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两百一十四章私通外敌
    “你若是再多一句话,信不信我将你的舌头拔下来?”水月弯纤细的指头支着面颊,淡淡的威胁道,但是却就是这样的淡然,却叫水阑珊身子抖了抖,大夏天的,居然感受到一阵森凉。

    那双眸子中,就好像是住着一个厉鬼,像是看着死人一样的看着她,仿若自己这个姐姐,在她看来与陌生人一般无二。

    她真的会杀了自己!

    “什,什么!难道我说错了?现在整个宴会上的人都知道了,陛下也是大怒,现在正在派兵过来,我倒是要看看,你要怎么办才好!”

    “明明知道皇上看你不舒服,先前离开了就赶紧找个角落待着不就好了!还要女扮男装回来干什么?现在倒好,你死了没关系,还连累了九王爷!”

    “都怪你!”

    “你出来就是为了说这些?说完了的话,你可以回去了,最好想想要怎么将丞相府摘出去,毕竟我惹得龙颜大怒,就算是诛九族也不是不可能的。”水月弯换了只手撑着脑袋,不紧不慢的道。

    “……诛,诛九族?”

    “嗯,诛九族。”水月弯瞥着水阑珊,无所谓的笑道,“所以,要尽快与我划清界限才好啊,不然将丞相府整个都是毁了的话,我还真是过意不去呢!”

    “到时候,连你也会被拉上刑场,一刀……”

    “啊啊啊啊啊!别说了!”

    水月弯依言禁声,理了理身上有些褶皱的白衣,轻笑了一声,心下却是更加凝重。

    正想着,大门却是突然被急促的敲响!

    “公子!”

    水月弯心头一惊:“怎么了!”

    “神武门出叛徒!王爷现在被冠上勾结外族、意图篡位谋反的罪名!被铁甲军扣押了!”

    “你说什么!”水月弯大惊!

    ……

    凌云殿偏殿。

    凌云殿,是众朝臣上朝的地方,威严庄重,瑞气腾腾。因为九王爷的事情,算得上是一件震惊朝野的大事,所以当今皇帝为了体现自己的大义凛然,便是将“刑讯室”设在了偏殿。

    为了国家安定,百姓苍生,大义灭亲。

    这要是传出去,或者是载入史册,又是一段明君佳话。

    堂下,九王爷墨黑衣衫有些凌乱,微微低着头,半阖着双眸,俊美容颜依旧如初,侧颜坚毅绝美,气势凌厉霸道。

    身为真龙之子,战场之神,天下之人皆知,九王爷武艺深不可测,所以此刻为了保险,九王爷的双手被反缚在身后,粗大的麻绳似乎是嫌绑得不够紧似的,在上面绕了一圈又一圈,末了还打了个结结实实的死结。

    但是这身上,却是不知道有没有别的武器,毕竟允许被绑着已经算是九王爷开恩没有杀了他们!

    谁敢去搜九王爷的身?

    换一个方面想,且不说九王爷武艺高强却不知道为什么不挣扎不辩解,但是九王爷这一副认罪伏诛的模样,可是吓到了不少重臣。

    九王爷要是不满现状,想要那把椅子了,那这一水国……

    在这里的,大多都是国家栋梁,心下都是惴惴不安。

    上座,炎龙看着手中的一纸书简,越看越是面色阴沉,越看越是后怕,到了最后直接是勃然大怒!

    那书简被他一把砸了过去,怒吼道:“孽子!你还有什么话说!”

    九王爷面上的表情没有半点变化,只是微微偏头,躲过了那正朝着自己的脸砸来的书简,书简被甩到了大理石地面上滑开数米远,发出哗啦的声响。

    身后行二大步上前,将那书简捡起,展开,端端正正置于九王爷面前。

    九王爷大大一目十行的看完这书简之上的内容之后,极为公正的评价了一句。

    “有理有据,很好。”

    炎龙更加生气,胸口起伏,像是下一秒肺都要气炸了!

    “有理有据!好一个有理有据!那你是认罪了?”

    九王爷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这罪名要是扣上来,就算是他也够喝一壶的!

    偏殿气氛胶凝,一中年的猛虎,一年轻的雄狮,似乎是在此时,开始了交锋,帝王的盛怒,战神的杀伐冷厉之气,如同斗法一般,谁也不知道这二位到了最后,会不会伤及无辜。

    “罪?什么罪?不过就是战功赫赫碍着了你的皇位不是吗?”

    这样的情形之下,众人皆是恨不得将人缩起来,缩的越小越好,就怕被殃及池鱼,但是现在好了,居然还有人送上门来的!

    这说的话,还足够斩首罪行!

    门外,一袭白衣的女子亭亭而立,面纱因为急切并没有戴上,那张欺霜赛雪,没有丝毫瑕疵的美丽容颜暴露在空气中,惊艳了多少人,也惊恐了多少人!

    “这不是丞相府的二小姐吗?”

    “对啊!但是其身上穿的衣服……分明是九王爷的贤弟……”

    “老夫可算是看清楚了,这二人居然是……同一人!”

    突然闯入的女子,另这室内,完完全全的炸开了!

    御林军的长矛在瞬间格挡,形成了字,阻拦着水月弯的脚步。

    “滚开!”水月弯看着那殿宇正中,被人像是犯人一样绑着的男人,丹凤眸微微的红了。

    这个男人,一直都是张扬霸道,精致果敢的,什么时候见过他这样狼狈的样子?

    被绑着,被像犯人一样审判罪名,他一直是人群的焦点,但是却从来没有人敢对他说些什么,做些什么,只有他腹黑出击的份!

    “炎破天,你他妈要是敢出事,老娘绝对不放过你!”

    女子在重重禁制之下,一头黑发飘扬四散,美的像是勾魂的妖精一般,却是这般不讲道理的冲他吼道。

    炎破天怔怔的看着她,许久许久都是没有回过神来,直到那女子气的直骂他他才反应过来,轻轻一挣,那看起来极为牢固的绳结,居然是直接被其暴力挣断!

    这踏马还是人吗?

    这么粗的一根绳子!

    泥煤挣断了???

    在场之人惊恐有之,恐惧有之,眼中无一不是充满了正对那缓步朝着殿门而来的男人的惊惧与忌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