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两百一十九章七王爷的要求
    “啊!”

    “啊!九王爷饶命!”

    “啊!我们,我们只是听命行事,没有半点恶意啊!”

    明明是半点鲜血都没有渗出,甚至连半点抽到衣物上的声音都是没有传出,但是那几人却是一声惨叫赛过一声,这般极端诡异的场景,却是实实在在的出现在了面前,让人不得不毛骨耸立。

    “九王爷!九王爷饶命!这是陛下的吩咐,我们也是没有办法啊!”

    那守卫其中的一名,忍着浑身的剧痛,爬到炎破天的身边,手抓住炎破天的袍摆,哀求道:“我们只是奉命行事,这不怪我们,不怪我们啊九王爷!啊!”

    只是一句话刚说完,接上的就是一声惨呼!

    炎破天身边还有多名暗卫在身边护卫,方才那一声惨叫就是行二重重一脚将那个守卫给踹开,随后满脸凝重的冲着面色黑沉的炎破天道:“主子,行一传来消息。”

    “说。”

    “他们计划在扳倒……额,您倒台之后,将姑娘……”

    炎破天本就黑沉的俊颜更加黑了几分,身上生人勿进的气势灼灼迸发,森寒迫人,几乎让在场的众人感受到压抑。

    “……将姑娘,暗中带到承乾宫。”

    承乾宫,炎龙的寝宫。

    炎破天俊颜瞬间染上盛怒之色,挺拔坚毅的身躯之上,杀气层层爆发,灭顶的压迫之力几乎让人呼吸都是不顺畅!

    炎破天怒了!

    正在此时。

    “主子!暗卫来报,姑娘她……”

    炎破天凤目瞬间睁大,猩红,身影一动就是将那个来报信的暗卫揪着领子提起来,低沉暴怒的声线中满满的都是控制不住即将暴走的杀意!

    “说!”

    “姑娘迷晕了暗卫,现在不知道身处何处!”

    “废物!”

    闻言,炎破天那本就频临暴走的情绪,在那一瞬间前面爆发,青筋爆突的大手毫不留情的将那个暗卫一把丢开,轰隆一声砸塌了一方屏风!

    她的实力再强,但是炎龙有整个皇宫做后盾!有整个御林军做资本!她一个人,要是遇到什么危险,没有人相救,那么还不是直接落到炎龙手中?

    一旦要是落到炎龙手中,炎破天简直不敢想象到底会发生什么!

    到了那个时候,自己会不会发疯!

    “还有,太子不知为何在皇宫之中大开杀戒,现在已经被陛下拿下。”那名暗卫狠狠喘息几声爬起来跪好,又是道。

    “太子?”炎破天一怔,几乎是瞬间就想到了此事绝对与水月弯有关。

    不然除非太子傻了,在这个几乎是全皇城戒严的时候搞事。

    “弯弯,你现在到底在哪?”

    ……

    水月弯在哪?不巧,她也正在找炎破天。不知道炎破天现在在何处,水月弯心中总是有些不安。

    皇宫很大,炎破天所在的那一处宫殿比较偏僻,水月弯没那么快就能找到,就在她一筹莫展不知道去何处寻找的时候,正在急速奔掠的身体却是骤然一停,丹凤眸缓缓眯起,袖中飞刀蠢蠢欲动。

    “是谁?”水月弯看着一处宫殿旁边那有些模糊的身影,虽然看不太清楚,但是能够确定是个人,并且是个男人。

    “是我。”低沉的男声传过来,清润微凉,四平八稳,不知道带着什么情绪,同时身形也是从黑暗中缓缓步出,来人俊颜带笑,让人如沐春风。

    水月弯双眸冷了冷:“七王爷。”

    “你是叫,水月弯,对吗?”炎凉一身蓝袍,唇角常年带着笑意,双眸清润,温和的偏偏公子想来就是如此。

    “与你何干?”水月弯纤指扣紧飞刀,双眸缓缓凝重。

    方才她虽然着急找人,但是五感却依旧灵敏,这七王爷,他离自己这么近,但是自己却一点都没有感受到他的气息!

    这看起来游手好闲、纵情山水的七王爷,武艺修为居然是如此可怕!

    水月弯二话不说,掉头就跑!

    但是下一刻,炎凉已经是挡在了她的面前,温润双眸定定的看着她。

    “你想做什么!”水月弯袖中的飞刀几乎就要出手!

    “我们之前,绝对见过。”炎凉道。看着面前这个女子,心中的熟悉与悸动之感越来越无法控制。

    “没有。”水月弯想都不想,立马否认。

    开玩笑,这个男人,之前不熟也就罢了,但是现在知道他深藏不露,自己还不得快点躲得远远的?

    “本王的感觉不会错。”炎凉在其要离开的一瞬间,身形一动,又是挡在了她的面前,堵住了她的所有去路。

    她现在有事,很忙!别挡着她的路好吗?

    水月弯咬了咬牙,秀眉蹙得紧紧的,丹凤眸中像是住了只狂野的小兽,不悦的冲着炎凉低吼:“七王爷!我说了我们没有见过!你听不懂人话吗?”

    皇室的人都是这样招人厌的吗!

    “这般无礼。”炎凉含笑的双眸看着水月弯一脸崩溃抓狂的样子,声线之中却是带着几分笑意,隐隐有着淡淡的宠溺,溢出唇畔,“但是本王却是一点都不生气。”

    水月弯注视着炎凉俊逸的侧脸,唇角抽了抽:“那您继续不介意吧,我先走了,失陪。”

    “本王知道九弟在哪里。”

    水月弯脚步刚刚转过一个弯,那边炎凉一句话就是叫她脚步顿下,有些惊喜。

    “真的!你知道?”

    炎凉微微一笑,点点头。

    既然这样吊人胃口,那么肯定是有什么条件了,总不可能七王爷来这里堵她,只是为了告诉她这么一件不上不下的事情吧?

    水月弯依旧是有些警惕的看着他,浑身的警戒防御都是竖了起来,那张皎皎的俊颜在她看来总有些不知名的企图:“你有什么条件?”

    炎凉抬手,指了指旁边的一座宫殿,笑道:“难道就这般在外头商量?”

    “难不成进去坐坐?我与你可没有那么熟悉。”

    炎凉闻言眉峰微动,不置可否。

    “这条件就是赔本王坐坐,是不是太简单了所以让你有些不安?”炎凉的声音温润中带着些微冷,抑扬顿挫极为好听,在炎热的夏季听来十分舒适,“那便在重新提一个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