润,似乎压根就没有听出来炎破天话中的逐客之意一般。

    炎略天可怜兮兮的卖萌。

    苏警抱着剑不吭声,站在角落里,不仔细看倒真发现不了他,但是在场之人都是内力深厚之辈,知道他没走。

    炎破天面色臭臭的。

    气氛胶凝,四个男人,不说都是身居高位,但是武艺高强却是真的,这般盯视之下就像是展开了一场气势比拼,他们自己身在其中倒是没什么感觉,却是苦了水月弯。

    拜托!

    她现在是个病人!

    而且身上的异能又是有些异常,她真是担心要是什么时候冒点蓝光出来,那么自己的秘密就要全部公之于众了!

    而且,她现在身上流了很多汗,很是不舒服,实在是受不了这帮人这么折腾!

    于是,水月弯弱弱的举手:“你们要是想要打架的话,外头有校场。”

    嗯?

    四个男人顿时就是将视线转向了她,眸中隐隐的有些无奈以及笑意。

    “我想睡了,破天。”水月弯眯了眯眼,钻在炎破天怀中,迷迷糊糊的道。

    她这般全身心的信任以及对自己的特殊叫炎破天十分受用,顿时炎破天就是仰头,颇有些骄傲的盯着那几个男人,眼神中明明白白的在转达这么一个意思:

    弯弯叫你们走,你们还不走吗?

    炎凉看了眼窗外,有些疑惑的摸着下巴,眉心坠动了动,带来一道光芒闪过。

    “校场?本王怎么没看见?”

    水月弯:“……”您老可能眼神不好吧?

    正在水月弯皱着眉头的时候,外头却是突然有人敲门,传来波波清脆却略有些压低的声音。

    “小姐,奴婢来为你换衣服了。”

    因为水月弯这几天不知道为何总是急冷急热,所以身上的亵衣一个晚上总要换上那么一次,不然那汗臭味不说,说不定还会染上风寒,所以波波丫头索性每到半夜就准备好干净的衣物来到水月弯房间帮她换衣服,从来如此,没有间断。

    今天也没有落下,不过倒是被水月弯给忘了。

    波波这么一来,顿时房间中的气氛就是有些怪了起来,苏警的面色有些怪异以及难看,还有些尴尬,众人则都是一脸的戏谑。

    看起来,这第一个要走的人,得是苏警了。

    苏警有些无奈,门外的敲门声还在继续,一下一下就像是敲打在他的心上一样,叫他有些心慌,最终还是丢下一句先走了,瞬间消失的连人影都不见。

    水月弯叫了波波进来,再转过头来的时候,已经只剩下炎破天来了。

    波波见到炎破天自然是吓得一跳,但是后来也是极快的反应过来,将这衣物放下,随后就是轻轻的掩上门,退出了房间。

    炎破天黑脸的看着那衣物,在疑惑自家小王妃晚上还要换衣服的同时,明白这衣服是绝对不能换。

    刚才炎凉还有炎略天,绝对没有就这么离开,更大的可能性是暗戳戳的戳在哪里看着这里。

    这个时候,怎么可能叫水月弯换衣服?

    这不是明明白白的……那啥吗?

    不过波波这么一进来,倒是将这尴尬的情况打破了。

    水月弯因为身边多了一个热源,将被子微微松开了一些,却是没想到下一刻立马就是被某个吃醋吃的还没有缓过劲来的男人一把给扯上了,也因为这一扯,炎破天察觉到了她身体的不对劲。

    流了好多汗,并且身体冷的不像是常人。

    水月弯知晓他的惊讶以及担忧,扬唇一笑:“我没事,似乎是之前自杀……哦不,计策的后遗症。”

    说到底,就是身体太虚弱了,这样子说,应该可以蒙混过关。

    毕竟牵扯到自己的异能状况,若是和盘托出……水月弯不知道这个男人会做什么反应。

    “只是那一次的后遗症?”炎破天并没有相信,这个小女人狡猾的像是小狐狸一样,一个不小心就会被她给骗了,所以炎破天都有些不敢相信了。

    “自然,不然还是什么?”水月弯白眼一翻,送了他一个销魂蚀骨的白眼之后,转身将背部对着他。

    小女人生气了?

    炎破天小心翼翼的将人掰回来,黑如星子一般的双瞳直视她的眼,试图看出她的情绪,眸中隐约的担忧叫水月弯心头有些暖暖的。

    “我没事,只要休息一段时间就好了。”

    都已经这么久了,还说没事?

    炎破天皱眉,不满小女人现在一副想要隐瞒他什么事情的样子。

    正在水月弯出神纠结的时候,却是突然感受到自己已经腾空而起,居然已经是被某人连人带被子打横抱起来,结结实实的吓了她一跳。

    “破天,你做什么!”

    “衣服都被汗透了,就这么睡会着凉。”

    水月弯动动身子。她自己也不舒服,但是那几人不知道还在不在不是吗?万一要是还在哪里的话……

    炎破天似乎是猜到了她正在想什么的样子,没好气的道:“那帮人已经走了。”

    “走了?”

    什么时候,她怎么不知道?

    炎破天没在说话,只是不阴不阳的呵呵了一声,满身的戾气,几乎想找个人来揍一顿出出气才好,但是即便是这般,抱着水月弯的那只手依旧是那么温柔以及炙热,稳稳当当的就像是被捧在手心中的珍宝。

    炎破天抖开衣服,将水月弯环在臂弯中,研究这一件女式的亵衣要怎么穿,聪明如他,倒是很快的知道了方法,随后那双眸子就盯着水月弯,催促道:“快脱吧。”

    “什么?”

    “身子这么弱,难不成你还要自己穿?”九王爷大大拎着那件衣服,十分理直气壮,“快脱下来,本王帮你换衣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