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两百四十八章被污蔑,我宁死
    “大小姐!”

    “大小姐!”

    “大小姐!”

    只是这么一声声呼唤,但是在数十名将士撕心裂肺的痛喊之下,声音传到外头来是很简单的事情。

    这还需要怀疑事情的真实性吗?

    当朝丞相的发妻,将军府的大小姐,她的坟墓在死后十几年,被自己的丈夫亲自下令,给挖开了!

    还有,一名将士红着眼睛冲出来,向老将军禀报了里头的情况之后,还带来一个消息。

    那棺木都已经不翼而飞,尸骨无存!

    这到底是什么仇什么恨!人死了还不放过,还要将人的尸体都刨出来?

    是喂了狗了?还是丢到乱葬岗了?还是丢到黑山崖下面,给秃鹰啃了个精光?

    水凌波彻底惊悚了。

    这件事情,是他刚刚早上才决定的,没有办法了才这么做的,水月弯根本就不可能知道的!

    “水月弯!你别胡说,这将军府的人全都听你的,他们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哪里还有半点真相可言?”

    “哦?那丞相大人要不要让周围的百姓们进去看看?若事实不是如此,那么我愿意受五马分尸之刑!即便是倒霉的被倒打一耙,也就算是去黄泉见我母亲了!不亏!”

    原本一直是表现得有些柔弱的女子此刻居然在众人面前立下了这等誓言,几乎是立刻,原本还有些不太相信的那帮人立刻就信了,然后看向丞相府之人的眼神,也是带了几分忌惮。

    这么狠毒的一家子啊,居然是丞相?

    那还不是搜刮民脂民膏,只知道鱼肉百姓的大贪官么?

    “就是,我们派一个志愿者!”

    “对!要真是这么恶毒可怕的人,那么还让他当官,还哪里有咱们过的好日子!”

    “二小姐真可怜。”

    水凌波原本是想拦住那帮将士的,但是就凭他还有几个护卫,压根都拦不住,现在他后悔的就是为什么水月弯冲出来的时候自己没有马上拦住她!

    “水月弯,我是你爹!是你父亲!你这般作为是不孝!不孝至极!你就不怕被人戳着脊梁骨骂吗!你不会有好下场的!”

    水月弯双眸冷漠,盯着水凌波的视线清浅又残忍,毫不留情的拒绝道:“在我心里,你早就已经不是我父亲了。”

    “好啊!好啊!不孝至此!不孝至此!我养了你十几年,现在还要反咬一口!当真的是好女儿啊!”

    申氏哭诉道:“二小姐,做人可不能这般没有良心啊,我照顾你们姐弟二人,就算是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但是现在还要被你这样污蔑,实在是太让我心寒了,你小小年纪,怎么能这样恶毒不堪呢!”

    “还有九王爷,这么长的时间,你都住在九王府中,我们叫你回来你都不肯,孤男寡女的,实在是叫我有心无力啊!”

    “就是啊二姐姐,你与九王爷暗通款曲,这都是全国都知道的事情,想来……也已经不是好女孩了。”

    “就是二妹妹,姐姐我现在还真是有些庆幸,你早日的出了丞相府,不然的话,这丞相府的风气都是要被你带偏了。”

    雨下的大了起来,那几人站在丞相府的屋檐下,好一番同心协力,一句句话有真有假,将水月弯说成了一个青白不保,放恣不自重,与九王爷私通还忘本不孝的女子,半点口德都没留。

    不过他们说的话,还挺真,叫水月弯没有办法辩驳。

    于是水月弯很干脆的……

    将士们身上都是带着佩剑,水月弯脚步一跨就是到了雨中,半句话都不辩解,只是最后戚寒的看了老将军一眼,像是最后的告别。

    随后,素手倏地探出,像是爆发出了最后的力量一般,抽出了一名将士的长剑,在众人眼睛一花的时候,横在了那白皙的脖颈之上,还没有用力,那泛着寒光的剑刃已经是划破了细嫩的皮肤,道道鲜血汩汩流下,很快就浸透了衣领。

    “外公,孙女儿没用,想要为母亲讨回一点公道,但是却没用到这般地步,如今被人污蔑至此,弯弯再也没有脸面能够活在这个世界上了,弯弯先走一步,外公定要照顾好自己!”

    “弯弯!”

    “不要!”

    “小小姐!不要啊!”

    那剑刃是何其的锋利,只是轻轻的一划,水月弯脖颈上就破了一个大口子,鲜血像是不要钱一般的往外涌,几乎是瞬间,那鲜血就顺着身体,缓缓的流到了地上,被雨水冲刷成稀薄的血水。

    那温热的血液,还有几滴溅到了老将军的手上,惊得他手一抖。

    怎么回事,先前可没有这样的一套啊!

    她的弯弯?自杀了?

    老将军愣愣的还没有回过神来,那傻乎乎的表情看着有些让人心碎。

    “来,来人啊!找大夫!回将军府!”在场的众人,全部都愣了,全部都傻了,一直到水月弯撑着长剑软软的倒在地上,一旁的雷欧先行反应过来。

    “快!找大夫!”

    “找大夫!找太医!”

    “小小姐!小小姐撑住啊!”

    “丞相府!你害我将军府大小姐,又害我将军府小小姐!这笔账没完!我将军府就是拼着爵位不要,命不要!也绝对不会让你好过!”

    也不知道是谁喊出了这句话,倒在地上的水月弯被将士们小心的扶起来,背在一个看起来十分强壮的将士背上,一路小心的背回去,生怕颠簸到她。

    而丞相府一帮人,只觉得心头一震,现在才反应过来,水月弯居然自杀这一个事实。

    “父亲!水月弯她一定是假装的,哪里会有人会自杀?这根本就不可能嘛。”水阑珊满脸惨白,被自己的丫鬟扶着,大声道。

    几乎是立刻,一道道莫名的视线就像是刀剑一般往她身上戳,闲言碎语,由此传播而开。

    似乎是感受到了那些不善的视线,水凌波怒吼:“闭嘴!还闲事情不够大吗?”

    “回府!”

    几人都是争着抢着进去了,丝毫不管门口还留着水月弯的大滩鲜血,人心居然凉薄至此,便是百姓都有些齿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