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两百一十三章谁叫九王爷那么持久
    再一次低咒般的骂道:“笨蛋!”

    男子粗糙却温暖的大手在细腻的腿部肌肤上游移,药膏带来阵阵清凉,化解了伤口的道道灼痛。

    又被骂了,水月弯只觉得委屈极了。

    “又不怪我,谁叫那张桌子见我要坐下不躲开的。”水月弯小嘴一撅,嗫嚅道。

    炎破天双指一顿,微微眯眸:“自己不小心,还怪桌子不躲开?”

    水月弯:“……”

    腿上的伤处大概有一个巴掌那么大,青青紫紫还带着血丝,手腕上的伤口也是差不多的悲惨,但是已经被太医处理过,只不过区区半天的时间,水月弯就已经在这皇宫宴会中受了两次伤。

    她还从没受过这么无辜的伤!

    炎破天上好药,净了手,再转过头来,这小女人已经是将裤子穿好,抱着膝盖一脸无辜的望着他。

    喉结滚了滚,炎破天走进床边,黑眸终于是泛上了些微危险之色,一瞬不瞬的盯着她,最后俯身而下。

    “弯弯与本王的七皇兄,认识?”

    终于来了!

    水月弯默默流了两条宽面条泪,松开抱着腿部的手,不嫌热的先扑进了男人的怀里好一顿蹭蹭。

    “不许撒娇!快说!”

    炎破天执起水月弯尖削下巴,先是在其唇上啃了一口,随后又是不容反驳的道。

    “没什么,只不过当时去云雾凶地的时候,救了他一命罢了……嗯,我还收了点报酬。”

    “没了?”

    水月弯举双手发誓:“没了。”

    炎破天其实已经并不那么生气了,他初初知道的时候,的确是气的想要毁天灭地一般,也想过不理这个小女人一下,但是他只是一会儿没有看着她,这个小女人身上就已经加了一道伤……

    还用那种前所未有的柔软姿态哄着他,这是不是说明,她十分在意他,在意到愿意放下骄傲哄着他?

    “当时他不知道是我,所以,他那么问,应该只是猜测。”水月弯感受到男人的怒气略微有减缓,顿时就是乘胜追击,手臂如同柔蛇一般攀爬上了他的颈项,吐气如兰,“我现在还是个男人,九王爷这醋,吃的好没道理。”

    话落,自己已经是痴痴的笑了起来。

    炎破天无奈的看着笑得花枝乱颤的女子,片刻后,自己亦是轻笑出声。

    “本王信你,那么此次,就暂且放过你。”炎破天托着她的臀部,将她整个人都是放在自己身上,感受到她的柔软身段,双眸暗了暗,“若是还有下一次,本王不介意让你没有力气下床。”

    没力气下床,就自然不能出门招惹回来一大群苍蝇了。

    “你流氓!”

    “相信本王,本王能够更加流氓。”

    水月弯:“……”

    本性暴露的炎破天真可怕。

    “将他的报酬还给他,本王的女人,什么时候需要别的男人的报酬了?”

    水月弯抿唇,虽然那块玉佩她的确是喜欢,但是,现在还是不要再触怒这个男人比较好吧?

    “我知道了。”水月弯乖乖点头。

    正在这时,行一在门外道:“王爷,公子,丞相府大小姐在外求见。”

    !!!

    水月弯冷笑:“她倒是真有耐心,居然追到了这里。”

    炎破天不耐的皱眉:“丢出去。”

    门外行一顿时沉默了,随后又道:“她说,有重要的事情,要告诉公子。”

    重要的事情?

    水阑珊?

    她那个脑袋,还能藏得住什么重要的事情?还知道拿它来提条件?

    水月弯斜睨着炎破天,套上鞋子就往外走,背对着他挥挥手,调笑道:“服务不错,但是本公子现在要去会会我的情敌了,乖乖等我。”

    这小女人!

    炎破天脸黑,额角青筋暴了暴,扶着额头,终于是忍不住轻笑出声。

    现在这样,真像是夫妻呢,她也开始接受自己了,很好!

    ……

    这里是九王爷在宫中的殿宇,叫做九辰殿。

    水阑珊身着那件珍珠服,目不转睛的看着宫殿中的摆设以及奢华的装饰,眸中是深深的占有欲望以及未知的痛快解气。

    “水月弯这个贱人!居然敢让本小姐等这么久!”

    正厅之外,水月弯正打算跨入的脚步微微一顿,抿着唇,看了眼身后的行一,眸带询问。

    行一摇了摇头。

    脚步顿住了,水月弯心中却是惊讶不已。他刚才若是没有听错的话,水阑珊叫的应该是自己的名字是吧?

    但是她来求见的时候,可是指明了求见“小公子”的。

    身份暴露了?

    水月弯唇角微微下拉,双眸寒光郁郁,跨步进入。

    水阑珊早就已经等的不耐烦了,见水月弯进来,直接就是扭曲着脸,指着她破口大骂:“水月弯,你想死啊!居然敢让本小姐等这么久!”

    这么一句话出来,水月弯已经可以确定,自己这个身份,已经是暴露了,只是不知道在现在这人多是非多的宴会之上,到底已经传播到了什么地步了。

    瞟了眼水阑珊身上穿的衣服,水月弯唇角勾起一丝嘲讽的笑容,懒懒的窝在椅子中,室中四角都是被放置了冰块,寒气降低了这酷热的高温。

    “没办法,因为九王爷比较持久啊。”

    飞扬的眼尾微红,含着惊人的隐隐媚意,薄薄的面纱根本就不能挡住什么,美好的轮廓若隐若现,再加上这话中隐含的意思……

    水阑珊大怒,一个巴掌扬起来就打算抽过去,还来不及落下就是被人一下子抓在手里,狠狠的攥紧,令她痛呼出声。

    水月弯收紧力道,扯下面纱,用了巧劲将人一推,勾着唇角,漫不经心道:“你为什么会知道我的身份?”

    虽然没有什么刻意的隐瞒,但是……也没有几个人会往这上面联系吧?

    这蠢女人,居然还有这样的悟性?

    “哼!你现在还不知道吗?你现在的身份,整个贵女圈子都是知道了!都说你淫荡下贱,自甘堕落,为了勾引九王爷不惜女扮男装自荐枕席呢!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你这么贱的女人!作为你的姐姐,本小姐真羞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