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两百四十九章天命之女,天下向往之
    丞相府的二小姐自杀了。并且下手之狠,似是一点都没有转圜了余地,几乎整个国都的大夫都是被抓到将军府去了,但是无一例外都是束手无策。

    抱着死志,下手之狠,几乎让人感到震惊。

    水月弯这一动手,彻底的将丞相府推进了道德的深渊之中,几乎是将军府的下人到了哪里都会受到异样的目光打量,然后有人对着他们指指点点,嘲讽两句,避如蛇蝎。

    纳妃仪式如愿取消。

    在当时水翩浅说出的话中,众人却是突然想起来,当时这二小姐是被九王爷穿上了九王妃正服,大庭广众之下送回来的,这是不是代表着,九王爷与二小姐原本就情深似海,到了最后,是朝堂上的那一位想要横刀夺爱?

    想到了这一方面的人,都是捂紧了自己的嘴巴,免得不小心秃噜了嘴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给家族招致弥天大祸。

    将军府闭门谢客已经是一个月有余了,那刚烈的二小姐还是没有半点消息,若说是死了,但是这么久也是没有办白事;但若说还活着,当时流了这么多的血,还有这么多的大夫都回天乏术,活着的可能性也不大吧?

    在这段时间内,丞相府伏低做小,就是出门都没有了那么大的派头,整个表现得极为低调,若是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有了悔改之心,时间一长,百姓也渐渐的不再那么激进了。

    毕竟是别人家的事情,再惨那也只是别人家的事情,与他们无关。

    将军府依旧毫无动静。

    而在这段时间,三国大军一封信笺,送到了炎龙的龙案上,气氛一瞬间就紧张了起来。

    据可靠消息,三国此番前来是为了在一水国找一样东西,并非是要攻打,毕竟咱们也是爱好和平的云云,言下之意就是要你交出他们一直在找的那个东西,不然他们就要踏平一水国。

    御书房一团乱,军机大臣们已经是不知道第几次在御书房焦头烂额的商讨对敌之策了,乱哄哄吵嚷嚷的,乌烟瘴气。

    “简直是欺人太甚!这就是威胁!”

    “我们有什么东西值得三国这般大动干戈?”

    “什么珍贵之物,就是一种托词罢了,只是为了侵入我一水国找的借口而已!能有什么!”

    “但是现在的问题是,一定要交出什么东西去,不然三国集结的兵力,我一水国受不住啊!”

    “胡说,我一水国战兵勇猛,还有陛下运筹帷幄,怎么可能受区区三国威胁?”

    ……

    上座炎龙手中攥着那信笺,立在窗户前,似乎是压根就没有听见御书房中的吵闹声似的,双眸含着阴戾以及暗沉,不知道在看着某处。

    之前丞相府门前的事情炎龙自然是知道的,水月弯自杀却是他没想到的,为了能够不嫁给他,水月弯宁愿死?

    炎破天就有这么大的魅力?自己长相也不差,并且还是一国之主,兵马在手,权倾天下,她还有什么不满意?

    炎龙很想不通,一个多月了,就连他手下的探子都是不知道水月弯的情况,甚至连将军府门都是进不去,就像是有什么暗中的势力在保护将军府一样,那些派去的死士以及探子,居然一个都没有回来!

    生不见人!

    炎龙知道,他们说的珍贵之物,就是自己还没有过门但是已经不知道死活的妃子,丞相府二小姐,水月弯。

    这是一个只有四国皇室掌控者才知道的秘密。这个大陆将会受到不可逆转的破坏,寻找到救世之人已经是再不能等待了。每一年,国师都会进行占卜,却也只是在今年才有了苗头。

    天命之女出世了!

    可以拯救整个世界的救世之主!那么是不是说明,只要拥有了,或者控制了这天命之人就可以掌控了这整个世界,亿亿万万人的性命!

    用不着费半点力气,所有的臣民都回来投靠你,一统天下将再也不会只是梦想。

    这么大的诱惑之下,不止是炎龙自己,另外三个国家的掌权者,哪一个不是野心勃勃?

    现在他想知道的只有一件事情,就是,天命之女在他一水国的事情,到底是谁给他们通风报信的?

    这是一种古老的力量,每一个国家的国师、大祭司、巫师也好,都只能对自己国家的人进行探测寻找占卜,不能将手伸到别的国家。

    这也是炎龙知晓了水月弯这层身份之后,并没有想过要将她身上那特殊的波动隐藏起来的原因,只是谁知道,居然会有人在他这个皇帝面前知道天命之女的事情,并且将其在一水国的事情,透露了给他们。

    这么一来,想要赶走那么一群豺狼,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只要得到一个人,就可以得到一整个天下的诱惑太大,没有人能够心如止水。

    水凌波不曾在这里。

    炎龙并没有召唤他。那一天的事情,那种老爹抢了儿子的王妃的论调,叫炎龙脸上无光,暗怒之下,索性决定晾着他,略施惩戒。

    炎龙笃定,水月弯的身份绝对不能泄露出去,这也是他唯一能够抓住的反击的机会。

    将军府。

    西厢房。

    中药的味道浓厚的几乎能够让每一个进入其中的人都狠狠的打上几个喷嚏,眼睛都是能够被那个辛辣的味道逼出一些眼泪水来,可见这厢房之中的人病的到底是有多严重。

    酷夏还没有过正要收个尾,但是那内室已经是烤上了火炭,备上了厚厚的棉被,只留下了窗户的一条缝隙,开着透风。

    那屏风之后,床榻之上,鼓起一个小小的包,棉被之下依旧还是能够看出那身姿的曼妙,曲线的玲珑。

    水月弯动了动,从被子中钻出头来,绝美面颊居然又是瘦削了几分,满头细汗,面色苍白,分明是热到了极致的样子。

    但是她小手探出,又是将那棉被往自己身上扯了扯,将自己包的更加圆实了些。

    情况是不是有点不太对?

    水月弯此刻,比你想象的更加抓狂!

    当时她自然是用了些手段的,怎么可能真的要死?

    但是重点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