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两百四十七章揭开他们的黑心肝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啊!

    水月弯捂眼,挣扎着想要叫水老鬼将老将军带回去,无形之中又柔弱一波。

    老将军摸索着找到了半跪再轮椅边上,哭声低不可闻的外孙女,心痛的不要不要的。

    “弯弯别怕,等外公一定给你讨回公道!你的娘亲已经被丞相府害死了,但是你,老夫拼死也要保下来!”

    祖孙两个,虽说没有抱头痛哭,但是这一波暴击还真是戳中了围观群众的泪点,有心软的小媳妇已经开始抹眼泪了。

    至于丞相府的一帮人,已经傻掉了。

    老将军出现的实在是太突然了,水凌波甚至根本就没有认出他来,一直到水月弯喊出外公这才恍然大悟,心下未免嗤笑。

    这老不死的,瞎也瞎了,都快死了还要跑出来作妖,别是今天出一回门,回去将军府就要办葬礼了吧?

    水凌波那不屑以及恶意的视线太过明显,水月弯嫌恶的蹙了蹙眉。

    “丞相大人,此番我来这里,不求别的,只希望能够要回我娘亲的骨骸。”

    水凌波闻言,心下瞬间咯噔,脸色一下子就难看了些许。

    水月弯继续道:“在金殿之前,丞相大人已经当着皇帝陛下的面与我断绝父女关系,百官得见,君王首肯,半点都做不得假,原本我只是忧心这圣旨是不是给错了人,所以来看看,却是没想到居然看见丞相大人正在挖我娘亲的坟墓!”

    “丞相大人,此刻我再不是你的女儿!也盼的你能够将娘亲的骨骸还给我!姨娘素来都是视娘亲为眼中钉,如今应当是极为和心意的了!”

    “水月弯!你还不快住口!你这么说,有什么证据吗?”申氏这段时间可是受了不少气,原本以为水月弯回来自己能够出点气,但是谁想到这一直嚣张的贱人现在居然开始卖惨了!

    说的这都是什么话,就算是事实,但是自己表面上的功夫都是做的极好,谅她也是找不到证据!

    只要他找不到证据,那么自己还可以倒打一耙!

    申氏算盘打得好,但是架不住水月弯根本就不提证据这么一回事。

    “我没有证据!以前姨娘你对我姐弟做的事情,此番我可以暂且放过你,但是我的娘亲却是再也不能受这般的苦楚!”

    “丞相大人,将我娘亲的骸骨还来!”

    还还还!还个屁!

    自己都没找到呢!

    那坑还没埋上呢!

    水凌波紫青着脸,半句话都说不出来。

    水翩浅开口道:“姐姐,母亲不管怎么说,也是丞相府的人,话说出嫁从夫,不管是生是死,都是丞相府的人,你这般想要回骸骨,未免有些不妥吧?”

    “不妥?我亲眼所见!丞相大人在掘我娘亲的坟墓!娘亲死去了十几年了,便是死后都要受这般的屈辱!”

    “今天我是以一个女儿的身份想要将娘亲带回来!这也不可?”

    水翩浅五指紧握,气的面色一阵青白,身形摇摇欲坠。

    “姐姐何必发这么大的火气……你从丞相府进门来就一直在大堂之中,连后院都不屑踏入,又如何知道有人掘了了母亲的坟墓?”

    “捕风捉影,满口胡言,将军府好歹喂养了你数十年,今朝你却这般狠心?不但伤了妹妹的心,还有这里所有的人,全部都是心寒不已,不然往日里对你百般纵容溺宠的父亲母亲,又何至于如此疾言厉色?”

    水翩浅眼睛一眨,泪珠子一下子就是掉了下来,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唇瓣颤抖,好像下一秒就要死了似的。

    嘴皮子还真利索。

    水月弯想都不想的丢出一句话:“那你可敢让我进祖坟看看?”

    “要是压根就没有我说的这回事的话,那么你应当也不会做贼心虚的拒绝吧?”

    水翩浅一哽,却是眸光微闪,丢了句:“这般大事,还是要父亲拿主意的好。”然后就整个人都躲到了后面去,一副被水月弯伤透了心的样子,倒是叫人颇有些无语。

    人家二小姐没拿她怎么样啊,就哭的跟个什么似的,这三小姐还真是柔弱的不行啊,要是娶回家了,岂不是每天哭哭哭,把家运都哭倒了?

    老将军现在才回过神来她们说的到底是什么,惊骇的眼神看向水月弯,似乎在确定这件事情是不是真的,水月弯不忍心看老人家越加发红的双眼,困难的点了点头。

    老将军得到了肯定的消息,整个人就像是被抽干了力气似的,瘫软在轮椅上,脸色灰败,痛不欲生。

    他可怜的女儿啊!早早的就抛下他这个老父亲去了,现在连尸体都留不下来!

    丞相府这帮人,正的是烂了肝肠,黑了心肝!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恶毒丧尽天良的人啊!

    水月弯握着自家外公的手,默然无语。

    安老将军伤心悲凉,但是因为水月弯给的药水的缘故,却是根本就不能哭的,要是哭了,泪水就会将药水冲掉,到时候就会露馅。

    所以这老人家,就算再怎么伤心,也要憋在心里,连一滴眼泪都不能流。

    “外公。”水月弯轻声唤了一句。

    安老将军摇摇头,告诉水月弯他没事,然后就是颤颤巍巍的指着那丞相府门上,苍老的声线压抑着极度的暴怒与沉痛,对着自己带来的将士,一字一句道:

    “为军护国,为父护家,若是连自己已经去世的女儿的公道都是要不回来,那么何谈家国天下!今天就算是皇帝陛下在这里,我拼着一身的军功不要也要将我女儿带回来!给我砸!进入水家祖坟,看清楚美素的棺木是不是被这帮混账给……”

    到了最后,直接是哽咽了。

    细雨纷飞,越下越大。

    将军府将士们个个都是面带哀戚之色,像是见了仇人似的死死的盯着那丞相一家,眼中寒光闪闪,恨意浓浓。

    只需要一声令下,就要冲门而入,将他们做的禽兽不如的事情全部都宣扬天下。

    将军府的将士像是狼入羊圈,没人拦得住,而就在他们冲进水家祖坟,看见了眼前的一幕的时候,国塔寺上,雄浑震耳的丧钟,一声声敲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