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两百五十一章小王妃房中的男人
    这是炎破天的声音!

    水月弯丝毫不掩饰面上的喜悦之色,看在另外三个男人的眼中,有些不是滋味。

    下一刻,一道磅礴内力不知道从何处攻了过来,选取的位置却是极好,巧巧的将水月弯避过,在不伤害她的同时,逼得炎凉要起身躲避,这么一来,炎凉不得已的离开了水月弯的身边。

    俊朗的眉目沉沉的,盯着那霸道的将水月弯整个人抱在怀中的突然出现的男人,炎凉蓝衣微微一动,站到了另一边。

    好嘛,四个男人,一个在水月弯身边将她抱得紧紧的,另外三个像是对峙似的分别占据了室内三角,各自虎视眈眈,眸中隐约都有几分戾气。

    “破天,你怎么会出现的?”水月弯捧着他的脸,几乎以为自己在做梦。

    炎破天将大手覆盖上她的小手,感受到有些冰寒的温度,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将她的被子扯的紧了些,沉声回道:“简直是胡闹!丞相府是个什么东西,值得你这般伤害自己的身体?”

    这么说,他是听到了自己的事情这才跑出来的?

    这是啥运气,这四个人居然撞到一起了?

    “没有,我只是用了些小手段,我自己并没有事情的。”水月弯急忙辩解道。这男看起来很生气,所以现在重要的是赶紧顺着毛摸,不然现在自己受着伤他不能拿自己怎么样,回头一定是要将自己折腾死。

    炎破天轻轻的伸出手,似乎是想要将她的被子拉开一点点看看伤口,水月弯一下子就是将他的手扯住,然后笑得有些狗腿。

    “都一个月了,早就好了。”

    “哦?好了?”炎破天凤目依旧是遮盖不住的怒火,一身黑衣,那般肃冷的颜色却半点没有压下他的气焰,反而是将男人衬托的更为冷峻挺拔,尊贵不可侵犯,“那就更要看了,本王很是想念弯弯身上的馨香。”

    贴着水月弯的耳尖,炎破天一字一顿,满意的看到那帮不速之客变了脸色。

    水月弯两颊有些晕红,觉得隐隐间觉得热气压过了冷气,快要冒出身体,冲上脑袋,变成蒸汽了!

    这男人在说什么啊!这里还有别人在啊!

    流氓臭不要脸!

    水月弯一个不查,裹得紧紧的被子已经是被某人不容拒绝的拉开,然后掀开衣领,那道浅浅的痕迹血瘀借着月光的余辉,即便是经过一个月还是那么的明显,提醒着炎破天之前这个小女人是真真切切的拿长剑在自己脖子上拉了一刀!

    这个女人是不是蠢?

    为了对付丞相府那帮渣渣,犯得着在自己身上见血?

    再不济,自己出手随便给丞相府栽上什么罪名,也够他们喝一壶的了!

    看着炎破天漆黑的彻底的脸,水月弯有些心虚的低头,这一副认罪的样子叫他更是肝火上冒!

    “还知道错了?”炎破天咬牙切齿的盯着她,双眸间燃烧着熊熊怒火,狂炙的温度几乎要将水月弯吞噬殆尽,化成齑粉。

    “我……当时也是无奈。”那一幕戏,的确是她后来加的也没告诉别人,但是自己不也没事吗?再说了,他都过了一个月了才来看自己,这笔账自己还没有跟他算呢!

    “你还说!既然知道我当时那么危险,那你干什么不出现?我都差点嫁给你老爹了!”

    水月弯知道他根本就不能出现,但是现在貌似也就只有这么个借口能够堵他一堵,不然自己还真是只能被动的受教训。

    噗!

    闻言,炎破天面色更黑。

    “您误会了,姑娘!”行二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无视炎破天几乎要杀人的眼神辩解道,“王爷一个多月之前去了边疆,做了些后备的部署之后就接到了您的消息,半点停顿都没有的马上赶了回来,原本两个月的路程硬生生的压缩到了一个月,就是担心您!您……”

    “行二,住口!”炎破天低喝道。

    “王爷,不能让姑娘误会您啊!”

    额,水月弯有些尴尬,悄悄的瞥了炎破天一眼之后,果然发现了他的面上有掩之不去的疲惫以及风尘仆仆,眸底猩红,显然是已经许久没有合过眼了。

    “本王不会允许你嫁给炎龙。”炎破天并没有在意水月弯的尴尬,只是轻声道,“也亏得这婚事并没有举办,不然现在,三国怕是已经踏破国门了。”

    “那个时候,我应该已经发疯了。”

    炎破天心中是真的怕啊。他知道水月弯心中有一些如赌徒一般的疯狂,如狼一般的凶狠,对他人下手无情,那么换一个方面,对她自己也会狠心至斯。

    要是炎龙铁了心拿将军府或者说水果儿威胁水月弯的话,那么最大的可能就是鱼死网破!

    他庆幸水月弯在这个世界上还有放不下心的东西,对自己下手没有那么不可逆转。

    “这件事情先放在一边。”炎破天看着女子低头不说话,无奈的揉了揉她的头,随后又是冷眼看向那占据了房间三角的三个男人,阴森森的道,“那么现在,咱们来算算另外一笔账。”

    水月弯听出了他话中的森寒以及狂怒,愣愣的抬头,愣愣的问:“什,什么账?”

    什么账?他们要算的账多了去了!

    那就从今晚上莫名出现在自家王妃房间内的三个男人开始算起!

    炎破天眸光森寒,虽然很是有些疲惫但是威势却并不减上半分,依旧是那般君临天下的狂炙霸道,死死的盯着面前三个男人,然后将怀中的女子抱得更加紧。

    这三个男人,大晚上的不睡觉,跑到自家王妃的房间内!还有那个炎凉,自己方才来的时候,可是看见这个家伙就坐在弯弯的床边!

    这是他能够沾染的位置吗!

    狼子野心,简直是昭然若揭!

    也真是亏得这小女人居然是半点都没有意识到,还以为这个家伙只是单纯的闲的没事干!

    想通了,所以炎破天毫不客气的开口赶人:“本王的王妃身子不舒服,还希望各位哪来回哪去,略天,你也是。”

    “哥!”炎略天冷着脸,十分的不满。大家都担心仙女姐姐嘛,这种时候,哥哥怎么能够一个人独占?

    水月弯抬头只看见炎破天刚硬的下颌紧紧绷着,告诉她炎破天的心情现在极度的恶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