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两百三十七章炎龙要纳妃
    堂堂的七王爷,总不好意思死皮赖脸的帮一个老人家找一名女子的亵衣吧,要真是这样,水月弯只觉得这人的脸皮也忒厚了。

    但是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

    人家七王爷平平淡淡的蹦出一句:“老人家说的是。”

    随后,微微弯下身子,黑发如丝缎一般垂落下来,双眸认真的在雪地上找寻了起来。

    水月弯:“……”

    她在考虑今天要不要先离开。自己猜错了也就罢了,但是要是炎破天真的在这里,那么自己岂不是将皇室的人带了来,将他的位置给暴露了吗?

    眼看着水月弯不动,人家七王爷继续兢兢业业的找,叫她拒绝的话都是说不出口。

    最近见到这个七王爷的频率高了些吧?

    水月弯唇角抽了抽,整个人都觉得不好了,眼尾一扫,水月弯却是突然感受到一道强烈的目光投射,其中含着的怒气旺盛到水月弯几乎无法忽视。

    炎破天!

    这眼神她太熟悉了!

    几乎在水月弯感受到这视线的时候,心脏都是砰砰的跳了起来。

    他就在这里,绝对没错!

    看来今天的确是有些莽撞了,没有截断后路让人发现了不说,还着急到大白天就跑了出来。

    水月弯哑着嗓子,对炎凉好一阵咳嗽,成功的将炎凉的注意力给吸引了来。

    七王爷有点担忧:“老人家,怎么了?”

    那担心的表情,那低沉的声音,水月弯差点拍着他的肩膀赞一句社会主义接班人!

    “没事,老人家我想通了,这区区一间亵衣,也穿了许久了,到时候再买一件就好了。”水月弯咳得眸中都是湿润了不少,端的是个撕心裂肺。

    在七王爷说话之前,先白眼一翻给晕了过去。

    七王爷一怔之下,抬手将意料之中的柔软娇躯捞进怀里。

    在炎凉的双手碰到自己身体的时候,水月弯整个人就是瞬间一僵,随后感受到那一直暗暗盯着自己的视线怒火更上了一层,刺的她浑身发毛。

    “老人家?”炎凉眸间含笑,眉心坠微晃了晃,仿若压根没有注意到那压迫力极强像是想将他切片的森然视线似的,将怀中娇软的身子抱的更紧些。

    “这天气又冷又热的,老人家许是受不了。”

    喃喃自语着,炎凉温香软玉,放慢脚步缓缓的步下山峰,回到马车旁。

    马车驶离。

    水月弯真的晕倒了吗?想也不可能。

    估摸着时间快到了,水月弯嘤咛一声,悠悠然醒过来,佯装惊讶的发现自己在一辆马车上面,吓得死活要下车。

    炎凉看着她闹腾的样子,眸底笑意深深,但是却没有多问,很干脆的一挥手,将这吓得快要蹦出眼泪星子的老人家给放下了车,顺便叮嘱了一下要注意安全。

    水月弯老人家乖乖的点头,挤出两滴眼泪,感激的看着七王爷的马车渐行渐远。额前一瞬间就渗出了冷汗。

    虽然知道了炎破天的下落,但是自己为什么一点都不开心呢?

    总觉得找到了他之后,自己绝对会死的很惨!

    搓搓手臂,水月弯到角落处,七拐八拐的免得身后还跟着什么奇怪的东西,然后悄悄的从将军府的后门,推门而入。

    “小小姐?”将军府的后门守着两名士兵,见水月弯像是避贼似的从后门进来,愣愣之后,尊敬的请人进去。

    水月弯一笑,知道了炎破天下落、并且还十分安全的她心情还是有几分好的,看着没有什么景致的将军府都是十分的顺眼,一路上遇见了将士还能抿唇一笑。

    自水月弯身份揭露开始,这般展露笑颜是极少的,因此没过多久,整个将军府都是知道自家的小小姐心情十分的好,连带着看天气都晴朗了几分。

    老将军也是知道了这消息,满脸笑容的将外孙女招到自己面前,和蔼的问:“弯弯呐,是什么事情这么开心呐?”

    嗯,她有表现得这么明显吗?

    水月弯抱着外公的手,轻笑道:“没什么,心情好。”

    老将军哭笑不得:“现在一水国出于危难之中,还心情好?”

    当了一时的军人,即便是被皇帝这般对待,依旧是放不下国家危亡,民生无疆。

    “外公,孙女儿这里要说一句。”水月弯注视着自家最近因为忧心而没怎么好好睡觉、眼底有些青黑色的外公,眸底那点薄凉缓缓晕染而开,漫不经心,“我对这个一水没有什么感情,所求的只是亲人无虞,心情好的时候,该开心就开心。”

    这话,要是在外头随便拉来一个人说给他听,都是要被戳脊梁骨的……

    安老将军有些复杂的看着自己这个孙女儿,不知道心底是什么滋味。

    弯弯对自己,对这将军府中的每一个人都是没有藏私,好到了极致,甚至还能跟着他们去摸鱼抓虾,就像是个真正的邻家小妹妹一般的可爱;但是今天说出来的这话,极大的让她看到了水月弯有意隐藏起来的一面。

    狠厉,薄凉,残忍。

    老将军有些难以回答。

    “还有一点,外公。”水月弯先给他老人家下了个预防针,而后又是笑道,“朝堂之上的将军,皆是些脓包怂种,却是万万没有我外公这般英明神武,决策如神,再加上炎破天现在失去了兵权,所以搞不好那个狗皇帝还要找到你的头上。”

    “到时候,外公的身子那么虚弱,可是绝对不能再做上战场这样危险的事情了。”

    老将军张了张嘴,看着水月弯凝重的面色,不自觉的点了点头。

    水月弯就这般笑着,陪着老将军说话。

    现在的三国围城,不但不能有人出手,她还要做的狠绝一点,切断所有能够救回一水的方法!

    这应该也是炎破天所需要的!

    水月弯小手摸着下巴,琢磨着要不要将事实告诉外公,免得外公心中担心,休息都休息不好。

    还没来来得及开口,一道圣旨已经是送进了丞相府,并且在黄昏之后,圣旨之上的内容以一种可怕的速度,传遍了大街小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