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两百二十四章丑媳妇见婆婆
    哪家的娘娘?

    水月弯蹙着眉头,这个皇宫中,现在的这般情况下,还有后妃敢跟炎龙唱反调,帮助她?

    还是说,只是想知道自己是不是有利用价值,将自己绑了之后去讨好炎龙?

    那宫女丢下这么一句话之后,就是自顾自的走了,丝毫也没管水月弯会不会跟上来,或者说十分笃定水月弯会跟上来所以走的半点犹豫都是不会有。

    不过,这种“请”的方式,却没有让她感受到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她并不排斥。

    水月弯吃软不吃硬,她自己也承认。

    眼看着那宫女已经不急不缓的绕着宫殿离开了,水月弯蹙着眉,眼疾手快的打晕了一个刚要转到这个角落不只是解手还是什么的小太监,扒了他一身太监服,自个儿穿上了,这才施施然的追上那小宫女。

    水月弯眼珠子一转,玩心大起,快步上前,一下子就是揽住了那宫女颇显得有些瘦削的香肩,手指上前一抬,喉结微动,醇厚的少年声音就是出了口中,听上去清朗纯粹,清冷不凡。

    “小美女,咱们这是要去哪里?”少年眼角斜飞,眉梢微挑,哥两好的搭着宫女的肩头,眼波流转间,使得宫女的娇嫩耳尖红了红。

    被这么一名美少年这般亲密的搭着肩膀,就算是她再自律再冷血,也有些心神荡漾了。

    “你,你快松手!这么这般孟浪?”那宫女四下望了望,微微挣扎了下,但是那猫咪一般的力气,却是连水月弯的一根手指都没有扯动。

    水月弯笑笑,也学着那宫女的样子,四下的看了看,回头耸了耸肩,欠揍的明知故问。

    “小姐姐,你在看什么呢!”

    这少年真会说话!

    自己的年纪可是有二十多岁了,都算得上是个老女人了,但是这少年不过二八之龄,却叫自己一声小姐姐?

    难怪自家娘娘都是喜欢这少年,还叫自己冒着风险特地来请呢!

    想必也有因为这少年之前在大殿之上为娘娘解围的原因吧!

    “小姐姐,你家娘娘是谁?”

    宫女双目依旧是直视前方,虽然心中有不忍,但是还是把水月弯那只胳膊从自己肩上扫了下去。

    “原本这问题,你是不该问的。”宫女叹口气,随后又是道:“但是娘娘宽宏大量,叮嘱奴婢一定要将你带过去。”

    “奴婢若是不说的话,你应该也不会跟来了吧?”

    水月弯讪笑两声,摊摊手,表示小姐姐说的很对。

    那宫女面上表现出果然如此的神情。

    “娘娘封号为熹。”

    熹……熹!

    “熹妃?!”水月弯惊骇失声,直接就是吼了出来,险些将小姐姐吓得一大跳!

    “怎么了吗?”那宫女十分惊讶,还有些被吓到的原因,面色有些苍白。

    自家娘娘向来都是温柔贤淑,从来不亏待他们这些宫女的,这少年为什么会这般恐惧?

    嗯,看上去好像还有些纠结的样子。

    水月弯额角划下一道黑线,抬手间将它抹去,心中窝草了两声,脚步也是缓缓的停下来了,看这样子,似乎还有些想要掉头就跑的感觉,倒是有几分窝囊。

    熹妃娘娘是谁?

    她是炎破天的生身母亲,睿智大方,虽然两母子不怎么见面,但是水月弯知道炎破天也是对其多有敬重。

    难道熹妃娘娘知道自己的存在?

    还是说,听说了自己的儿子被一个“男宠”给迷住的流言,来给自己一个警告,顺便打压自己一下?

    不管怎么说,还真是有点紧张呢!

    水月弯微微垂着眸,纤细指尖绕着太监服一角,唇角漾着若有若无的笑意。

    那宫女没有再管她,只是带着她,拒绝再说一句话,很快的,就是到了一座宫殿之前。

    “皓月轩……”水月弯仰头,看着这并不以什么什么殿为结尾的特殊宫殿,抿了抿唇。

    “公子,奴婢就只能带你到这里了。”那宫女抬手一引,自己就是躬身退下,同时那扇大门缓缓打开。

    皓月轩,名字确实极为清幽而雅致,想来是熹妃娘娘后来改的,水月弯眸光一转,跨门而入。

    入目之处,有一名宫装女子亭亭而立,发间简简单单一支金步摇,不施粉黛,却是姿容绝世,手中正执着一个小壶,颇有些闲情逸致的浇花。

    花美人更美啊!

    水月弯暗暗的赞叹一句,脚步轻轻的上前,端详着一朵开的正好的苏茶花,一身太监服看上去十分的滑稽。

    “嗯,这朵花不错。”

    “诶,那一朵也不错!”

    “哇!,这是什么!鸣翠吗?”

    水月弯一边赏花,一边啧啧赞叹,简直就像是一个没有出过门的傻狍子一般,看什么都好奇,幼白指尖划过那粉艳娇嫩的花朵,水月弯微微抬头,似是不在意一样,抬头往熹妃娘娘那里看了一眼,顿时双眸就是夸张的一亮。

    “哇!这又是哪朵花?居然是比之前的更加美艳上几分!是在是太美了!”水月弯似是呆怔一般的看着熹妃依旧年轻,不见丝毫岁月痕迹的面容,毫不脸红的夸道。

    要说怎么是生下炎破天那个妖孽的女子呢,即便是现在快奔三了,那张脸依旧是清透润滑,水月弯凑得近,还能看见那面庞之上,天光照耀下隐隐的容貌,细腻的连个毛孔都看不见。

    都是基因强大啊!

    熹妃没看一眼她,美艳的唇角却是掀起一丝笑意。

    水月弯一眼瞥见,心下微怔。

    这熹妃,是知道自己女子身份,还是不知道呢?

    自己要不要说出来?

    水月弯心中想着事儿呢,于是一不小心,抚着花瓣儿的手,就用力了那么一些些,结果那看起来极是好看娇妍的花朵便是被扯下来一片花瓣!

    那花儿也不知是什么金贵的品种,就这么一片花瓣掉了,剩下的那四片花瓣,居然也是扑簌簌的接二连三的掉了下来!

    这是你既赴黄泉,我也绝不独活的节奏吗?

    水月弯拿着那片花瓣,一脸懵逼。

    额滴神呐!

    刚见熹妃就毁掉了人家一盆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