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两百一十八章命令与逼供
    为了避免太子疯狂挣扎起来回头不好控制,水月弯索性直接一枚金针禁锢住了他的行动,捉住他的手,双指搭了上去。

    太子僵硬着身体,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水月弯,浑浊的眸闪着恨意还有忌惮之意,还有满满的耻辱之色。

    当初招揽水月弯,原本以为他是一名男子,可以助自己登临高位的,却是没想到对方选择了炎破天;现在原本以为的男子变成了女子,却觉得更加气怒了!

    就像是自己被人欺骗了一般,十分的不甘。

    水月弯没心情注意太子的心情,双指细细的感受着太子的脉搏。

    看起来,身体没有别的问题,但是……精神方面就是不一定了。

    自己给他注入的那一丝意识并没有被抹除,结合之前国师的话,想来事情是这个样子的。

    国师知道太子的毛病出在哪里,也尝试过破解,但是却无法做到,更甚至于被反噬受伤,这么说来,应该也是知道给太子下手的与给外公解除控人之法的人是同一人喽?

    “国师那么厉害,也没有办法治你的病吗?”水月弯收回手,似笑非笑的问道。

    太子咬着牙,将头偏过去。

    “看样子是没办法了。”水月弯收回金针,看着几乎是瞬间就瘫软在床榻上的太子,唇角勾着的笑意有些冰冷,“最近是不是觉得有人在你耳边说话?”

    “是不是觉得,自己的行为似乎有些不受控制?”

    “是不是觉得,跟你说话这人是声音……很像我呢?”

    寂静的寝殿中,只余下水月弯的声音缓缓回荡,随着太子的眼睛越睁越大,水月弯唇角的笑意亦是越发诡异以及邪气。

    “是你!是你!”

    “我?”水月弯丹凤眸一眨,像是听不懂一般,偏偏头,抿唇轻吐字,“如果你说是我做的话,我承认哦。”

    太子咬着牙,差点没有被水月弯这轻飘飘的语气给气出一升的鲜血来,除了气的想杀人之外,居然是在心中留下了一些忌惮,是真正的有些畏惧了这名女子。

    再加上国师警告自己的话,太子隐隐约约的意识到,自己似乎是惹到了什么惹不得的人了。

    “你好歹是太子,虽然说实力、势力、能力,各方面都是不如炎破天,但是大皇子这个身份却是让你先天就比他少付出一些努力。”

    水月弯漫不经心的弹了弹白袖,丹凤眸自上而下看着在床上一脸痛苦的太子,淡淡的命令道:“带上你的兵,也去掺上一脚吧。”

    少年声音渐渐的化成了清越的少女声音,像是魔咒一般的响起在太子耳边,那本就衰弱的精神根本抵不住脑海中传递而来的无可反驳的命令之意,只是聊胜于无的挣扎了一瞬,双眸就是渐渐暗淡。

    水月弯眯眸,看着太子缓缓的从床榻之上爬下来,丹凤眸中,幽蓝光芒一瞬间光芒大盛!

    “带上你手下的兵,在皇宫之中,大开杀戒吧!”

    ……

    毫不怀疑太子会执行自己的命令,水月弯走的很放心,顺便再下了一个暗示,将自己的事情全部保密。

    而自己之前注入的异能就像是活物一般,会在太子的脑海之中游动,时时刻刻提醒着他自己的命令,一旦要是违背,那代价绝对是他付不起的。

    之前是自己忘记了还有个太子可以利用,现在想起来了,怎么能不好好利用一下?

    不是说,炎破天叛变了吗?

    那么再加一个太子,炎龙可还能这样随便将屎盆子往炎破天身上扣吗?

    要流放,要削爵,要抄家,那就再带上一个太子吧。

    九辰殿。

    暗卫一个一个窜出来,引着水月弯来到一处设计精妙的暗门之前,用手不知道在哪里轻轻一拨,水月弯面前就像是变魔术似的,出现了一道墙壁。

    在墙壁上有节奏的敲敲打打之后,墙壁再次裂开,露出一个黑黢黢的洞口,其中有隐隐光芒闪烁,想来应当是蜡烛火把一些的东西。

    “炎破天有没有说,为什么一定要我避开?”

    被水月弯点到的那名暗卫一怔,最后就是退开两步,恭敬道:“属下不知。”

    “那我不想进去可以吗?”

    可以吗?

    他们可以说不可以吗?

    暗卫又是齐齐退开两步,离得水月弯远远的,毕竟要是姑娘一个不痛快撒过来一把粉末,自己可就完蛋了。

    “不可以?”

    “姑,姑娘,您还是以安全为重……”

    水月弯闻言眼露抱歉:“不好意思,我已经下手了。”

    几乎就是声音落下的那一瞬间,几名暗卫噗通噗通的倒了一地,眼睁睁的看着水月弯走近,满脸惊骇身子却是半点都没有力气。

    将那帮暗卫的身影拖到暗处之后保证他们的安全之后,水月弯施施然的又是出了九辰殿,身形一闪不知道去了何处。

    太子这时候已经在点兵了,水月弯原路返回的时候得见,大概有数百名左右,这应该只是一部分的才对,不过这也足够了,她叫太子去做的事情,重质不重量。

    虽然想着能够帮上一点是一点,但是心中的担忧却依旧是没有消减下去。

    炎破天,你现在在做什么?

    ……

    一处偏僻的宫殿之中。

    几名身着神武门衣饰的男子瘫软在地上,身上没什么鲜血狼狈,甚至连衣服都是没有破掉半分,但是却是惨呼阵阵,在地上呼呼直喘气,连翻滚的力气都没有了。

    炎破天手中执着那条长鞭,鞭尾之上原本沾染的累累鲜血现在却干净如洗,像是从来没有用它伤过人似的。一身黑衣的挺拔男人,手中拿着一柄银鞭,所到之处,如臂使指,凤目犀利,容颜俊美,让人一见就心生敬畏。

    “炎龙命令你们来诬陷本王的,那沙战的长剑也是你们故意放进来的,那所谓的证词,也是你们做的。”

    不是疑问,不是气怒,而是对这件事情的平淡叙述,炎破天凤目沉静,长鞭又是挥舞而起,随后在瞬间落到那神武门的守卫身上,轻轻一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