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两百三十六章七王爷你好不要脸
    自己先前出现在将军府的时候,都是黑袍遮身,除了第一次有炎破天一起之外,其余都是自己来的,也不怪他们将自己当成炎破天的属下。

    水老鬼是知道自己跟炎破天的关系的,但是老将军显然不知道,自己要不要说?

    看老将军兴致勃勃的样子,水月弯默默决定先将这件事情压下来,就当做自己是在炎破天手下做事的,总不能破坏他老人家难得的爱好不是?

    在水月弯的默认之下,这件事情才总算是揭过去了,也就终于谈到了水月弯最关心的问题。

    “九王爷的下落?”安大将军皱眉,却是在水月弯惊讶的眸光中摇了摇头,“整个皇室都在找九王爷的下落,但是谁也不知道。”

    “怎么会!”水月弯那眸子睁得大大的,满脸惊骇。

    出动了整个皇室的力量,居然都找不到炎破天的下落?

    这家伙是属于土拨鼠的吗?

    这么能藏!

    “外公是真的吗?”水月弯有些不信。

    安老将军无奈的点头。

    “要找九王爷,不仅仅是因为那些子虚乌有的罪名,而是因为这个。”安老将军看了眼水月弯,将手中的字条递了过去,又补充道,“是外公的一个朋友传来的消息,绝对可靠。”

    水月弯接过,仔仔细细的看完,眼底慢慢爬上惊骇,到了最后,直接是抬头看着老将军,似乎是想要通过他再次确认。

    看着自家外公面色凝重的点头,水月弯的心缓缓的沉了下去。

    “三国来犯……这简直是灭顶之灾!”

    “不错,九王爷失踪,三国抓到了机会,齐齐来犯。”老将军面色也是掩不住的忧愁,“如今就算九王爷回来又怎么样,三国的兵力,要拿下区区一个一水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水月弯又加上一句:“炎破天已经将兵符交出去了。”

    想到这里,水月弯忍不住的就是腹诽。这家伙是不是早就知道会发生什么,所以才这么干脆的将兵符交出去的?这样一来,所有的兵都在炎龙手里,不论是发生什么,都跟他没关系。

    这时机也太巧了些。

    “九王府现在如何?”想不出什么头绪,水月弯还是坚持自己的初衷,先将这个上天入地藏得影都没的男人给找出来再说。

    这一回老将军没有说话,雷欧用奇异的眼光看了一眼水月弯,这才缓缓道:“老样子,门外被皇上派的人围了好几圈,一直苍蝇都飞不出去。”

    水月弯闻言思忖,小手摩挲上了下巴:“不,他不在九王府,九王府现在就是个空壳子。”

    先前炎破天刚出皇宫,炎龙就亲自带人去封了九王府,若是藏在九王府,危险太大,但是若说跑的多远,也不现实。

    难不成他还真跑到地底去了不成?

    地底?

    水月弯缓缓眯着眼,丹凤眸眼角上扬,眼底怀疑之色越来越重。

    要是说地底的话,她倒是知道一处的……

    ……

    双冰峰。

    发生意外之后,这里就是被封闭了起来,倒是许久没来了。

    水月弯照旧是一身黑袍,只不过那露出黑袍之外的双手却是布满沟壑,蜡黄枯瘦,全全没有了往日的白皙以及娇嫩,显然是经过一番伪装的。

    先前为了徐景的事情,将这山峰都是弄塌了,看上去足足矮了好几层,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小土坡,远远没有那么高大巍峨,一片白茫茫的,是绝对藏不了人的。

    但是水月弯却是绝对没有忘记,在那雷霆轰下来的时候,炎破天触发的那个机关。

    那可是一道深渊,不知道通往地底哪处的深渊,看样子也是绝对有出口有入口的,要论藏人,哪一处能比这一处好?

    水月弯咬牙,打算着找到那男人之后,定要好好的教训一顿。

    双冰峰量根而断,而且那入口很不巧的正好被倒下的山峰给堵了个严严实实,所以想要走那个洞口,无异于异想天开。

    一定还有别的入口……一定还有。

    水月弯一身黑袍在雪地上跳跃的背影其实是很醒目的,但是架不住这里方圆十里毫无人烟,所以水月弯放心大胆的搜寻。

    但是似乎架不住某些有心之人盯紧了她,顺藤摸瓜的来到了这里。

    炎凉原本是不打算显露身形的,但是架不住水月弯在这么大的一片雪地上走,让他有些心疼。

    “可要本王帮忙?”

    一道温润的男声突然间在身后响起来,水月弯受惊一般的直起身子,却是险些撞进身后男子的怀中,一阵手忙脚乱,炎凉好笑的虚扶了扶她,额间的眉心坠为他增添了一些亮色,不再淡的似仙。

    他是怎么知道自己在这里的!

    水月弯近乎抓狂。这位七王爷的轻功似乎是极为出色,哪怕炎破天与之相比都是难有胜负,他走到自己身后的时候,自己一点都是没有发现,吓得她险些祭出金针来。

    “不,不知道公子是……”

    水月弯记着现在自己是易容成了一名老人的,所以出口的声音也是极为是沙哑,粗嘎如同砂砾,难听的她自己都不舒服,但是面前的九王爷却眸底温凉,像是听着世界上最美好的仙乐一般,哦了一声回道:“本……我在家排行老七。”

    水月弯恍然大悟:“不知道七公子来这里所为何事?”

    “不忍心见到老人家忙碌,特来帮忙。”

    水月弯再一次恍然大悟:“七公子真是好人啊!只不过老婆子我只是丢了点东西,只要找到便好了,不需要帮忙的。”

    炎凉依旧笑得温润,蓝袍若水:“不知道老人家是想要找什么东西?我的眼神比较好,或许我来帮忙会找的更快?”

    水月弯连忙摆手:“不了不了,只是我女儿的亵衣肚兜被一阵邪风被刮了百里远,到了这里来,这不我老婆子家中又是贫穷,不舍得买新的,所以才来找找。”

    “现在的年轻人心眼还真是好,这么热心。”水月弯最后感叹了一句,满意的看着七王爷那张光风霁月的俊颜黑了黑,唇角微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