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两百一十七章太子的近况
    水月弯身形在皇宫中奔掠,略过道道黑暗之处,纤细较小的身影就像是暗夜的灵猫,即便是到处奔袭抓人的禁卫军都是没有一人发现。

    唇角勾起一抹冷笑,水月弯颇有些不齿炎龙这个一国之君。

    说炎破天通敌叛国?

    拜托,这个男人需要吗?

    手下掌管的兵马,还有其在民间以及百官之间的威望,想要这个皇位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而神武门是皇宫的第一道关卡,突破了这里,那么整个皇宫就将会是破了蛋壳的蛋,不堪一击;原本这神武门的守卫应当是直接由皇帝掌管的,现在出了事情,自己不担这个责任,反倒是推给炎破天一个卖国贼的帽子,王位不保不说,往日诸多功勋也会化成泡影,搞不好还要成为阶下囚!

    打的还真是好算盘!

    炎龙咋不想想,炎破天他稀罕不稀罕这把破椅子?

    水月弯红唇下拉,双眸冰冷骇人,显然是不满极了。

    倏地,水月弯脚步一停,眼角瞬间划过了什么,仰首望去。

    “重华殿……太子的……寝宫?”

    她倒是想起来了,今日宴会上怎的没见到太子?

    想起自己在太子身上做的手脚,水月弯唇角的笑容多了几分邪佞,找了个不容易被人发现的死角,躬身就是窜了进去,只留下暗处数名暗卫面面相觑,抓狂不已。

    “跟上!”一名暗卫抓了抓脑袋,咬了咬牙,如是喊道。

    太子寝宫重华殿。

    皇帝老子不见得对自己这个大儿子有多少感情,但是太子的派头却是不能少了一分的,所以水月弯入目之处,那宫殿之中的摆设以及奢侈程度,比九辰殿都是要更上一层。

    但是不是说九王爷大大就是落了下乘,而是那重华殿之中恨不得刷上一层金漆的金光闪闪,让水月弯眼睛都是有些花。

    这得是多没有自信才会喜欢住在这里啊!

    那不灵不灵的,满宫殿亮堂的,睡觉都不好睡啊!

    更重要的是,泥煤的这么亮让她藏在哪里?

    水月弯额头几不可见的划过一道黑线,随后在内殿之中渐渐传出的脚步声中,嗖的一声索性窜上了房梁。

    那锃光瓦亮的地板,映照出房梁之上一团别扭挂着的黑影。

    水月弯心里一个咯噔,顾不得房梁之上的灰尘,开始咬着牙往里头爬。

    “也不知道太子殿下什么时候才能够痊愈。”

    “是啊就是说啊,都这般好久了呢!听说连国师都是来看过了,似乎也是治不了。”

    “什么治不了,我却是听说啊,国师道了一句佛号,听这意思,似乎是太子殿下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被人下了毒手了啊!”

    “啊!有这等事?碧桃姐姐这是真的吗?”

    “嘘!别说了别说了!在这皇宫之中,免得惹祸上身!”

    水月弯努力攀爬的身影一顿,看那两个宫女越走越远,潋滟的水眸中满是思量。

    太子病了,难怪没有出现在宴会上。

    但是既然病重到要请国师来的地步,那么……不该没看出来她的黑手啊?

    椽梁已经到了头,水月弯看着守在寝室门口的两名小太监,双指间粉末一点。

    两声噗通。

    没理会被药倒的两个小太监,水月弯身子一个诡异的急旋扭转,已经是溜进了寝室,这一下子差点没有被满屋子的药味给呛个半死。

    “啧啧啧,这么惨啊!”水月弯走进床边,不忍直视的捂住了自己的眼睛,但是那话中却是没有半点怜悯之心。

    “谁……是谁……”

    床榻之上,那形容枯槁的男子似乎还是有着感知,努力的撑开沉重的眼皮,昏暗的视线之下,有一道娇小身影静静站立。

    还没来得及看清是谁,那人影已经是轻飘飘的举起一只手,冲他挥了挥,喉结微动,少年声音轻轻的招呼了声:“太子殿下,许久不见了啊!”

    啊!

    这声音!

    原本已经躺在床上像是僵尸一般动都动不了的太子殿下,现在居然是直接从床上跳了起来,一溜烟的狼狈爬到床边上,浑浊的双眼死死的闭了闭,然后才聚焦到床边的水月弯身上,看清楚的一瞬间!

    “啊!来人!”

    只是可惜,外头压根就没人冲进来。

    “姑娘,已经处理了。”

    门外传来一名暗卫的声音,水月弯对此人有些印象,在之前的杀戮中,这一名暗卫可以说是帮了不少了忙。

    水月弯淡淡的应了一声。

    “你!你为什么会进来这里!你不知道这是本宫的……你,你是女人?!”

    太子病了许久,精神都是有些恍惚,再加上水月弯之前是逆光而站,太子只是听这个声音,知道是那名小公子,现在再想想那名暗卫的称呼,瞬间就是豁然开朗!

    将他害成这样的,居然是一名女子!

    太子看清楚了水月弯的面庞之后,随后就是更加警惕的往床柱边上缩了缩,一双眸子满是惊惧的看着水月弯,仿佛面前那个微笑的女子是洪水猛兽一般,一边还不甘心的大声呼喊,似乎是想叫人进来。

    水月弯一脸无辜的由着他叫,反正门外有暗卫守着,不管有没有人听到,或者有人听到也罢,总归都是进不来的。

    不知道什么时候,水月弯手上已经是多了一柄小巧的飞刀,飞刀在其柔嫩指尖像是舞蹈一般的轻灵跃动,寒光烁烁,却如同婴孩一般听话。

    “你,你到底想要做什么!”叫了许久,太子的嗓子都是有些嘶哑了,见叫了这么久都是没有人进来,崩溃的滑倒在床。

    “你看起来精神不错啊!”水月弯似笑非笑的盯着太子看,那双绝美的丹凤眸就像是妖女的魅眸一般,叫人不敢看,但是却又不舍不看。

    太子刚才见到她,一下子就能从床上跳起来,想来也病的没有那么严重,搞什么像是要死了一样的,赏花宴这么一个露脸的好机会都是放弃了?

    太子闻言却是拼命摇头,以为水月弯的意思是自己被整的还不够惨,还需要更惨才能解其心头之恨,现在只吓得快要尿裤子了。

    水月弯满眼鄙视。难怪堂堂太子,身后还有炎龙帮忙扶持着,却是还比不上常年在外打仗的炎破天。

    不,拿炎破天来与之比较都是侮辱了炎破天!

    两者根本就没有可比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