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两百三十二章身份暴露
    水月弯面上闪过一丝惊愕。

    几乎已经很久没有想起来的一张妖媚容颜一下子就是冲进了她的脑海,随后一个激灵,想到了她怀中抱着的那名女子。

    苏警和波波?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苏警发现了被绑走的波波,顺便将她救了回来?

    水月弯瞥了面前这一副乱象,转身欲走。

    但是想走却是没有那么容易。

    几乎就是水月弯抬步想走的一瞬间,另一边就是传来一声唱喏:“陛下驾到!”

    一水国的皇帝,炎龙!!!

    哗啦啦!

    在水月弯双眸骤然森冷下来的时候,周围之人已经是瞬间跪伏了满地,将军府之人僵硬着身子,看着不远处正在转过街角来的明黄色威武仪仗队,膝盖要弯不弯。

    真要跪?但是他们面对着这样一名对忠臣武将下手、忌惮其功勋、心性狠毒的君王,他们要怎么弯下膝盖?

    水月弯眼角一扫,轻声道:“你们先进去。”

    “但是……”

    “好了!快些!皇帝陛下驾临,我将军府自当扫榻相迎!”

    话落,率先踏入将军府的大门,随后那些将士们,在踌躇了一段时间之后,心一横,眼一闭,亦是随着她进入大门!

    随后将军府的大门,轰隆一声在众人见鬼一般的表情之中,关上了!

    关上了!

    那正来的是皇帝啊!是一水国最为尊贵的一位啊!

    将军府的人是破罐子破摔了吗!

    水月弯一进将军府就是往墙边看去,果不其然的发现了那正抱着一名女子,冷着一张俊容的苏警,微微蹙眉。

    “你怎么来了?”

    苏警抿唇不说话,将手中的女子往前递了递,随后一句话都不说的就是要离开,甚至连多看水月弯一眼都没有。

    苏警这样,很不对劲啊!消失了这么久不说,现在还与波波一同出现?

    水月弯双指搭上波波的脉搏,细细听脉,随后便是愕然的看向苏警,丹凤眸中,有着十分的震惊。

    “抱歉,我中了药。”苏警一张妖媚的容颜此刻极度难看,双眸左躲右闪就是不敢看向水月弯,“我偶然间撞上了她……”

    水月弯豁然起身,将被折腾的像只破布娃娃一般的波波交给另一名将士扶着,上前,一双星眸恨恨的瞪着他:“你该死!”

    原本波波被劫走的时候她便担心那帮畜生会不会对她做什么恶心的事情!但是现在他们倒是没有动手,夺走波波清白之身的居然是速进这个混蛋!

    瞪着那张堪称绝美的容颜,水月弯双拳紧握,差点没忍不住用异能拍死他!

    要知道,波波对苏警本来就有些情愫,现在失身与他,那么一颗心还不是吊死在他身上了!

    但是看苏警的模样,这混账明显是不想负责!

    水月弯默念了几遍清心咒,结果还是一拳就轰了上去!

    “混账!”

    “水月弯,我……”

    “闭嘴!这事情,等波波醒来你自己跟她说。”水月弯挥挥手,冷怒道,“虽然你在某种程度上将人救了回来,但是功不抵过。”

    一旁将士们虽然不清楚这确切的前因后果,但是从这寥寥数语之中却可以差不多猜到,这长相跟女人一样娇媚的男人,是将他们的波波丫头给欺负了啊!

    这事情,还能忍吗!

    顿时间,一帮将士你扯我我扯你,拳头腿脚像是流星一般的往苏警身上招呼,下下到肉!

    水月弯叮嘱着将昏迷的波波抬到里头去,冷眼看着苏警被围攻也不打算还手。

    外头有人叫门,听声音像是个纯正的太监。

    那尖细的嗓门伴着门上的搭环被人敲响,顿时间,那边打架的人就停下来了。

    看着那道黑袍背影,突然有人像是做梦一般的喃喃道:“你们有没有听见,刚刚这小子叫小神医什么来着?”

    “什么啊!我没听见。”

    “好像是……水月弯……”

    “……那不就是小……小小姐?”

    一旁,水老鬼心里一个咯噔,暗戳戳的看向那全部注意力都是被那敲门声吸引走的水月弯,狠狠搓了搓自己的脸。

    这下子好了,小小姐的身份要暴露了哈!

    敲门声越来越响,出人意料之外的很有耐心,水月弯双眸渐渐沉下来。

    炎龙这时候出来,难道是知道自己在此地吗?

    但是怎么可能,有熹妃娘娘帮忙,长久了不说,现在应该是绝对安全!

    倒是九王府。要去九王府的话,也要经过将军府前门这条路,这个可能性还更大一些。

    正在水月弯沉思的时候,后头突然感到有人靠近,她狐疑的转头,正正的就对上一双微微红润的老眼,呆了呆,有些担忧的问道:“您怎么了?”

    安老将军:“……”不说话,只拿着那双溢着老泪的双眸盯着水月弯看,双手都是有点颤抖。

    水月弯虎躯一震。

    看看四周,几乎每个人都是跟老将军一样的样子,水老鬼眼中还多了些欣慰之色,雷欧眸光有些复杂,但是无一例外的都有些泪意。

    “怎,怎么了吗?”水月弯摸了摸下巴,自己好像没有露脸啊,这一个个的怎么都是见到亲人的样子?

    “弯弯啊!我的外孙女啊!”老将军终于是回过神来,一把将水月弯扯进怀中,嚎啕大哭。

    军人轻易不哭,但是一哭,就必然是战事大胜,心中极大感怀。

    水月弯看见在众人包围之下,苏警悄摸摸的往后退,随后呲溜一声就是不知道钻到哪里去了!

    水月弯:“……”几乎是马上就想起来了苏警叫自己名字的时候!

    自己居然还傻傻的应下来了!

    看着抱着自己哭的稀里哗啦的老人,再看看周围那一帮铁血汉子也是红着眼睛,又笑又跳的样子,无奈的拉下兜帽,欺霜赛雪的绝美容颜一下子暴露在空气中,轻声唤道:

    “外公。”

    闻言,那老小孩似的老人家哭的更加起劲了:“都到了家门口了,居然还隐瞒身份!真是该打!”

    水月弯默默的囧了。早知道您会哭成这样,她怕是还要再隐瞒一段时间,况且现在也不是叙述离别之情的时候啊!

    水月弯拍了拍外公的肩膀,像是哄孩子一般的道:“外公,现在还有不速之客在外头呢,还是先处理眼前的这些麻烦事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