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两百三十一章闭嘴听我说
    波波!

    怎么可能!

    不仅仅是在场的将士们惊讶了,门内的水果儿也是张大了嘴,兜帽下,水月弯暗暗皱眉,第一个反应马上就是不信。

    不止是水月弯不信,那将士们也是一个接一个的怒吼出声,不可能三个字,荡漾在将军府上空。

    “在下可是没有亲耳听见,不知道那个叫做波波的姑娘,现在在何处?在下想要与她当面对质。”

    她现在是江湖神医,自然要用江湖的办法,不然,谁知道会不会穿帮。

    “哈哈哈哈!想见她吗,是不是也想尝尝这个女人的味道啊?要是说起来,这个女人的身子还真不像是一个丫鬟的身子,那滑的啊……啊!”

    只是她一句话还没有说完,水月弯丹凤眸瞳孔一缩,随后脚下一点就像是瞬移一般的来到了他的身边,柔弱的小手分明看上去纤细又白皙,但是掐着那人颈项的力道却像是铁钳一般,那说话的人已经在翻白眼了!

    “你说什么!你把波波怎么了!”水月弯小手上爆出了细小的青筋,死死的咬着牙,眸中的怒火几乎要将他烧灼成灰烬。

    波波!

    她当做妹妹看待的人!难道被这群人渣给……

    水月弯一掌!狠狠的轰上了那人的胸膛,当场就是将人给打的倒飞出去,擦出了一道长长的痕迹,一路鲜血直喷,眼看就是不活了!

    水月弯又是一手抓起另一人,一手极快的抽了他腰间的佩剑,狠厉的直接横在了他的脖颈间,声音寒戾如同地狱勾魂:

    “说!不然,我让你死的比他还要惨!”

    那人看着他们的头连一个反击的机会都没有就是直接被打得半死,吞了吞口水,抖得像是筛糠一般,却是连一个摇头的动作都是做不出来,眼中满是恐慌之色。

    “不,我不知道,那个女人的下落,只有他一个人知道。”

    “谁!”

    “就是,刚刚被你打飞这个……我什么都说了,你不要杀我啊!”那人尖叫出声,一下子水月弯就闻到了一股尿臊味,顿时嫌恶的皱了皱眉。

    水月弯看着不远处躺着的男人,也不知道死了没有,从怀中掏出了个什么,递给一旁的将士,示意喂给那个男人服下。

    于是那个男人在之后,又被灌了一肚子的水和粉末。

    但是实在是神奇,就在这粉末灌下肚之后,这男人居然吐了几口血,然后就像是没事人一样的站了起来,面色有些诡异的红润,还有对水月弯深深的忌惮。

    “说吗?”水月弯右手探出,打了个旋儿,淡淡的问,“我是江湖之人,武林与朝堂,从来就是井水不犯河水,你可千万不要成为这两者间的罪人才好。”

    这少年说的一点都没错。

    吃瓜群众也懂得,所以已经是有人在窃窃私语了。

    “本来就不是有多大的事情,还是他们先上门挑衅的呢!现在人家想要一个说法,他们还拿乔?”

    “谁说不是呢,要是真的掀起了武林血战,只怕我们的日自也不好过啊!”

    “就是啊!直接说了好了!”

    水月弯似笑非笑:“在下不介意将你们全部杀死的。”

    那男人有点慌,看着上头将军府的牌匾,瞬间好像福至心灵一样,大吼出声:“你是将军府的人!是不是将,军府的人叫你这么做的!安斯那个老匹夫不是跟武林有勾结!好啊!果然是居心不良!”

    水月弯呵呵冷笑:“我倒是奇怪了!你们皇室众人养的都是什么样的人?这种走狗都要,是不是也太重量不重质了?”

    “老将军不过就是热心肠的救了我这个将死之人一命,结果就被你们冠上了这样的罪名,真是叫我大开眼界!”

    那男人咬着牙,似乎是想再找将军府有什么把柄。

    “也不知道你们是从哪里听来的。安斯安老将军即便是双目失明,见了我受伤闯入的时候都是吩咐兄弟们将我救起来,硬生生的将在下一条贱命给抢了回来,到了你们这里就是有勾结,想谋反?”

    “这谋反的罪名是不是扣得太容易了些?要是这样子都是谋反的话,那么安老将军年轻之时在边疆驻守了数十年,护了一水数十年!这般滔天功绩,竟然由得你这等小人乱泼脏水?真是世人日下!寒了忠良的心肝!”

    水月弯说了很多,不知道在场之人有没有听进去,但是至少,现场现在变得极为安静。

    但是她还没有说完。

    水月弯明灵的双眸在越聚越多的人群身上划过,黑袍猎猎,骄阳已经偏了西,将她笼罩在夕阳的昏暗中。

    “安大将军家的大小姐,在下却是认得的,并且认了其为姐姐,她是什么样的人,在下再清楚不过!什么勾引?毒打?呵呵,不好意思,在下看到的事实却是完全相反!青梅竹马?哦,或许是吧,但是这青梅竹马可是烂青梅,坏竹马呢!”

    “据在下所知,那丞相府的二小姐水月弯,排行仅仅是第二是吧?而那侍郎府的,丞相大人的所谓青梅竹马,可是在安大小姐之后才进门的,但是他们的孩子可是比安大小姐这个正妻诞下来的嫡女还要大上数月呢!”

    “这怎么看,都是有些不对吧?还有那小妾进门的时候……哦不好意思,就是大家口中那可怜的青梅竹马,可是将安大小姐给害得已经逝去了!死者已矣,还望大家留点口德!”

    水月弯气怒啊!讲话都是有些阴阳怪气了,但是这也是被众人当成了义愤填膺一般的怒火,但是谁又能想得到,那一位安大小姐,就是面前这黑袍人的娘亲呢?

    那姐姐的说辞,也只不过就是给了自己一个阐述事实的身份罢了,当年发生了什么,没有人比她更清楚!

    其实只要丞相府之人来一个,或者侍郎府之人来一个,水月弯都不会说的这么顺畅,但是谁叫炎龙已经将所有与水月弯有关的地方都控制起来了呢?

    无形之中帮了水月弯一个大忙!

    正在水月弯深深吸了一口气安抚自己心中波荡的情绪的时候,眼角却是突然瞥见一处墙根,露出来的半张容颜,怀中还抱着一名女子,一个闪身之下,就是跃进了将军府,顿时一阵骚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