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两百二十章无比配合的被绑架者
    “抱歉,我还是自己找吧,送羊入虎口的蠢事,我可不会去做。”

    不说炎破天对这个七王爷似乎是颇多不喜,她自己对这个七王爷也是颇多忌惮,她是傻了才把自己往火坑里推。

    右脚几不可见的往后撤了两步,水月弯抓住时机,掉头就跑!

    “诶。”炎凉微微张唇,看着那像是避开猛兽似的一下子跑的没影的女子,凉眸笑意深了几分。

    “九弟在北宫殿。”将声音逼成一条线,传进水月弯耳中,后者双眸一震,却是并没有改变方向的意图。

    就算自己要去北宫殿看看,但是也不能在七王爷的眼皮子底下将自己的打算暴露出来。

    七王爷炎凉,神秘的男人,其神秘程度甚至堪比炎破天。

    蓝衣折射日光,透凉的材质越发显得他肤白如瓷,额间一点眉心坠,却半点不显女气,反倒是添了精致,发丝被夏风扬起,几乎泄了满身,背影俊挺若松竹。

    曾静静一出来就是见到这样一幕,顿时就是呆在了原地,随后上前了去。

    “怎么在大太阳底下站着?快进去吧。”

    曾静静走近他的身边,靠得有些近。

    背对着她,炎凉的眉头一展,眉心坠动了动,温声应下“好。”

    “方才在看什么?”曾静静依旧是白纱覆面,白衣蹁跹,这般看起来,装束与今日水月弯在宴会之上男装装扮,居然是有几分异曲同工之妙。

    闻言,炎凉的唇角笑意却是淡了几分:“没什么。”

    曾静静可爱的偏偏头,凑近几分打量他。往日里她这般,炎凉都会宠溺的摸摸她的头,然后将她揽进怀中,但是今天,炎凉却是淡淡的嗤u道:“这里是皇宫,切莫放肆。”

    淡淡又淡淡,几乎听不出什么情绪,简直就像他说的那样,皇宫之中,规矩最重。

    曾静静只觉得有些不对劲,但是并没有放在心上,只是再度道:“听说皇宫出事了是吗?幸亏你将我保护的那么好,不然我怕是要吓死了。”

    炎凉微微低头,深邃的眸打量着面前低头极力展现自己娇弱急需保护的女子,心中没来由的一阵厌烦。

    这般胆小的女子,会在那杀手伏击,险象环生的时候,救下自己?

    她没自己逃跑就已经算是极好了吧?

    相比起来,还是……

    炎凉摇摇头,额前眉心坠胡乱晃了晃,抬步先行离去,留下曾静静在原地,许久都是没有反应过来。

    到底是怎么回事?

    七王爷怎么突然对自己这么冷淡?

    难道是天气太热,七王爷身子不适?

    一定是这样!

    想着,曾静静快步跟上了面前已经只剩下一片衣角的人影,小手跃跃欲试的挽上他的胳膊,见他并没有挣脱开来,窃喜不已。

    ……

    将这段插曲抛在脑后,水月弯避开不停在皇宫之中奔跑企图将自己抓捕的御林军,渐渐的距离北宫殿越来越近。

    但是炎破天现不在那里。

    水月弯仔细观察着地面,发现了淡淡的鞭痕以及有人挣扎过的痕迹,有极大的可能是炎破天自这里审问了什么人,得到有用的消息之后,将人处理就离开了。

    她来迟了一步啊。

    正在水月弯想着接下来要怎么做才好的时候,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因为她没有感受到杀气,所以水月弯没有作出防御的姿态,然后听到某位精分冷着脸热情的唤:“仙女姐姐!”

    炎略天?

    水月弯避过他扑过来的身影,抿着唇打量他,炎略天不悦的直起身子,狠狠瞪着她。

    “你怎么在这里?”

    “是哥叫我在这里等着的。”

    水月弯想都不想:“不可能!”

    炎破天会将炎略天至于这样的危险境地?想也不可能好不好?

    正在水月弯琢磨着这十王爷想干什么的时候,大门却是突然被狠狠撞开,随后一帮御林军像是虎狼一般,手中拿着长矛长剑,通通刺向二人,将去路堵得水泄不通!

    狰狞的面孔,还有手中武器森寒的光芒都是告诉水月弯,这一次想要逃出去,有点困难。

    该死的!他们是怎么知道自己在这里的!

    难道说?

    水月弯倏地转头看向自己身后杵着并且还一脸无辜的炎略天,差点没一个巴掌抽死他!

    傻叉!他给跟踪了自己不知道吗!

    “妖女!居然敢挟持十王爷!还不快快束手就擒!”其中有一名士兵吼道,手中的长剑再度刺进了几分。

    水月弯一个眼刀就飞了过去,森冷的几乎能杀人!

    泥煤的没看见这个货拉着她的袖子吗?什么叫做挟持懂吗!

    水月弯毫不犹豫,下一秒就是闪到炎略天身后,在其身后低声道:“抱歉了十王,麻烦你带我出去!”

    同一时间,炎略天身子绷紧,后腰处明显感受到被一间坚硬冰凉的东西抵住,冷冷的眸微微往后一撇,唇角下拉了几分,显然是听懂了水月弯的话,被这样挟持着十分的不满。

    水月弯迅速出手,瞬间制住炎略天的脉门,将他的关窍拿捏在手中,却是突然被他灵敏的挣脱开!就在水月弯失神之际,炎略天却是自动将手递到了她的手边。

    她来不及细想,抓在手中便是扬声喝道:“若是不想我要了十王爷的命,就马上退开!”

    御林军纷纷一怔,随后就是有些犹豫。

    水月弯眼眸一转,双指扣上炎略天的脖颈,丝毫不顾男人僵直的身躯:“退开!不然,狗皇帝死了个儿子,看要不要你们陪葬!”

    一名看起来像是御林军中领头的人咬了咬牙,看着水月弯越受越紧的手指,忙不迭的大喝道:“退!快退!”

    炎略天再怎么说,也是炎龙的儿子,更何况其单纯无害的名声可是传扬的远,一般人也不会将造反之事往他身上想。

    “将兵器丢下!”水月弯再度喝道。

    看出那士兵有些犹豫,水月弯掐了掐扣着炎略天命门的那只手,如愿以偿换来炎略天一声痛嘶。

    “丢,丢下!”

    水月弯缓缓照着御林军退开的空处,推了推炎略天,这货极为配合的自己抬步,带着水月弯缓缓出了北宫殿。

    简直是历史上最为配合的受害者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