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两百一十六章姑娘就是凶残!
    “反了,反了!全都反了!”炎破天面色黑沉,看着底下那一场乱象,双手死死的抓着扶臂,青筋像是小蛇一般,恐怖不已。

    “炎破天图谋造反,拿下!快拿下!”上座的帝王疯狂怒吼!

    但是……

    没人敢上去找死啊!

    九王爷与那丞相府的二小姐,身周还有那一圈儿如狼似虎的暗卫,加起来不过十几个人,但是现在他们的身边,却像是下饺子一样的噼噼啪啪躺了一圈儿!

    全都是一击毙命!

    那白刃,锋利无比,所过之处,人骨都是能够被割开!

    而那银鞭,只是接触上了一点点,其上的强大内力直接能将人震的老远!

    这还怎么打!

    炎破天护着水月弯,且战且退,杀人就像是切豆腐一般,在几百人的包围中,愣是将水月弯护得没受半点伤!

    但是这禁卫军的数量,不是盖的,明明知道是死局,却还是冲上来,时间长了,就是铁人也坚持不住。

    人海战术,本就是一种用人命换人命的打法,炎破天在战场上不用,但是不代表炎龙不用。

    大殿之中,残肢断臂,鲜红的血液染红了整地面,似乎都能汇聚成一道小水洼,血液流动,一地血腥。

    “九王爷,居然被妖孽迷惑到了这个地步,真是造化弄人。”

    不远处的朝臣,看着这血腥之景,还有其中气势迫人如同杀神一般的人影,有人颇是唏嘘的道。

    “这妖女,当真是该死!”

    炎龙站在最前头,那一身明黄,如同是最耀眼的日光,晃得人眼花,看向那战圈中的一道女子身影,心中的渴望几乎是迫不及待的要喷薄而出!

    “那女子,一定要留着。”正在众人都是为炎龙这一句话有些迷惑的时候,炎龙下一句话就是为其解了惑,“这是国师的预言!”

    “原来如此!”

    “难道此女,是要特殊的祭天之法,才能销声匿迹?”

    “果然是妖孽,就连国师都是这么忌惮!”

    炎龙一挥龙袍,大喝道:“九王爷被其迷惑了心智,拿下关入玄铁牢房!将妖女拿下!朕亲自审问!”

    “是!皇上!”

    灼灼烈日下,血液很快就会被烤干,然后又会有新鲜的血液覆盖其上,血腥味良久不散,令人作呕。

    水月弯白刃划过一人的脖子,了结了其性命之后,扬手一掷,直直的插进另一人脖子间,鲜血飞溅,人也是软软的倒了下去,丹凤眸眼角染了鲜血,如同魍魉一般妖艳绝美。

    这么打下去,要打到什么时候?

    水月弯看着已经是有些力竭的暗卫,心下微动,脚步一个急转就是扑向了炎破天。

    “破天,抱着我!”

    炎破天染满血腥的长鞭鞭尾一卷,丢开一个被吓得半死的禁卫军,扬手接住胆大的没有半点防御扑过来的女子,骇的亡魂皆冒,怒喝道:“不要命了!”

    “嘿嘿,才没有!”

    水月弯搂紧了他的脖子,修长双腿像是剪子似的夹住他精瘦有力的腰际,反身扬手一撒!

    “屏息!快撤!”

    暗卫数量不多,但是都是训练有素,闻言立马照办!

    泛着些诡异红色的粉末被其一挥而上天空,水月弯似是觉得范围太小不够几百个人吸的一般,小手在男人后背抠了抠,不用她说,炎破天一掌轰上天际,带起一阵狂风,顿时那粉末就像是病毒一般的扩散开去,由内而外,那帮禁卫军,全数吸入!

    身子在一瞬间像是被抽空了力气,软软的摔倒在地,半点战斗力也无!

    “哈哈哈!皇帝老儿,送你的大礼!好好看着,你享受过的待遇,现在让你手下的兵也也享受享受!”

    女子幸灾乐祸的笑声远远传来,清脆嚣张,而远处的炎龙脸色早就已经像是墨汁一般,浓郁的要滴出水来!

    “追!给朕追!”

    炎龙怒吼,看着倒了一地还不停的撕扯着身上的铠甲衣物的禁卫军,脸上的神色青青紫紫,丰富多彩!

    ……

    水月弯一路奔袭上皆是闷笑出声,到了安全之地更是如此,依旧是那个姿势,乐的抱着炎破天直捶他后背心。

    “弯弯,什么事情那么好笑?”

    见已经到了安全之地,炎破天索性就是踹开一座殿门,一行人如入无人之地一般,进入其中,半点不浪费时间的休整。

    “没什么,只不过是好奇,那般庞大的场景,我可是从未看过。”

    水月弯见可以暂时休息一下了,顿时就是手脚并用的想从炎破天身上爬下来,但是才刚刚有这么一点苗头,臀部马上就是被男人的大手托起,嗷的一下,就是扑回了男人的身上,柔软与坚硬的胸膛碰撞,水月弯闷哼一声。

    “又做了什么好事了?”

    “嘿嘿嘿,没啥,就是将一些春药……撒到那帮禁卫军之中罢了。”水月弯忍俊不禁的道,丝毫不管炎破天以及那有秩序盘腿而坐的暗卫们一脸惊悚的表情。

    “怎么样,现在这凌云殿只怕是从没那么诱人过!”

    暗卫们腾出一只手来擦了擦额上的大颗汗珠,默默腹诽。

    果然啊,姑娘就是姑娘!

    下手还是一如既往的阴险凶残!

    炎破天哭笑不得的搂着水月弯,大手悄悄拍了拍她的娇臀,这才将她放下地来。

    行二从开始杀戮的时候,就是不知去了哪里,现在却是突然从殿门外蹿了进来,一脸郑重的抱拳道:“主子,神武门的守卫已经拿下了。”

    “好。”炎破天淡淡的应了一声,随后转向水月弯,叮嘱道,“去九辰殿,不许乱跑。”

    水月弯扯唇,偏头打量他:“那你呢?”

    “你的男人被坑的这么惨,自然是要去找回场子了。”炎破天凤目黝黑,倒映出水月弯的样貌,“别让我分心。”

    水月弯低头,权当是应下了。

    “对了,快派人,将波波与果儿接到将军府去!”

    炎破天点头,身前,已经是有一名暗卫领命离开。

    水月弯见状,知晓不能耽误,立即转过身,冲着炎破天挥挥爪子:“那我便先走了。”

    话落,已经是如同精灵一般的窜出了殿门,看这方向,倒真是九辰殿没错。

    炎破天盯着她的背影,按捺住心中的一点焦虑之感,大手一挥:

    “全部跟上!不得让她伤了半分!”

    “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