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两百三十章拿牙齿涮肉
    有骨头吃就快闭嘴吧!

    这少年……是这个意思吧?

    少年身影清润又耐听,像是美酒一般叫人陶醉,但是谁都无法忽视这声音之中的森冷还有身上层层压迫的寒气,就好像这少年不是籍籍无名之辈,而是哪一个大家族的尊贵的少爷。

    这气势这个东西,真的是很玄幻的东西。

    太子,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但是这身上的气势,却是比之闲云野鹤的七王爷都是差得远。

    九王爷远离朝政,但是手染鲜血,非但没有那等噬杀之气,反而沉淀成了一种凌厉的杀伐锐气,一般人,受不住。

    但是面前的少年,甚至身量还没有他身边的那些将士高,但是这通身的气质与气息,却是将别人的眼神全部都吸取在他的身上,赞叹不已。

    这么想着,那帮人中的领头眸光微闪,厉声问道:“你是谁?这是将军府的事情,闲事勿管!”

    水月弯纤长手指抚上下巴,微微仰着头,红唇以及一段光洁下巴延伸出来,美得惊心动魄。

    那人犀利的双眸看见了少年喉咙上那突出的喉结,想了想,还是打消了这少年会不会就是水月弯的念头。

    即便是有点手段,但是这喉结,怎么也不可能仿制出来吧?

    水月弯轻启唇瓣,手指朝着地上一指,却是并没有回答他的话,反而是再度冷声道:“凉了。”

    那领头之人:“……”

    这少年就是来装傻的是不是?

    “本将军警告你,闲事莫管!”听这自称,那上门来挑事的,居然也混了个将军的头衔。

    身后,雷欧上来低声在其耳边道:“这是老将军军中的前任都尉,现在,是皇帝的走狗。”

    哦,叛变者吗?现在回来主家面前耀武扬威了?

    水月弯寒眸更加冰封,但是因为在兜帽之下,难以发现,小手拿出一个药瓶,掀开瓶盖,在空气之中晃了晃。

    “好了,准备了这么大的一顿大餐,要是就这么浪费的话,就算是皇帝陛下想来也是不会允许。”水月弯的声音扬得有些高,莫名的就带出了些邪,她拍拍手,笑道,“来人,喂贵客,免得说我将军府招待不周。”

    将军府之人,没有丝毫迟疑的就是冲了上来,似乎那帮人手中明晃晃的刀剑都是假的一般,又好像孤注一掷。

    小神医都说了,那么就喂!

    让这帮人嘴欠,狗皇帝难道没有给他们吃够狗粮?

    那帮人就这么呆呆的看着水月弯一系列的动作,像是没反应过来一样,直到她声音落下,将军府之人摩拳擦掌的直接冲上来,他们才回过神来。

    但是刚想要躲,他们却是惊骇的发现,自己居然完全动不了了!

    这是怎么回事!

    眼睁睁的看着那帮将士像是猛虎下山一般的冲出将军府,直逼着他们而来的样子,那帮人吓得脸都白了几分。

    “放肆!你们这是在做什么!就不怕陛下治你们的罪吗!”其中有一人声嘶力竭的吼道。

    将军府之人闻言,没有停下手上的动作,因为他们知道,小神医绝对会将怼的他们哑口无言。

    “就是因为怕陛下治罪啊!”那黑袍之下的娇躯微微动了动,似乎是其中的人漫不经心的将手交叉在袖袍中,冷眼看着他们。

    听水月弯这么说,那人冷笑了笑。

    “既然知道,那还不马上将我等放开!在好好的跪下道歉!不然,就休怪我们将事实上报陛下了!”

    “抱歉,想来你是误会了。”水月弯冷冷道,“身为陛下,自当是知道民间疾苦的,这肉骨头,是我为各位准备的大餐,绝对不能就这么浪费了,正因为是这般浪费了,陛下才会盛怒!”

    “当今陛下将大义放在先头,百姓至上,要说是浪费粮食,陛下绝对是第一个反对的!到了那个时候,在下即便是有几条性命,都是无法承受那般的天子之怒。”

    “但是却不知道为什么,诸位似乎有些排斥的样子。”水月弯微微蹙眉,顿了顿,“那么就只好我将军府之人亲自动手了,这可是件大好事啊!诸位难道不是这么想的吗?”

    水月弯微笑着,似乎在征求周围吃瓜群众的意见。

    然而吃瓜群众面面相觑,保持了沉默,就算是其中混有的几个明显是来闹事的,也是急的抓耳挠腮,一点办法都没有。

    这少年说的和做的,明明就是有点不恰当的……但是为什么他们听的这么有道理呢?仔细想想,还真的是这个样子。

    不但显示出了将军府的人道主义,还将当今皇上不着痕迹的夸了一通,还这么关心民生百态,百姓疾苦……

    这将军府,好像根本不是先前传闻的这样啊!

    底下那帮人被水月弯的药禁锢住了身子,动也动不了,只能在嘴上骂一些难听的话,但是很快的,就被一根根塞进嘴里的大肉骨头给堵住了嘴!

    将军府的将士们那叫一个解气啊!他们拼命的将大骨头往那帮人的喉咙里捅,似乎是嫌弃他们嘴巴长得不够大似的,一人拿着骨头,另一人掰着嘴,死命的将骨头当牙刷似的往他嘴里刮!

    那骨头上黏连的碎肉就像是被绞肉机绞下来了似的,一点一点的将那嘴巴给填满了,但是嚼又嚼不了,吞又吞不下,口水混合着碎肉,还有坏心的将士将那骨头直接往他牙齿上磕!

    那声儿清脆的,简直就像是架子鼓一样的悦耳!

    恶心就不说了,但是这恶趣味却是足足的。

    “在下啊,一直都是很奇怪,先前你们在外头嚷嚷的事情,到底是听谁说的?”水月弯把玩着自己圆润粉红的手指,声线却是渐渐的变得寒冷了起来,“逝者已逝,你们这般在背后颠倒黑白,难道就不怕遭天谴吗?”。

    将军府将士们面上皆是有着怒气,折腾人更加的不留情。

    “这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又不是我们说的,是一个叫波波的女人说的,她还说,她从小就伺候将军府的大小姐,她是个什么样的人她一清二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