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两百四十五章偶尔示弱,效果不错
    皇家明天就会派人来。

    水凌波可算是忍不住了,果然是派人去了祖坟,想要将安美素的骨骸带出来,但是古怪的是,那坟包包挖开了十几米深,别说一具完整的骸骨了,就是一点点的碎骨都是没有!

    棺杶都不见了!

    当时虽然人是死了,但是也意思了一下下葬进了水家的祖坟,办了场葬礼,棺盖都是他看着封好的!

    现在这本来应该在地底下腐烂了的人!不见了!

    凭空的不见了!

    就算是烂透了,好歹也有点痕迹在吧?

    水凌波急的有些通红的老眼死死的盯着那深深的大坑,后背心忍不住的爬上了一阵寒意。

    正在这时,门房却是一脸兴奋的禀告。

    “老爷!二小姐回来了!”

    水凌波像是没有反应过来似的,瞪着眼又问了一句:“谁?”

    门房继续激动的回:“二小姐!水月弯!”

    水凌波没有怀疑,反而是跟门房一样的激动不已!他就说,入宫为妃这么好的一件事情,她怎么会不答应?现在时间快到了,还不是眼巴巴的就跑回来求他了?

    想必前几天不出现的原因就是想提高自己的身价,好来与他讲条件吧!

    水凌波激动的啊,甚至都忘记了要将挖出来的那个黑黢黢的大坑埋上,马上就往外跑!

    正堂之中。

    人人齐聚。

    微媚因为身体原因没有到场,不过他们的恩怨倒是的确与她无关。台下,申氏,水阑珊,水翩浅,皆是恶狠狠的盯着那刚进来就坐在最高的主位上的水月弯,满脸扭曲的模样,手里的帕子都快被扯烂了。

    水月弯手中一柄不知道哪里来的折扇,一袭如水一般的白衣,满头乌发松松的绾了个发髻,缀了几朵白花,未施粉黛的小脸白的反光,此刻正是拿小手抚着眼角,微揉之间,将那双勾魂夺魄的丹凤眸揉的发红。

    水阑珊见她这副模样就恨得牙痒痒:“水月弯!你又回来干什么!”

    水月弯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仿作没听到一样的不说话。

    问她回来干什么?

    丞相府这一段时间作妖不就是想将自己逼回来么?

    不过是几个月没见,水阑珊怎么又傻上了几分?

    眸光漫不经心的在群女人身上略过,水月弯耳尖微动,已经是听到了一阵焦急的脚步神个,踩得重重的,快要进来的时候,却突然停了下来,最后就再也没有动静了。

    有趣了,水凌波是想让她等?

    她挑了街道上最为热闹的一段时间,出现在大街上晃了一圈,就是想要全国都都看见自己是进了丞相府的。

    要是现在自己一脸怒气的出去丞相府,传到了狗皇帝的耳朵里,自己这位好父亲会受到怎么样的雷霆之怒呢?

    这么想着,水月弯起身,十分有个性的抬步就走。

    不说这突然间的举动吓到了那三个闲着没事情干给水月弯下眼刀子的女人,却是根本没有拦着,由着水月弯一步一步的往外走,半点都没打算拦着。

    他们就不信,水月弯回来了还舍得走?

    但是一直到水月弯跨出了大门,申氏这才仿佛施舍一般的开口:“好了,水月弯,别装了,有意思么!你的小心思谁不知道?”

    终于有人说话了!

    水阑珊第二个跑出来讽刺水月弯:“就是啊!都回来了还装什么装,后妃的位置可是比九王妃的位置高贵的多了,你还拿什么乔?”

    只要水月弯能够进入皇宫,那么九王爷就是她的了!

    这买卖,怎么算都不亏!况且她也不觉得水月弯会有那个胆子抗旨。

    水翩浅则是更加柔弱的多:“姐姐,你不要意气用事,你的名声不好,又无能废材,除了那张脸能够叫陛下看得上之外,嗯……基本上是一无是处,能够入宫已经是极大的造化了,就不要再这般的任性了!”

    说话的时候,还一脸的无奈加包容,还拿帕子擦了擦眼。

    三个女人一起炮轰,巴拉巴拉的堪称是一群鸭子一般的吵吵嚷嚷,但是皆是存着拦住水月弯叫其不要出去的想法。

    毕竟皇帝指明了她是事实,就算再不甘心也只能承认。

    但是水月弯是何等的随性之人,说走就走,一句话没回,甚至是一点反应都没给,转眼间就到了大门前。

    丝毫没有迟疑的,拉开了大门!

    水凌波这回可是忍不住了,马上跳出来指责:“水月弯,婚嫁事宜已经准备好了,到时候等皇室派来了轿子,你就准备好进宫吧,这是你一辈子求都求不来的福分,是丞相府为你争取来的!你可不要忘本了!”

    水月弯那手一顿,水凌波满意的以为自己的话起到了作用,再接再厉道:“陛下已经对我说过,等进了宫,定然会好好宠幸与你,届时丞相府就是你的大恩人!”

    “也不求你能够恢复丞相府当年的荣光,只要你在皇上的耳边多说说为父的好话,到时候为父官途在更上一层楼的时候,少不了你的好处!”

    水凌波信心满满的以为水月弯这一次回来是一种示弱,所以说出来的话也是极其的高高在上,几乎就没有征求水月弯意愿的想法,用着一种不容拒绝的口气,将自己的野心表现的淋漓尽致。

    真是可笑了。她看起来很好拿捏吗?

    水凌波这是哪里来的自信啊!

    水月弯二话不说,倏地拉开大门,俏脸上已经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挂满了泪珠,回头哀戚的看了一眼丞相府,以一种以为震撼眼球的方式,捂着心口,梨花带雨,气怒的指控。

    “我只不过是想回来看看娘亲罢了,谁知道……谁知道!你们害死了我娘亲还不够吗!为什么还要对她的骸骨下手!我只是想回来看看娘亲!在我出嫁之前再看一眼!”

    “你们连这点小小的愿望都不愿意让我达成!为什么我还要为了丞相府入宫为妃!你们告诉我为什么!”

    “我娘亲死去了快十年了!你们却是将她的骸骨都是丢弃了!现在那祖坟之中就是个空坟!你们到底是什么颜色的心肝!为什么!为什么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