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两百二十二章我是你嫂子!
    “啊!”水月弯惊叫一声,手忙脚乱之下,将一旁的炎略天也是扯了下来!

    炎略天眸中表现出一丝诧异,什么话都没说,到最后却是极敏捷的抬手抓住她,将她拉入怀中,直直的往那个似是深不见底的洞窟中滑去!

    等到炎龙冲进来的时候,见到的就是人去楼空!

    大怒之下,狰狞着脸疯狂嘶喊:“找!给朕找!”

    整个皇宫现在已经封闭,几乎像是一个铁桶一般,一个苍蝇都飞不出去。

    看起来像是要发生什么大事似的。

    九宫殿地底不知道多深之处。

    水月弯被炎略天抱在怀中,像是做云霄飞车一般的往下溜滑,没有半点阻碍,因为炎略天的保护,她甚至连一点摩擦的痛苦都是没有感受到,只是感受到了那掠耳而过的呼呼风声以及越来越冰凉的空气,还带着些潮湿。

    炎略天在这期间半点动静都是没有,只将那双手臂收得越来越紧,几乎要将她勒疼。

    水月弯慌忙之中过来不及思考太多,只觉得到了最后整个人狠狠一震,似乎是砸到了地上的感觉,耳边传来炎略天一声压抑的闷哼,一切都止于安静。

    水月弯试着将炎略天的手掰开,但是最终却是没有成功,不得已只能唤道:“十王爷?十王爷?”

    没反应。

    泥煤呦,不会摔死了吧?

    水月弯努力腾出一只手,试了试他的脖颈动脉,很欣喜的发现跳动的十分有活力,也没有半点虚弱之像。

    不应该啊,看起来没事,好着呢,怎么叫他推他都不醒?

    “喂?醒醒?”依旧是没有一点动静,水月弯郁卒。

    在水月弯看不到的地方,炎略天双眸睁得大大的,欢悦之色在黑暗中像是星子一般耀眼,这活灵活现的咕噜噜转着,哪里有什么摔伤昏迷的虚弱之色?

    但是水月弯不知道,无奈之下,一枚金针,狠狠的刺进他的痛穴!

    “嗷!”炎略天这般还怎么装下去,直接是松开了手,整个人险些从地上跳了起来!捂着手臂眼泪汪汪的控诉水月弯。

    “仙女姐姐,好痛的!”

    水月弯冷哼一声没搭理他,开始缓缓打量周围的环境。

    这里显然是一处通道,看起来像是暗格一般昏暗,没有多少光线,自其上厚厚的青苔来看,显然是许久没有人走过了。

    四通八达的,也不知道是连通到了哪里,要是有机关或者迷魂阵的话,再带着这个大型的二哈十王爷,要出去只怕是有点困难。

    水月弯转眸看向随着自己的脚步亦步亦趋跟在后头的十王爷,头痛的扶了扶额。

    “仙女姐姐,这个地方我曾经来过的!”似乎是看出来水月弯的苦恼之色,又说不定是不满水月弯眸中的无奈之色,炎略天抿抿唇,声音之中颇有些气恼。

    “哦?你知道?”水月弯狐疑的看着这个可以称得上是自己小叔子的男人,见他与炎破天那十分相似的面貌,晃了晃神。

    “哼!本王自然知道!”炎略天唇角抿得更紧了些,漆黑的双眸在黑暗之中闪着些微火光,叫水月弯怔了怔。

    难道是生气了?

    “好了,我相信你就是。”水月弯敷衍的回了一句,叮嘱道,“跟在我的身后。”

    炎略天冷着一张脸,双眸瞪了瞪,看着水月弯的背影,似乎是犹豫着要不要跟上去,片刻后嘟了嘟嘴,重重的踩着脚步,吐槽道:

    “错了!走右边!”

    水月弯脚步一顿,不理人,五感全开仔细的辨别着是否有什么危险,体内的异能全数开启。

    见她小心翼翼的样子,炎略天不自觉的放轻了脚步,但是嘴上依旧是不停,偶尔的蹦出几个字,皆是为水月弯指导方向,但是水月弯有的听,有的不听,每一次走的跟炎略天相反的方向的时候,总是会换来背后犀利的像是孩子闹脾气一般的盛怒视线。

    这不是一只成年二哈,是幼年时期的二哈,拆家能力不强,可爱有余,但是孩子气得让人抓狂。

    黑暗中水月弯只能在心中默默读秒,过了大概五分钟之后,水月弯面前出现了一堵墙。

    “额?”水月弯眨眨眼,上去这里摸摸,那里摸摸,企图找到机关。

    “哼!早就说你走的是错的。这里是哥亲手设计并且督造的,只要走错了一条路,最后出现的就都是这一堵墙!”

    “堵也能把你堵死!”

    身后又是传来一道哼声,水月弯额角炸开一道十字青筋,没好气的转过身,盯着比自己高了大半个头的男人,亦是哼了一声。

    “那还不快带路!”

    炎略天眼睛一瞪:“……我不!”

    “什么?”水月弯抓狂!

    “就是不行!没有哥的命令,绝对没人能够进来并且发现这里,这里绝对安全!”炎略天双手互插在宽大的袖中,头一撇,摆明了表示不干。

    “我,我是你皇嫂!”水月弯被这个家伙简直是折腾的崩溃,想也没想的就是这么一句话丢了出来,狭长空旷的通道之中,余音还没有散去,那张芙蓉出水一般的小脸就已经是红了个透。

    啊!自己是在说什么啊!

    水月弯抓狂期间,却是未曾发现,炎略天狭长的双目之中那猝然而生的火气。

    “哼!嫂子?只要本王不同意,你是不是我嫂子还是两说的事!”炎略天狠狠一甩袖袍,眉头皱的死死的,随着一个转身便走,那浑身上下的不爽气息连水月弯都是感受到了。

    “你什么意思!”水月弯小脸皱成一团,站在原地盯着炎略天,那来的丝毫没有道理的情绪让她一头雾水外加一肚子闷气。

    虽然他是炎破天的亲弟弟没错……但是他刚才的态度也太差了吧,自己有惹到他?

    炎略天似乎是感受到她没有跟上来,愤愤的转过头来,露出一张黑的能够见墨的脸。

    “我就是这个意思,你自己体会!”

    话落本想提步就走的,然后又是不知为何突然转过来走近几步,怒道:“哥哥的地位你也知道,你以为他的王妃是可以由他选择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