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两百四十章难道他是这样的打算
    九王爷是他们战场的战神!是他们一水国的守护神!

    这种时候,九王爷为什么不在!

    百姓们恐慌了,害怕了,他们从来没有这般渴望有一个人能够站出来,然后将他们带出这水深火热的地方,将太平盛世还给他们。

    呼声越来越高,甚至还有地方的人们开始自发的寻找九王爷的去处,一个个小分队,除了那些天险之地无人敢去之外,其余的地方几乎都被搜查了个遍。

    但是不说他们手无缚鸡之力,随便弄点小障眼法就能蒙混过去,但是炎破天在的地方,本来就不是随随便便能找到的,不然的话,炎龙早就已经成功了。

    全城出动,但是那人就是跟人间蒸发了一样,别说人了,连根头发丝都没有。

    但是不是还有九王爷府府邸在吗?

    于是百姓们聚集到了一起,噗通噗通一个一个的跪在了九王府府门前,人人眼中都是悲哀深切的期望、

    “九王爷,救救我们吧!”

    “九王爷,只有您能就我们了!”

    “苍天啊!请告诉我们,到底怎么样九王爷才能回来?”

    这算得上是一场暴动了吧?数以万计的百姓,像是最后走投无路的赌徒一眼,将那微弱渺茫的希望全部寄托在失踪的炎破天一人身上。

    倾注了这么多人的意愿,破天,你还不打算出现吗?

    水月弯立于暗处,看着那明显十分慌乱,却不能用暴力手段驱赶无辜百姓们的将士们,抿了抿唇。

    她总感觉这样的场景很有些不痛快。即便是炎破天身为九王爷又如何?保护一水国本来就不是他的天生职责不是吗?

    为什么有了事情一个一个都来找他,事情结束了又可以将他所有的一切说收回就收回,说忘记就忘记?

    这是不是太不公平。

    要是换了她来,不管怎么样,好歹先让这帮保护的太好、总以为会有人为他们付出生命的蠢货们好好想想自己到底是有多过分多残忍吧!

    事实证明,九王爷绝对是因为某些事情,心寒心凉到放弃一水国了。

    炎龙猛地将手里的奏折砸了出去,胸膛起伏不定,眼睛几乎要喷出火来!

    “他这是什么意思!什么意思!他这是要陷朕与不义,告诉天下之人自己对他下手了是吗!”

    御书房内,气氛僵凝,太监宫女跪了一地,瑟瑟发抖。

    九王爷这不管不问的态度,的确是会让有心之人多想。

    但是重臣们看着上头盛怒的帝王,却是在心里默默的腹诽:陛下本来就对九王爷出手了不是吗?不怕做还怕别人说?

    但是这话说出来,脖子上那颗脑袋就要没有了。

    最近水凌波很是得炎龙的看重,一跃成为炎龙面前的红人。

    “陛下,九王爷此举实在是过分,身为王爷,享其俸禄,国家危难之时却不知道躲到了哪里去,如此,不配称王。”一名老臣扶着胡子,慷慨激昂的批判。

    有人开头了!那还忌讳什么?

    “就是说啊!现下一水国正是危难的时候,九王爷却跑的无影无踪,实在是对不起百姓的期待还有陛下的期许啊!”

    “九王爷,不配战神之名!”

    “应当逐出皇室!”

    越说,越是激愤;越说,越觉得就是这样;九王爷的存在就是为了他们而存在,为了一水国的存在,国家有难,九王爷就该披甲上阵,抛头颅洒热血,他们就在国都之中、朝堂之上等着消息就可以了!

    谁让九王爷这么厉害,厉害的人,自然是要多承担起一点责任了!

    为了防着在这个节骨眼上炎龙对将军府下手,水月弯偷偷的潜入了皇宫,没想到一来就是听到了这般理直气壮的一番话,险些没有直接嗤笑出声!

    有意思有意思!

    还真是一丘之貉,炎龙的官员也是这样不要脸!

    御书房很大,但是却都是经书卷籍,人又多,所以没什么地方好躲,因此水月弯那只能十分憋屈的猫在墙角下,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听取他们到底在打些什么主意。

    她听见炎龙压抑着情绪道:“众爱卿所言甚是,虽说他身为朕的儿子,但是有错,一定要好好惩治!”

    另一边又问:“水爱卿。”然后顿了顿,换上了一种轻松的口气,“接下来,你可就是朕的岳父了。”

    像是心情极好的样子,但是水凌波依旧是诚惶诚恐的跪下身子,连呼不敢,并且在最后加上一句:“小女已经完全准备好,只需要等钦天监算出好日子,就能将小女抬进宫去!”

    闻言炎龙大喜:“好好好!如此这般是最好!”

    只要天命之女能够归自己所有,那么什么炎破天不都是手下败将?

    水月弯在外头听着水凌波丝毫没有犹豫的回答,心头疑窦越来越重。

    炎龙是见过自己的,那么即便是叫水翩浅假扮自己嫁,那么到了那一天也会被揭穿,到时候就是欺君之罪,整个丞相府都要被牵连。

    水凌波他凭什么会这么笃定“水月弯”一定会嫁?

    除非……用什么手段逼自己回去?

    应该是不可能的事情吧……除了自己的娘亲,水凌波还有什么能够威胁到自己的地方?

    想到这里,水月弯却是突然双目一凌,呼吸都变得粗重了几分,想起了一件极为重要的事情!

    她的娘亲安美素去世之后,后事是丞相府处理的,要说起来还有什么能够威胁她的,恐怕就只有安美素的骨骸了!

    难道说,水凌波是想用安美素的骨骸作为交换,让自己嫁进皇宫?

    水月弯心下惊骇,听着御书房中已经在商谈要怎么对付三国来兵,没有了听取的欲望,身形矫健一跃,退出了御书房范围内。

    以水凌波的狠心以及恶毒程度,再加上申氏在一旁鼓吹,这个可能很有可能会变成现实!

    要是自己没有来这一趟的话,只怕是到了那个时候要受丞相府的掣肘了!

    丞相府,看起来还需要回去一趟,将自家娘亲的骨骸给偷出来。

    水月弯灵眸一转,脚步悄无声息的一拐,拐进了一座宫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