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两百四十四章素手动乾坤
    仅仅是短暂的相逢罢了,到最后,水月弯用尽十八般武艺都是没有能够从炎破天口中掏出话来,怀着一肚子的疑窦以及不解,回到了将军府中,心下有些不安。

    炎破天有事情瞒着她!

    他居然有事情瞒着她!

    意识到这一点的水月弯,深深的郁卒了。

    以至于迟了收到那已经传遍街头巷尾的消息。

    等到收到的时候,自己没有良心、丧心病狂、忘恩负义的名声已经传出去了。

    据说这丞相府的二小姐是因为一时负气,跑了出去,现在还没有回来。因为担忧,母亲大病,但是水月弯却连看都不去看上一眼,一个姐姐,一个妹妹病重,甚至连丞相大人都是重病缠身,起不来床,现在全家人最期待的就是见到水月弯一面,聊以慰藉。

    不知道水月弯在哪里,但是却可以利用舆论,叫水月弯自己顶不住压力,自己回来,只要一回来就将人绑起来看守起来,等皇室的马车来了,往宫中一抬,就是光宗耀祖的大好事!

    别人求都求不来!

    要不是陛下指明了要水月弯,这么大的好事,怎么都不会落到她的身上!

    水阑珊面上拿粉涂得白白的,嘴唇也是用白粉遮盖了一下,看上去到真是苍白憔悴的很,倒是颇有些要撒手人寰的意思;事实上,水阑珊自从被水月弯狠狠的收拾了两次之后,那身子就没有往常这么好了,这么一来,心中更加憎恨水月弯。

    这个贱女人,怎么什么好东西都落到她的身上!

    水阑珊扭曲着脸,眸子中的怨毒几乎可以化成刀剑,将人扎的透心穿,狠狠的将床头上的药碗扫落在地上,怒吼道:“水月弯,你这个贱人!贱人!”

    这个世界上就是有些人,能够有本事将自己的嫉妒全部都归咎到他人的优秀上,然后毫无理由的将对方恨得入骨。

    丞相府书房。

    水凌波似乎是笃定了水月弯会出现一样,淡定的坐在椅子上,甚至还有心思在手里捧了本书,端的是胜券在握,明显是在等下人将水月弯归来的消息传过来。

    书房的门突然被推开,肚子大的像塞了个枕头似的微媚端着一盅汤,小心翼翼的走进来。

    水凌波见了,心疼的马上将她扶到了座位上,责备道:“自己的身子不知道么!到处乱跑什么!”

    微媚抿唇一笑,媚眼如丝,轻轻了抚了抚肚子,笑道:“奴家心疼老爷,所以亲手煲了汤,老爷一定要全部喝完哦!”

    最后,还像是小女孩似的,吐了吐舌头,娇俏不已。

    水凌波几乎是一下子就觉得喉咙有些干涩了起来,盯着面前慵懒的卧在桌上的微媚,一股热流往小腹冲了下去。

    要不是这肚子实在是大了,水凌波一定要将这个妖精狠狠的惩治一番!

    似乎是看出了水凌波眼中的火热之色,微媚撑着腰,慢慢的直起身来,小手在水凌波胸膛上拂过,轻声呢喃:

    “老爷,轻一点儿……”

    闻言,水凌波一瞬间就是忍不住了,小心的将微媚打横抱起,放在了书桌上,大白天,在这书房之中,传出了阵阵异声。

    水月弯接到消息的时候,是第二日了。

    流言已经传的略微有点广泛,传到了将军府中,传到了皇宫里,按理说,这般名声不好的女子,是根本没有办法入宫为妃的,但是炎龙却力排众议,半点不容置脍的点了水月弯,其中原因实在是叫人摸不着头脑。

    水月弯淡定如斯,安老将军先是忍不住了,在将军府转悠来转悠去,急的嘴角起泡。

    她无奈的将老人家按在椅子上,递了一杯茶水过去。

    “弯弯呐,后天,后天皇家就会派人来了,外公给你收拾行囊,赶快走!”老将军急的肝火都旺了,看着自家亭亭玉立的外孙女,心疼的乱出主意。

    水月弯觉得心头有点暖暖的:“外公,不急,这不是还有两天么?再说,我的名声已经够差了,不怕再加上这么个骂名。”

    看起来,自家孙女儿是有对策了。

    老将军还是担心,这回却是担心水月弯嫁不出去了,这担心的跨越度之大也是叫水月弯哭笑不得。

    老人家年纪大了,还这么操心可怎么办好。

    水月弯眯着眼,随后似是感受到什么似的,抬头往外望去,正好看到一只雪白的信鸽飞了进来,脚上绑着一卷书信,她取下,展开。

    上书几个字:已经按君所说办好。

    将纸条揉成一团,丢进茶壶中,执起茶壶晃了晃,那纸张就完全化在了茶壶中,半点踪迹都寻不到。

    不错啊,微媚倒是很有些手段。

    这么一来,只要她按自己说的做,那么为她诊断的事情,倒也不是不可以。

    今天一天又是过去,时间到了最后一天。

    丞相府今天十分热闹,但是此热闹非彼热闹。

    丞相大人怀孕的姨娘,也不知道怎么的,险些就小产了,还查出来是那平妻做的,当下就是将丞相大人气的半死!

    最后丞相府慌里慌张的请来了大夫,那大夫好容易稳定了胎气,却是发现这丞相府中原本说病情深重的几人,皆是满脸胶原蛋白的在府里晃悠,破口大骂上演连台大戏,哪里有那般的可怜之相?

    那害人的平妻还死不承认,倒打一耙,直接将那可怜的小妾气的晕了过去,腹中的胎儿如今极度的危险!

    大夫还爆出来,丞相大人这时候才觉得不妥,还塞了大把的银钱,希望大夫能够将他们说的越惨越好!

    但是这大夫也不知道是耿直还是怎么样,收了银钱,但是却没有守住秘密!只在那天早晨,事情就已经传的沸沸扬扬了,更甚至于还有人说,二小姐是已经看清楚了这府中人的恶毒心性,心寒心凉到都不想回来!

    事情神转折到了这里,倒是诡异的出现了支持水月弯不回来的一方。

    二小姐这摆明了就是在无声的抗议入宫一事嘛!不回来好啊!回来了还不得被这满口谎言的一家子给卖了?

    事发突然,像是大厦将倾一般,那帝王也是盛怒,丞相大人急的焦头烂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