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两百二十三章教育熊孩子
    这一点其实也是水月弯最担心的地方,刚开始她不愿意接触靠近炎破天,为的就是这个;但是后来,决定了是他之后,这些难道还重要?

    就算是不行,她也会将它变成行!

    她漫不经心的道:“这个似乎不关你的事吧?”

    炎略天一哽,撇了撇嘴。

    简直就是个孩子,水月弯这么想着,说什么做什么都是由着自己的性子来,跟炎破天倒是有点相似之处。

    但是破天更加腹黑霸道一些。

    “你哥哥在外头被人诬陷,你倒是好,还躲在这里?”水月弯想着,也就不再气之前炎略天的无礼。

    炎略天摇摇头别扭道:“是哥哥叫我保护你的。”

    “你?会武?还保护我?”水月弯表示不信。

    炎破天却是歪着头,一只手如初见之时一样,扶着额头满脸的不解:“我本来就会啊!哥哥教的!”

    水月弯:“……”

    有没有搞错!

    她突然想起之前遇到炎破天的那个假山,他将自己带走的时候,那轻功;还有之前自己扣住他脉门的时候,那下意识的挣开反应,还有落入暗道之时,突然之下还能腾只手出来保护自己!

    是了,炎破天怎么会允许自己的弟弟半点武功都不会?那不是明明白白的告诉人家他的弱点吗?

    这也就是说,炎略天不仅会武,而且还很强!

    那她之前为了保护炎破天还将自己的异能给暴露了出来!

    水月弯气急败坏:“你不早说!”

    炎略天摊手,十分无辜:“你没问。”

    泥煤,他还有理了!

    水月弯狠狠的踹了他一脚,放弃争辩,低吼道:“带路!我要出去!”

    在这一点上,炎略天完全表现出了一个好弟弟的属性,严格遵从哥哥的嘱咐。

    “不可以!要等哥哥来找!”

    水月弯简直想一个巴掌将这个大孩子劈晕!

    “你是不是从没有喜欢的女孩子?”水月弯按捺下心中的担忧之感,冷静下来,那双黑白分明的眸子看着炎破天,企图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炎略天怔怔,想了想,缓缓摇头。

    “喜欢一个人,当她有危险的时候,身体比理智会先做出反应。”水月弯正色道,满意的看到炎略天的面色变了变。

    “炎破天现在有难,我很担心,你这样阻拦着我,叫我很困扰。”

    看着炎略天的面色越发变得难以捉摸了起来,水月弯居然是有着一种孺子可教的成就感。

    他既然没有经历过他这些,那么在面对这样的事情的时候,便需要有人来教导他什么时候才要做出选择,做出什么样的选择。

    身为长辈,做这些是应当的吧?

    “脑子空空的,只知道她不能受伤……”炎略天不知道为什么精神有些恍惚,呢喃道。

    水月弯眼睛一亮,继续循循善诱:“没错,就是这种感觉!”

    “为什么?”炎略天傻傻的反问,眨了眨星眸,那只放在额上的手搁在了下巴上,“哥哥,对你,会这样?”

    这是什么问题?

    但是既然他问了,那就得回答,水月弯微微低头,声如蚊蝇:“应当会吧。”

    “应当?”

    有时候水月弯发现,这死小孩刨根问底实在是让人应对无能。

    “别废话,快带路!”

    她就是作死,好好的跟炎略天这么一个纯的跟张纸似的谈这些做什么,回头要是将他带歪了,自己可就罪过了。

    炎略天:“……”

    见他有点傻气,呆呆的,水月弯小手伸出,在他眼前晃了晃,片刻后摇了摇头,就欲从他身边走过。

    没关系,她自己找路。

    既然是炎破天叫他将自己放在这里的话,那么这里应当是没有什么机关的。

    这一次,炎略天倒是没有拦着,只背对着她站在那里,像是化成了一尊思考的雕像,高大的身躯隐隐有些僵硬。

    ……

    这片地宫,不知道有多大,不知道通到哪里,水月弯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与自己猜想的一样,只要走错的话,就只会遇到一堵完全没有任何机关暗门的墙面,打也打不破,误打误撞走出这里的几率几乎为零,没有刀剑,能够生生将人困死在这里。

    水月弯咬着牙看着面前再度堵住自己去路的石墙,差点没气的往上挠一挠。

    不愧是炎破天设计出来的地宫,这么像炎破天的性子,不爱见血,却能够让人在绝望痛苦之中死去。

    不知道碰了多少次壁,过了多久,正在水月弯崩溃抓狂的时候,身后,炎略天不知道怎么找到她的,追了上来,一脸别扭的冷声道:“就这一次,我带你出去。”

    或许她说得对,哥哥的命令纵然是为她好,但是却对她有些不公平。

    另外,哥哥喜欢的,他就不该想得太多。

    就这两点,自己一定要记住!

    炎略天袖中的双拳紧握,狭长凤目完全冰封,面上表情动也不动半分。

    水月弯只当这个熊孩子想通了,大喜:“好!”

    出来的时候,依旧是九宫殿之中,一道门悄无声息的裂开,却是与掉下来的地方相隔甚远,皇宫这个地方,果然是处处机关,简直就堪称机关城了。

    “哥哥如今,应当是出皇宫了,神武门的守卫是父皇授意的,一切都是父皇自导自演的一出戏,只要证明了这一点,哥哥就会没事了。”

    水月弯点点头。

    “一切小心。”

    水月弯再度点点头。

    话说完了,亚略天咬咬牙,率先一个蹿跃就是不见了踪影。

    说实在的,水月弯不知道炎破天在哪里,也不知道他有什么样的计划,她只是想亲眼看看他是不是安全罢了。

    同时她也知道,炎龙绝对将全部的入口以及出口都是封闭了起来,就算是一个狗洞都不会放过,在这种情况下,她要怎么出去?

    正在水月弯靠着墙角,打算着打晕一个宫女抢一套宫女装束蒙混出宫的时候,对面已经是有一名宫女快步走来,擦身而过。

    “水二小姐,我家娘娘请您去孤芳殿一叙。”

    宫女压低了嗓音,但是水月弯依旧是听得真真的。

    娘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