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两百三十四章神速搬空九王府
    九王府在众人的心中一直就像是神圣之地一样的神秘而不可侵犯,根本就没有像现在这样,大喇喇的开着大门让人观赏的时候出现!

    所以众人在被九王爷通敌买国这个消息吓着了的同时,却又是忍不住的将脑袋伸长再伸长,几乎想那脑袋伸进九王府深处在绕上九曲十八个弯,好让自己将九王府中的美丽景致看个完全。

    九王府虽然大,但是此时看起来却是极为萧条,偌大的王府之中,此刻就只有几名洒扫仆人,睁着无辜的大眼睛,看着门外像是土匪一般闯进来的人,在一边缩成一团。

    “启禀皇上,九王府中,没人。”一人检查完毕,飞快的跑出来禀告。

    没人?

    这是意料之中的。

    “启禀皇上……”另一人出来,表情却是并没有那么轻松,反而是犹豫着什么事情一般,咬着牙不知道该不该说。

    难道是九王府中有大量的金银财宝,已经富可敌国了吗?

    炎龙心中一阵震惊与纳罕,挥手示意他赶紧说!

    “启禀皇上,九王府之中……并无半点金银。”那人顶着炎龙带着威慑以及十分期待的眼神,十分艰难的吐字。

    没有半点金银?

    你是不是在说笑???

    九王爷毕竟是一国至高无上的王爷!他的府中,居然是没有半点银钱?

    怎么可能!

    这还抄家?还抄屁个家?

    炎龙看着那抄出来的半箱银子,整张脸黑的不能看。

    “九王爷果然是廉洁自律,为国为民,偌大的九王府中居然只有这些银两啊!”人群之中,不知道是谁这般说道,瞬间就是引来了一阵的附和声!

    “就是啊!看上去九王府这么大,谁知道内里居然是这样子的啊!”

    “不愧是九王爷,战场的神!一水国的守护神!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勾结别人对我国下手呢!”

    “皇上……是不是被人骗了啊!”

    这么一看,皇帝陛下被人骗的可能性还是十分大的。

    安静之中,这第一句话当然是水月弯说的了,在这个时候,人们的思绪还是空的,只要有人先将他们的思绪引导上来,他们就会下意识的这么认为事实的确如此。

    不过炎破天手脚倒是真够快,这么大的王府,说搬空就搬空了?

    水月弯换了身朴素的白衣,精致的小脸上做了些手脚,手上挎着一个小篮子,柔顺秀发编了两个麻花辫垂在胸前,看上去就像是普通的农家女子,顺便来凑个热闹的。

    谅是水果儿站在她面前也是认不出来这姐姐的。

    水月弯站的比较远,但是视野却是极好,能够将事情的发展以及众人的表情都是看的清楚,甚至连那正在交头接耳窃窃私语没有半点紧张的九王府洒扫下人面上的戏谑之色都能看的一清二楚。

    心下更加放松了几分。

    那名将军苦着脸道:“陛下,这件事情的确有些不对劲,九王府中,居然大半都是空房间,后院空无一人,甚至连家具饰物都是极少,但是却极为干净,一点都看不出来是不是有人居住。”

    炎龙险些没气的仰倒!

    原本在追查炎破天与水月弯的时候,他就已经想到了,先趁着炎破天来不及回到九王府的时候,将他的老巢给端了,但是现在,这老巢中,却是半点有价值的东西都没有,那么自己不是做了无用功了吗?

    并且,还这么大张旗鼓的跑来抄自己儿子的府上……炎龙似乎已经能够预见朝野之上对自己这般举动会有多少不满以及讨伐的言论。

    炎龙想着要不要自己亲自上去搜查一下!

    “查!一定有机关!”炎龙扭曲着脸,怒喝道。

    但是那名将军,面色更加为难了。

    “陛下……九王府中,哪些房间有暗道,哪些房间有机关,哪些房间是客房、厢房、偏殿、主殿,甚至是九王爷的寝宫,属下都大着胆子派人去搜了……但是……”

    话不用说完,炎龙已经懂得了,整个人险些气的发晕。

    水月弯耳尖微动,借由异能将他们的对话听了个全,噗嗤一笑。

    眼前仿佛出现炎破天的模样,轻扬起的唇角带着邪气,凤目幽暗深邃,坏坏的把自己的老子坑的天旋地转。

    水月弯抿唇笑了笑,悄悄退开。

    那边,炎龙继续抓狂,死死的瞪大眼盯着那几乎把自己缩成一团的将军,盛怒不已。

    炎破天这是在告诉自己,就算是将九王府全部的关窍告诉了你,你也找不到他的所藏之地,因为他的仪仗,从来就不是自己这个皇帝给的,这个九王府,你要的话就拿回去吧!

    自己的这个儿子,还真是好胆!

    炎龙气的脸色发青,但是却毫无办法,先前想好的托词,在被翻了个底朝天的九王府,也仅仅只有半箱金银面前,没有半点用处。

    “来人!九王爷不知去向,恐有危险,全城戒严,一直到找出九王爷为止!”

    就算是不能拿下炎破天,那么将他的所在找出来,秘密下手也是可以的!

    ……

    水月弯回了将军府,先去看了眼波波,不巧的是,水月弯刚刚推门而入,波波就睁着大眼睛看了过来,见是水月弯,一下子就是又哭又笑的,想要下床来,最后扯痛了身上的伤口,嘶嘶有声。

    水月弯赶紧上前,将人按着,随后将被子拉好。

    波波眼泪汪汪:“小姐,奴婢终于又见到你了!”

    水月弯抿唇:“是啊,的确是许久不见了。”说完,从带来的食盒中取出一碗黑乎乎的汤药,递到她的面前,示意她喝下。

    “小姐……这是什么……”

    “伤药。”

    波波不疑有他,皱了皱鼻子,似乎是觉得这药不太好闻,但是在水月弯的注视下,还是接过就干脆的喝完了。

    水月弯几不可见的叹了口气。

    这是伤药没错,但是水月弯原本更想送上来的,是避孕药……

    苏警被人追杀,不小心中了春药,误闯进波波被困的房间,因此也就……但是波波这几日却是没有什么更大一些的反应,让水月弯实在是有些不放心。

    会哭会闹,这倒是没事,发泄出来就好了;但是这安静的像是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太不正常。

    片刻后,波波缓了缓口中的苦味,呆愣了下,垂着头道:

    “小姐,我不怪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