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两百四十一章带你去丞相府玩玩
    万籁俱寂,将军府中,厢房内,水月弯倏地睁开眼眸,光芒大盛,并无半点睡意,起身,换身夜行衣,像是一只暗夜灵猫一般,几个跃动就是跳出了将军府的围墙,在渺无人迹的街道上奔跑。

    在距离丞相府只有一条街道的时候,水月弯蹲下脚步,娇小的身形一下子窜上了一颗梧桐树,繁茂的枝叶将她的身形完全遮蔽。

    看上去倒像是在等什么人。

    没过一会儿,也就是在水月弯来的那条路偏西的地方,一道黑影如同幽灵一般,脚尖点地并没有半点声响,高大的身躯可以看得出来这是一个男人。

    一直到其与水月弯一样窜上了树,却没有引来半点的树叶响动,半明半昧的月光下,树影斑驳,可以勉强看得清男人的外貌。

    冷脸,侧脸如同是刀削一般的冷锐,紫袍加身,一双明眸却又似是不谙世事的孩童,清澈通明,不是炎略天又是谁?

    水月弯伏低身子,宽大的黑袍袖口与下摆都被她给收了起来,显得极为英姿飒爽,见了来人半点没有意外:“你迟到了。”

    十王爷极为干脆的道歉:“抱歉,避开守卫,用了些时间。”

    “狗皇帝还真是不放心,连你都要看管起来。”水月弯瞥了一眼他,眼尖的看见这大男孩脸上的一点落寞之色,咳了咳,“谁让你有这么一个厉害的哥哥。”

    这家伙是兄控,那么自己这样说应该会没错。

    水月弯想的很对,这大男孩闻言,严肃的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水月弯打量了一眼他,见他浑身上下也是收拾的极为干脆利落,肌肉紧绷,显然也是做好了准备,满意的点了点头。

    之所以叫炎略天来帮忙,水月弯是经过考量的。他的功夫是炎破天亲手教的,那么就绝对不会差到哪里去,叫上绝对是一个很好的助力,况且,她看得出来,这家伙有点想念炎破天了吧?

    兄控嘛。

    要是能够成功取回安美素的骨骸,说不定还会有时间去双冰峰见见炎破天。

    水月弯之前翻了翻历法,发现三日之后,就是绝好的日子,宜嫁娶,那么炎龙迎娶“水月弯”的时间约莫就在那个时候,那么最早明天,最晚后天,水凌波就会拿安美素的骸骨来逼自己回去。

    今天是最后一次的动手机会。

    再加上,炎破天躲了这么久,差不多也想好要怎么处理后续的事情了吧?

    自己也很想知道,顺便帮个忙。

    水月弯这么想着,唇角微微的笑意藏都藏不住,一身黑衣的她,唇红齿白,如暗夜精灵一般动人,宛若勾人的精魅。

    炎略天吞了吞口水,黑眸偏开了几分。

    丞相府的护卫虽然多,但是架不住两人一个经常摸黑上墙,另外一个武艺高强,想要避过他们实在是再简单不过,没过多久,两人就没有惊动任何人的来到了丞相府的祖坟。

    毕竟是埋着去世之人的地方,阴气重,所以随着一道道阴风呼呼的吹,那边似乎有鬼火什么的闪闪烁烁。

    踏足这里,还是需要那么些勇气的。

    养尊处优的十王爷殿下,已经是弱弱的伸手,要抓不抓的捻着水月弯的腰带,那双黑眸之中,有点少见的怂。

    以前有母妃护着,还有那么厉害的一个哥哥护着,基本上没有不长眼的敢惹炎略天,什么时候怂过?

    但是在坟地里,那可全都是不长眼的阿飘啊!

    水月弯行动受阻,疑惑的转头,结果对上一双雾气蒙蒙的双眸,可怜兮兮的瞪着她。

    “水……水月……我,本王……”

    水月弯看着这哪里还不知道情况呢!

    泥煤呦,千挑万选出来的帮手,居然怕鬼!

    也怪自己,当时没有说清楚,导致现在落到这么个尴尬的境地。

    对待大孩子,要温柔,不能骂,不能嫌弃。

    水月弯转头,柔声道:“十王爷要是怕的话,可以暂时在边上等着,我自己进去就可以了。”

    炎略天苦巴巴皱着一张脸,闻言脑袋摇成拨浪鼓。

    “不,本王要跟着你!”将他一个人放在这里,那更可怕好吗!

    水月弯无语的盯着他死死拽着自己的手,试着掰了掰,结果手都掰红了还是没有半点松动!

    水月弯:“……算了,十王爷,抓紧了。”

    话落,水月弯直接是转身,警惕的迈步,进入坟场之中,并且找到了给这一届掌权人留下的坟位,微微眯眼,看清楚的瞬间,眸中寒光四溢。

    水凌波的坟位修建整齐,并且已经备好了,占地还要比前几任掌权人更加大上几分,但是旁边属于女主人的那一块地方,却是粗粗的竖了一块石碑,粗制滥造,小了还不说,其上竟然连碑文都没有铭刻!

    一尊无字之碑!

    水月弯黑衣动了动,直直的双膝跪地,微微垂着头,低声道:“母亲,不孝女前来拜祭。”

    无字之碑,水凌波这是多么不想承认这个发妻?

    或者说,是想百年之后让申氏那个女人来躺在他的身边?

    欺人太甚!

    炎略天敏感的感受到身侧女子身上的戾气与狂怒之气,莫名的不在害怕了,想了想,将手放到了她的肩上,有些笨拙的安慰:“水月弯,没有关系,本王比你惨。”

    他的父皇,时时刻刻的提防着他,对他敬爱的兄长下手,逼得自己的母妃避世皓月轩,更甚至于在九宫殿的时候,无视了他的性命也要将水月弯捉拿。

    真要说惨,他们两人还真是差不多。

    不过,他有哥哥,水月弯却只有孤身一人。

    想到这里,炎略天心中居然是有些怜惜之意。

    其实这蹩脚的安慰取不到什么实质性的作用,但是这份心,水月弯收到了。

    “好了,你退后。”

    虽然是无奈之举,但是水月弯依旧是不想破坏了这一处坟墓,所以只是寒着脸,选了另一处地方,手中异能一展,这一块地界的泥土,瞬间化为飞灰。

    异能可以暴力的引爆,也可以柔和的抽干这一处的水分,使之在一瞬间化为齑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