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两百二十五章炎破天你个混球
    水月弯想道歉来着的,但是她还没有开口,就已经是被打断了。

    熹妃娘娘幽幽的抬起那张年轻的脸,瞅了一眼尴尬的水月弯,嗔道:“这是我这里最珍贵的花。”

    额。

    没有大怒?

    水月弯奇了,突然响起自己现在还是个小太监来着的,想了半天,她意识到一件事情,一般情况下,像她这样的小太监,见到这样的娘娘主子,是不是要行跪拜之礼?

    但是现在这个时机,未免有点尴尬了,尤其还是在自己刚刚毁坏了人家心爱的花朵的时候。

    水月弯憋了半天,憋出来一句话:“娘,娘娘好兴致……啊哈哈哈……”

    她打了个哈哈,面色有点发窘。

    面前暂时没有人说话,水月弯脚步微移,将自己挡在了一株正开的旺盛的紫藤萝花架下,也亏得这一躲,她这才注意到,这皓月轩之内,几乎是一片花海,什么颜色的都有,排布亦是极为整齐,就像是彩虹一般,浓淡相宜,色彩融合间极有见解,令人赏心悦目。

    “怕什么,我又不会吃人。”熹妃娘娘放在手中的小壶,那双黑白分明的凤目带着笑,淡淡的瞥向她。

    水月弯抿唇,道了一句:“奴才惶恐。”

    “奴什么才?你不是我的儿媳妇吗?”熹妃娘娘噗嗤一笑,嗔怪的看着她道,说出来的话,叫水月弯差点没将紫藤花架给踹翻。

    看来,熹妃娘娘是知道自己的女子之身的。

    正这么想着,却是又听娘娘笑道,“便是断袖,只要我儿喜欢,那香火什么的,过继一个来就是了。”

    嘎?

    水月弯瞪大眼睛,几乎哭笑不得的看着那手中不知何时重新换上一把小剪子正在修剪花枝的神仙娘娘,暗暗腹诽。

    看来,那小姐姐只知道其一,不知道其二啊!

    也对,自己之前以女身出现的时候,遇到的那些事情,定然是不会宣扬出去的;而后男子之身出现的时候,还为熹妃娘娘说了几句话,后来的被迫暴露女子之身的时候,炎龙也定然会封锁消息。

    所以只要不是亲眼见过自己身着男装并且没戴面纱的模样,应当还以为自己是个男子。

    话说回来这熹妃娘娘心也太大了吧!

    自己的儿子真的要是弯了,她这个当娘的不着急不愤怒?

    水月弯好奇的从紫藤花架之下转出来,迎上熹妃娘娘含笑的眼眸,只觉得亲切无比。

    炎略天的性格好像跟熹妃娘娘比较像,皆是单纯善良的;但是炎破天那个嚣张腹黑的别扭性子是怎么回事?

    变异了?

    水月弯正在摸着下巴琢磨期间,熹妃娘娘已经修剪完了花枝,随后又轻轻弯腰,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一套茶具,冲水月弯眨眨眼,微笑道:“好孩子,陪我喝一杯。”

    能拒绝吗?

    水月弯默默的走过去,默默的坐下来,默默的注视着仙子姐姐好像是跳手指舞一般的烫杯、点茶、抹茶、倒茶,还没回过神来的时候,一杯芳香四溢的茶水已经是递到了她的面前。

    “尝尝?”

    水月弯机械一般的接过,条件反射的抽了抽鼻尖,看其中有没有混入什么奇怪的东西。

    皓月轩奇怪,皓月轩的主人也奇怪……话还没说上几句,怎么就突然间变成了这般饮茶话谈的模样了?

    自己原本想的刁难不满还有警告不满哪去了?

    “听说你在之前将大殿搅的天翻地覆?”仙子姐姐浮了浮其上的茶叶末,颇有些好奇的问道。

    噗!

    水月弯庆幸自己不喜喝热茶,那茶水还没有入口,不然怕是要连呼带喘的直接喷出来!

    水月弯放下茶杯,震惊不已。

    熹妃娘娘居然知道?

    居然知道!

    那不是说,自己的女子身份,她也是知道的吗?

    那还冒出来一个断袖做什么?

    水月弯偷眼看向熹妃娘娘,没有错漏她眼底的那一丝戏谑。

    “在我这里,你只是一个颇得我心的小太监罢了,既不是男子,也不是女子哦!”见她这样,熹妃娘娘竖起一根指头,放在自己唇间,示意保密。

    “多谢娘娘。”

    没有意外的话,应该是有人同她说过了自己的事情,而这人选,除了炎破天或者炎略天,压根就不做第三人之想。

    应当是炎破天的可能性大一些。

    “这个皇家啊,出的都是心性凉薄之人。”熹妃娘娘纤纤玉手弹了弹瓷白的茶杯,发出清脆的声音,深邃美丽的眸子看向已经渐渐去了暑气,有些凉风习习的天空,旷目悠远。

    水月弯在一旁,无法回答。

    “但是即便是这样子的皇室,也还是有热血之人的。”熹妃娘娘转头,纯纯一笑。

    “破天。”水月弯毫不迟疑,立马道。

    这一次却是换了熹妃一怔,随后就是抿唇笑道,双瞳不知道含了什么意味的看着她,但是水月弯却觉得,这位仙子姐姐总有些吃醋的感觉。

    是感觉错了吗?

    但是熹妃娘娘下一句话告诉她,自己可怕的第六感并没有出现错误。

    “那个孩子,这两个字可是连我都不能喊的。”熹妃娘娘看着女子在热气笼罩下显得有些朦胧的脸,幽幽的道。

    “老九他独立,好强,性子又别扭,从弱冠的时候,就已经不要我的照顾了,在略天出生之后,甚至连弟弟也是照顾的极好。”

    水月弯神游太虚的想,这绝对就是炎略天兄控的原因没跑了!

    “完全不要我插一点手,完全不需要我操一点心,导致我现在只能养养花来打发时间。”说到这里,熹妃娘娘居然是有些浅浅的哀怨。

    儿子太出色也是错啊!

    水月弯颇有些尴尬:“……”

    熹妃娘娘深吸一口气:“不过,总归是不需要操心的好。”

    水月弯点点头。

    “哦对了,之前老九给我说,给我找了个儿媳妇,并且那姑娘已经是有了他的骨肉了。”熹妃娘娘说着说着又是有些疑惑,“但是我好歹也是过来人,有没有孕相我还是看得出来的,这个暂且不说……”

    “你分明还是一个……少女啊!”

    水月弯听到最后,简直是嘴角抽搐,目瞪口呆!

    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炎破天,你这个混球哈哈哈,咱们的九王爷大大惹媳妇生气了!小皮鞭伺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