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两百一十二章丢下烂摊子跑了出来
    对沙战来说,对水月弯印象最深的恐怕就是她的利嘴了,先前把二金国的那个傻子给坑的,到现在只怕还是不爽着。

    但是这件事情上可是自己占理,这少年在怎么说,只要自己抓着舞姬受伤频死的事情不放,就算是她,也不能拿自己怎么样!

    但是现实总是会给人狠狠一个巴掌!

    水月弯满头雾水,纤薄的面纱下,能隐隐见到红唇微勾,侧脸弧度极为优美,清朗的少年声线溢出唇畔:“抱歉,刚才是意外。”

    什,什么?

    众人几乎都傻了!

    沙战像是没听清楚似的,掏了掏耳朵,再次问道:“什么?”

    “我说,刚才我在教训一个怎么也不听话的孩子,不是你所认为的这个意思,听明白了没?”

    额,不听话的孩子?

    一旁的炎破天脸黑了黑。

    “哈哈哈什么不听话的孩子!敢说却不敢认,如果真的是不听话的孩子,直接打一顿,保准比狗都听话!”

    噗!

    水月弯险些笑喷,眼角余光瞥见男人黑了个透底的脸,丝毫没有同情心的捧腹大笑!

    这一笑,笑懵了全场!

    这九王爷的贤弟是不是疯了?这么凝重的气氛下,居然还能笑得这么畅快?也不怕皇上治罪!

    上头皇上的那张脸,现在已经不能看了!

    炎龙今天龙脸真是被人丢光了!然后被丢在地上踩了又踩,顺便还往上面吐了几口口水,还当抹布搓了搓地,黑沉的几乎能够滴出水来!

    他怒道:“简直是半点没有教养!老九你府上的人都是这样不知礼数的吗?”

    不知礼数?

    那又怎么样?

    是他把她宠成这样的,有意见?

    炎破天扯扯唇角,似笑非笑:“是啊,你才知道?”

    “你!”炎龙险些气的灵魂出窍了!自从当上皇帝之后,自己还是第一次被人这样忤逆!

    但是他偏偏还动不了自己这个儿子!

    “这舞姬是你杀死的!就由你来处理这件事,要是造成什么不好的后果,朕就剥夺你的九王爷爵位,收回兵权,将你贬为庶民!”

    这一下子,大殿中不是惊讶,而是惊恐了!

    一道道阻止之声,在大殿中响彻,皆是说着九王爷战功赫赫,这般惩罚实在是太重了云云,还有一些人说,九王爷是天生的将军,陛下要善用人才云云。

    只是嗡嗡嗡的声音再响再多,都比不上炎破天轻飘飘从嘴里冒出来的两个字:

    “好啊!”

    安静之中,九王爷又是取出一块什么东西,咚的一声丢在了案桌之上,发出清脆的砰声,丝毫没有留恋,干脆的令人发指。

    九王爷手间把玩着不知道哪里来的一柄小小飞刀,似乎那被丢出来的虎符还没有手里这乱七八糟的飞刀重要。

    “本王手下数十万兵马,每年粮饷都是一笔不小的支出,穷的我九王府之人日日都是吃不饱,都饿的皮包骨头的,现在倒好,省了一笔支出了。”

    九王爷懒懒的伸了个懒腰,宠溺的抚了抚身旁小少年的脑袋,将她提了起来,凤目带着几分笑意:“本王有点累,先行退席了,各位慢用。”

    随后,轻拉着一旁似乎也是有些呆愣的小少年,像是风一般的离开了这大殿中,留下一堆烂摊子还有一位暴怒的帝王。

    炎龙看着那随随便便丢在案桌之上的虎符,险些气的脑仁疼。

    ……

    “炎破天,你将我带出来做什么?”水月弯可以说并不是自己走的,而是被这个男人死死的禁锢着腰带出来的,脚尖离地还有半寸……看上去像阿飘。

    行一行二跟在身后站的不远不近,皇宫很大,水月弯正被绕的晕乎乎的时候,炎破天停了下来,拐进一座宫殿,接过了身后行一递上来的什么东西。

    一直到被放上床榻,水月弯才一个激灵醒过神来,晃晃脑袋,却是发现自己被人轻柔的放置在了柔软的床榻上,随后一双温暖炙热的大手,爬上了她的腰际,缓缓摸索。

    一把拽开那手,水月弯在床上打了个滚,拿被子将自己裹成了个蚕宝宝,只露出一张已经去了面纱的清丽容颜,带着些红晕,小眼神警惕的盯着极具压迫力缓缓逼近的男人身影,一叠声的赶紧叫停!

    从一开始出来,她都没有反应过来,这家伙可是处在风口浪尖之上的,就这么跑出来?难道是有什么别的事情要做吗?

    “快出来,把裤子脱了。”

    嘎?

    水月弯无意识的把自己裹得更紧了:“做什么?”

    炎破天不多废话,黑沉着脸扒她身上的被子,将人抢救出来之后,水月弯已经是一阵的气喘吁吁香汗淋漓,到了最后,受不了了自己钻出来了。

    炎破天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小瓶子,长指探入其中,抠出来一大块晶莹还散发着幽香的药膏,双手微举,示意自己不动手。

    换言之!

    你自己脱!

    泥煤呦!这跟主动求欢有什么不一样吗?

    “我不!”水月弯拼命的挣扎,想要下床,但是却被男人几下就给挡了回来。

    “听话,你腿上的伤,再不上药可是要许久不好了。”炎破天弹了弹她的额头,半是威胁半是心疼。

    可是……炎破天这么盯着,让她怎么脱!!!

    “我自己来!”说着,水月弯就是想抢过炎破天手上的药膏,但是毫无意外的再一次被镇压下来。

    “要么本王帮你脱,要么自己脱,你且选一个。”炎破天坐到床边,灼灼眸光盯着已经缩到一个角落的水月弯,五指微微握了握,显然是极度希望能够自己亲自动手将人扒光的。

    是扒光!

    “我,我自己来!”水月弯几乎快要哭了,咬着唇,往常杀人跟切豆腐似的柔嫩小手,此刻正是有些颤抖着,解开了裤子的襟边。

    顿时,呈现在炎破天面前的就是自己都无法想象到的绝美风景!

    女子肌肤雪白,长腿纤细,因为先前激烈挣扎的因故,肌肤上泛着点点微红以及汗珠,俏脸羞红,一切都是世界上最美好的模样,叫他沉迷、陷落。

    喉结滚动,眸光在瞟到右腿之上那一大块泛着血丝的淤青之后,顿时就是化成了些微心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