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两百四十三章两人终是重逢
    炎略天看着水月弯有些犹疑的模样,率先走进去,刷的一声,人影亦是消失不见。

    水月弯收起脑中乱七八糟的想法,跟着一滑而下。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水月弯的屁股都是有些摩擦生热有点疼了,炎略天终于是停了下来,水月弯一个猝不及防,狠狠的撞了上去。

    砰!

    水月弯嘤咛一声,捂着自己的鼻子,泪珠在眼眶中打转转。

    “对,对不起!”炎略天倏地转身,有些惊慌失措的看着弓着背,一手捂着鼻尖的女子,吓得手脚都不知道怎么摆了,“你没事吧……”

    水月弯捏了捏鼻子,确定鼻梁骨没有断掉之后,红着眼,嘴角微抽。

    “我没事。”

    “姑娘,十王爷,这边。”那暗卫适时的出声。

    最后跟着暗卫七拐八拐,水月弯他们最后被带入一片极为开阔的地带,流水自脚边哗哗而过,明月、,草原,楼阁,杨柳,美不胜收。

    还有那岸边立着的男人。

    “破天!”

    “哥哥!”

    水月弯丹凤眸一亮,身子已经是如同乳燕还巢一般的扑了上去,狠狠的一头撞进已经敞开怀抱的男人怀中,依赖一般的蹭了蹭。

    炎破天半眯着眼,乌发未梳,在月华下就像是神明一般高贵优雅,颀长的身段为了将水月弯整个人抱进怀中有些不舒服的半弯着,大手抚上她带着些寒意的发丝,炙热薄唇在她发顶上落下轻轻一吻。

    旁边有暗卫来请炎略天,炎略天想了想,微微低着头,随着那名暗卫离开,将地方与空间都交给那重逢的二人。

    水月弯如同灵蛇一般柔软的手臂爬上了炎破天的肩膀,将男人死死的禁锢住,因为激动,双颊泛上些微润红颜色,更显美丽妩媚,被动的接受着炎破天的热情。

    一吻毕,二人皆是喘着粗气,身子更加火热。

    突然间,炎破天一个巴掌就是盖上了水月弯的娇臀,连打了好几下,清脆的声响在黑暗中传开极远,带着怒气的一巴掌,一下子就让她红了脸,呆了眼。

    正在不解间,炎破天将脑袋埋进她的颈项,细细密密的啃噬了一番,满意的看着她娇嫩的肌肤上出现了遮也遮不住的红痕之后,这才咬牙切齿的低吼道:“小妖精,又给本王招惹了祸事!”

    水月弯:“……”什么?

    他为什么听不懂?

    视线穿过炎破天的肩膀,微寒眸光在四周一扫,一下子就是顿在了某个地方,随后那光洁的额头之上,隐隐有细小的青筋爆突。

    视线收回,先道歉。

    “抱歉。”她不知道那一次莽撞的行动,居然是将炎破天的所在暴露给了炎凉,也不怪炎破天会生气了。

    “那么就是说,是真的了?”炎破天铁臂更加箍紧了水月弯的小蛮腰,将她狠狠往自己怀里压,恨不得将她揉吧揉吧揉碎了,放进身体里去,免得总是让自己为她身边出现的男人而气的暴走。

    二人身后,炎凉蓝袍泛着幽光,缓步而来,轻咳几声,友好的打了声招呼:“二小姐,又见面了。”

    水月弯唇角一抽,将小脑袋往炎破天怀里钻了钻,摆明了不想理,轻声嗫嚅:“破天,七王爷不太好对付,我很抱歉暴露了你的位置,可有对你的计划造成困扰?”

    女子娇软的嗓音此刻就像是轻柔的羽毛搔刮着炎破天的心口,痒痒酥酥麻麻,原本极为不爽快的郁气心在莫名就跑没了,轻笑着摇摇头,半个眼神都没有给这不速之客。

    自己说的,是这个小女人招惹的烂桃花啊……

    在某种程度上,自己怀中的小女人真的是极为迟钝的。

    见炎破天久久的不说话只是将自己抱得越来越紧,水月弯心中越发肯定,自己一定是给他招来了什么棘手的麻烦了。

    而那麻烦的源头,就是那一位笑意盈盈温润如玉的七王爷绝对没错。

    “不知道七王爷在此,见笑了。”水月弯想了想,娇小的身子绕到炎破天的面前,眸子盯着炎凉,表情越发寒冷,“此处荒凉,七王爷还是快些回王爷行宫吧。”

    这是要赶人了?

    炎凉微笑了笑,视线看到炎破天面上那淡淡的宠溺之色,顿了顿就移开目光。

    “本王遨游天下,最喜欢的就是这清静之地。”

    “你……”水月弯一句话只说了一个字,身后炎破天上前一步,长臂一展将她揽进怀中,顺道将她要说的话拍回腹中,转身便走。

    虽然小女人护着他他很开心,但是看着她跟炎凉谈话,他老人家还是不舒服。

    “七王爷,主子令属下带您去厢房。”一名暗卫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恭敬的对炎凉道。

    炎凉点点头,站在原地看了那离去的二人许久许久,这才转身,额间眉心坠不知道为何,暗淡了几许光芒。

    ……

    房间中,水月弯又是被某个兽性大发的男人抓着惩罚了许久,最后才意犹未尽的放过她。

    双唇红肿,水月弯瞪着湿漉漉的明眸,控诉炎破天的暴行。

    九王爷大大见她这一副饱受摧残的模样,顿时又是一阵的兽血沸腾,忍了许久,甚至还默默的将她放远了一些,自己则正襟危坐,深深的呼吸吐纳。

    水月弯:“……”禽兽!

    再见炎破天,即便是一水月弯这般的心性都是极为激动,但是激动归激动,不能太过激动,所以乘着炎破天平息火焰的时候,水月弯亦是收拾好了自己的心情,顺手还给自己的唇上上了点药。

    看着男人睁开双目,水月弯扑的一下子就是扑进了他的怀中,好奇的问:“你是怎么引得三国都对一水国动手的?”

    这个问题她老早想问了,只不过一直都没有寻到机会,现在不问什么时候问?

    但是不料,炎破天却是面色复杂的偏过头去,淡淡的揭了过去。

    “自然是一些小手段了,不说也罢。”

    小手段?小手段能够在这个大陆上都是搅动风云?

    水月弯偏头疑惑的打量着他:炎破天是觉得她好骗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