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两百五十章急冷急热,异能异常
    现在她被折腾的快想死了都!

    水月弯探出一个头来,能够隐约露出脖颈上淡淡的淡色伤痕。

    即便是当时做了手脚,但是好歹也要见点血才能够取信于人。

    正在这时,波波手里端着一盅汤,小心翼翼的推门而入,一见水月弯躺在床上,盖着棉被还不满足的想要将被子再往上扯的样子,心疼的马上跑过来,放下汤盅,从柜子里又抱出一床被子,刚跑到床前就看见了水月弯满头是汗的模样,手里的棉被要放不放,一下子就哭了。

    水月弯无奈的抚了抚额头,柔声安慰正哭的起劲的丫头。

    波波走后,水月弯看向她送来的汤盅,又是一阵郁卒。

    这东西你,她这些天不知道吃了多少了,那些蒙古大夫坚持说自己是因为之前流失了太多血气,身子太过虚弱了才会这样,唬得老将军以及所有关心着她的人天天这补品那补品,生生将她当成了个重伤人士。

    但是自己身体的状况却是没有好转的就对了。

    水月弯自己也是疑惑。

    这种情况从没有发生过,自从自己拥有了异能,只有在尚且弱小的时候会受到高温的印象导致身体不停流汗,身子虚软,但是在得到昊天水镜,异能恢复大半的之后就再也没有发生过了。

    今天,她也是将昊天水镜带在身边,但是似乎并没有起到减轻症状的效用。

    这么长的时间,水月哇也是渐渐的感受到了,自己这怪异的情况,或许是自己体内的异能,因为什么原因,产生了某种异变,继而对自己的身体造成了某种影响。

    但是从这继而连三的不确定中可以预见,即便是水月弯自己,也是满头雾水。

    往下缩了缩身子,水月弯将波波给自己加上的那条被子又往上扯了扯,一边嫌弃热,一边嫌弃冷。

    伸出小手,水月弯眸中悦动着异能的光芒,却是将其乌黑的寒眸衬的有些蓝紫之色,眸光波动之间,显得有些妖异魔魅。

    水月弯不知道自己眼睛的变化,她正面色凝重的看着手中那一团浓郁的有些异常的异能,还有那诡异的颜色。

    蓝紫之色,浓郁的几乎不受自己掌控。

    那磅礴的力量,水月弯细细感受,几乎觉得要是自己一松手,这异能马上就会噌的一声飞出去,然后将这间房间炸平。

    不错,随着自己的身体状况有些不对,异能不安于室,就像是将要冲出闸门的猛虎,强大而又危险。

    她得在这段时间之内,找到自己身体不对劲的源头,然后重新将异能控制在手中。

    噗嗤一声,水月弯手中的光芒湮灭,重新化成异能融进她的身体里面,额上本就细细密密的汗珠聚集到了一起,话落下来,湿了鬓发。

    异能可是自己的秘密武器,必要的时候是自己的杀手锏,是自己保命的一个王牌,就算是付出再大的代价,水月弯也绝对要将之恢复正常。

    因为担心会出现自己控制不了的突发情况,所以水月弯不准除了波波还有外公之外的人进入房间,因此在极度无聊之下,水月弯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极快的,到了夜晚。

    夜晚可是某些不适合在白天出现的人的活跃时间,尤其是那些心里担忧,但是却无法来看望的人。

    炎略天猫在墙角下,紫衣换成了一身黑衣,在那张脸上意思意思的盖了张黑巾,以掩饰自己的身份,但是那双眼睛实在是太好认,是以这家伙一进来水月弯就发现了,并且还死赖在她这里不走。

    随后,某位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的小杀手,或者说他根本没走,在忍了这么久之后,终于是忍不住的冒了头,然后很不巧的,直接是跟某个偷溜出来的十王爷撞上了,还打了一架。

    水月弯白天睡饱了,炯炯有神的睁着眼,看他们打架,看得津津有味,窗外,另一位也是看的津津有味,呼吸内敛,暴露他身份的是其眉心坠在月光照耀下一闪而逝的蓝光。

    黑夜中的蓝光,实在是太明显了。

    水月弯拥着被子坐起来,一枚金针就是逼得那人不得不暴露了身形。

    “呃。”看清楚了那正大光明推门进来的人之后,水月弯抹了一把额上的汗珠,撑着下巴,肾上腺素分泌极为旺盛的冲着来人打了声招呼:

    “七王爷,许久不见。”

    炎凉一怔,也是学着她的样子,抬手打了个招呼。

    那边那两人在她突然发难的时候就已经停下来了打斗,现在看着进门来的男人,满满的都是戒备。

    “七哥?”炎略天看着那张自己熟悉的容颜,呆呆的看了眼没有半点惊讶的水月弯,以及面色如常的炎凉,脑袋显然没有反映过来。

    “七哥,你在这里做什么?”

    炎凉不像炎略天一样,换下了那一身紫衣,还在面上套了张黑巾,这位七王爷是极其打眼的一身蓝衣,白皙的脸也是半点都没有遮掩,水月弯甚至怀疑这个家伙是不是直接慢悠悠的晃悠进将军府的。

    “来看望一位友人。”炎凉看了眼将自己包的跟个团子似的水月弯,有些讶异。

    现在酷暑还没过,她将自己包成这样?不热吗?

    看起来是很热的样子,额头上都是汗水。炎凉细细的打量着她,敏感的察觉到她的情况似乎不是国都中传言的样子,恐怕是还要更加的棘手。

    缓步走过去,炎凉轻轻的在她床沿坐下,大手抬起,似乎是想要试一试她的额头。

    水月弯身子往后一躲,唇舌微动,一枚金针已经是蓄势待发,双眸亦是极为警觉的看着他,只要他再一靠近,金针金针一下子就可以射进他的脖颈指尖,要了他的命!

    炎凉淡淡的瞥了一眼她的红唇,手心痒痒的,颇有种想要那枚金针从她柔软唇间弄出来的冲动,当然,是用吻的。

    但是水月弯与七王爷炎凉很熟吗?答案肯定是不的,他这么坐在自己床边,要是被别人看到了,可是很容易叫人误会的。

    “额,抱歉七王爷……”

    只是话还没有说完,就已经被另一道狂怒的声音打断,那熟悉的嗓音瞬间就是厥获了水月弯的全幅心神。

    “本王的女人,什么时候需要你看望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