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两百二十七章他说不用担心
    但是有碧溪带领着,还有皓月轩的手令,那帮侍卫倒是不敢多有盘算,再加上水月弯那扮演的小太监实在使太像了,所以倒是真的没有人怀疑。

    另外水月弯还发现,似乎那帮侍卫在听到熹妃的名头的时候,皆是有些惊诧以及忌惮,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

    出来的异常的顺利。

    因为之前的造反之言,这宴会早就已经是开不下去了,那帮夫人小姐们,还有插手不到国家中心事务的小官员们,也已经出了皇宫,在各自的家中等消息了,皆是有些惶然。

    如果她记得没错的话,将军府水老鬼似乎也是来凑了凑热闹,只是不知道现在有没有回来。

    果然还是先去将军府看看比较保险。

    打好了主意,水月弯挥别了颇有些不舍的碧溪姐姐,看了眼自己身上扎眼骚气的太监服,加快脚步,先去一家成衣店搞了一身斗篷的行头,确认将自己的身份遮掩的看不出破绽之后,这才走了小路,往将军府直直而去。

    只是越靠近将军府,水月弯心中的不安之感越浓,到了最后,在将军府转角的那条街道上,险而又险的避开了一对巡逻的士兵。

    兜帽之下,冰冷的双眸带着寒气,注视这几乎把将军府整个封闭起来的数十人小军队,双瞳微微眯了眯。

    这小军队看上去只有数十个人,但是却个个眼神犀利,手中握剑或者拿刀的姿势也是极为专业的,不论是有任何人从任何角度发动攻击,都是可以以最快的速度做出反击,这个且不谈,他们的站位也是很有些玄机。

    要不是水月弯闪躲的快,现在已经是被发现了。

    水月弯瞥了眼一名警觉的往这边走的士兵,脚下一跺,身形已经是如鸿雁一般的飞起,稳步落入将军府内,因为没有过多遮掩行迹,下一刻,已经是有将军府之人发现了这闯进来的人,训练有素的围拢了过来。

    水月弯站直身子,瞟了一眼,眼尖的看见了其中的雷欧。

    伸出爪子,挥了挥,上面勾着一块令牌,龙飞凤舞霸道至极的九字镌刻其上,表示了她的身份。

    “是小神医回来了!”

    小神医回来了!

    这消息就像是长了翅膀一样,一瞬间就是在整个将军府飞遍了,而将军府的将士们,对这名不但救了他们将军而且还教了他们合击战阵的小少年,可谓是有十分的好奇与感激,现在这将军府,简直就是陷入了一片温热的海洋,一双双泛着狂热的眸子亮晶晶的盯着她,叫水月弯脚下不稳的退了几步。

    正在水月弯犯囧的被一帮五大三粗的汉子围着的时候,那边,水月弯只听到一声苍老却中气十足的喝声,登时就是眼睛一亮。

    一句外公就是要直接叫出口了。

    “崽子们!这么围着做什么?还不快点操练去!是不是想挨揍?”

    要说这安大将军当初也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滚刀肉性子,看谁不爽了当街就是能骂的那一种,先前因为双目失明,就像是猛虎收起爪牙,垂垂老矣看的人辛酸;但是现在双眼又是能够看得见了,身心舒畅的同时,那年轻时候的风范也是不输半分。

    被老将军这么一吼,将士们都是苦着脸哀嚎一声,但是一面又是极快的退开了,将娇小的水月弯给露了出来。

    水月弯怔怔的看着大步走来精神矍铄的老人,第一时间就是将视线看向了那双眼睛,果然是没有了先前的暗红,好得不得了,登时那双美艳的丹凤眸就是微微的红了。

    她走上前几步,行了个晚辈见长辈的礼节,随后就是轻声问道:“老将军,许久不见,可还安好?”

    少年声音稳健,清朗,雌雄莫辩,出于对自身情绪的强大控制能力下,即便是老将军这活成了精的,都是没有听出她声音之中微微的颤抖。

    老将军爽朗的大笑:“好!老夫我好得不得了!都是亏了你这个小子啊!”

    老将军是真的开心啊!

    还以为自己只能瞎着一双眼睛苟且窝囊的过完这一辈子,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有这名神秘的小神医治好了自己的双眼,还有现在将军府越加朝气,越加蓬勃的劲头,听雷欧说,都是这小少年的功劳!

    要不是九王爷极力反对,他倒真是想与这少年结拜成忘年之交啊!

    但是这个念头基本上是要完全搁浅了,因为要是水月弯知道了的话,只怕也是要毫不犹豫的找借口推辞掉。

    跟外公结拜成忘年之交?

    怎么想都怪怪的。

    水月弯见到老将军安好就行,随后微微降低了声调,低声道:“老将军,门口的那队士兵?”

    闻言老将军的脸也是黑了黑,重重的一哼道:“还不是那个皇帝的杰作!”

    果然吗。水月弯双眸一沉,心头冷笑。

    现在自己的双重身份都是暴露了,所以将军府变成了这样,那么丞相府想来也是这样,九王府会好一点,但是架不住暗中的眼线会盯着,一有什么异动,炎龙那边会极快的做出反应。

    自己恢复真实身份寸步难行的话,要不要就以现在这个神医的身份,先暂时运作一下?

    但是好像会将将军府也牵扯进来的样子,别的可以不在意,但是自己的外公就不能不考虑了。

    “小公子,你可是有什么难处?”老将军虽然看不见她的表情,但是似乎能够感受到她在顾及什么,所以直接问了。

    水月弯一怔,犹豫着点了点头,清透的视线透过兜帽,看向老将军,像是打着商量道:“九王府有难,不知道老将军……”

    闻言,老将军没有半点犹豫就懂了她的意思:“事情我听水老鬼说了,九王爷有难,老夫本来就应该倾力相助。”

    说完这话,老将军又是无奈的挥挥手:“但是九王爷却传话来说不用担心,他自有办法,叫老夫不要插手。”

    水月弯一怔,然后就是磨了磨牙。

    没事?不用担心?

    现在到底是谁身陷囹圄啊!倒是显得她皇帝不急急太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