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两百一十一章这是炎破天第几次踹人了
    水月弯趁着众人都是看着那个尤物没人看着这边的时候,猛地将炎破天的脑袋掰过来,隔着面纱在他唇上啃了一口,极快的又放开。

    “哼!她是不是很美?”

    炎破天被骤然突袭,,却是并没有半点不满,反而是颇有些懊恼的舔了舔唇角,有些意犹未尽之感,盯着她,双眸深深。

    “美。”

    水月弯瞪大眼睛!

    这男人说什么!

    他居然夸那个浓妆艳抹的妖艳女人美?她美都是妆出来的好吗?自己日日素颜,除了那一次回丞相府的时候妆点的隆重了些,就再也没有打扮过了!

    水月弯险些一道异能把那个女人给打死!

    “你说什么?”

    “本王说,很美。”

    这日子还要不要过下去了!

    水月弯啪的一声拍桌,但是却因为起身的动作太猛烈,又是不小心撞到了右腿上手上的那一块,登时就是闷哼了一声。

    炎破天见玩过了,闷笑着将人给扯了回来带进怀中,无奈的给她揉了揉,对上她满是控诉的双眸,险些没忍住吻了下去:“本王说的是你。”

    水月弯水汪汪的大眼睛,瞪得更大了点,刚想说些什么,身边一阵幽香浮动,那一名舞姬,却是不知何时来到了这一方案桌之前,见二人相拥的亲密模样,娇呼了一声。

    炎破天不悦的皱了皱眉。

    美人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杯酒水,盈盈素手轻执,翩翩下拜:“奴旧闻九王爷骁勇善战,俊美无双,早已经芳心暗许,这杯酒,便是敬王爷的,还希望王爷赏面。”

    水月弯努努嘴,水灵灵的眸子含了些冷气,叫那娇媚的女人怯懦的缩了缩身子,娇娇的哀唤:“王爷……”

    这一声,如同绕梁三日,闻之忍不住骨头都忍不住酥了一半。

    炎破天唇角抽了抽,将小女人在其腰侧死拧的小手悄摸摸的抓在手中,安抚了下,随后站起身来,离开了席位,来到了那舞姬面前。

    修长一腿探出,狠狠一踹!

    “啊!”美人猝不及防,顿时惨叫一声,如同乳燕学飞一般扑通一声砸了出去,好巧不巧的,那娇柔的身段正好就落在炎龙的面前,轻薄的纱衣有几处破损,柔白的肌肤显露了出来,叫炎龙眸色艰深。

    “嘶!”

    这般的大美人!

    就这么一脚踹出去了?

    看着没人落在地上就是半点反应都没有的样子,莫不是直接被踹死了吧!

    九王爷,还真是下得去手!

    水月弯亦是目瞪口呆。她做出那般吃醋之举,顶多也只是为了将炎破天的注意力转移,好之后别找机会收拾自己,谁知道这男人手段这么快这么狠,直接就是将这颇有点魅惑之色的美人给踢出去了?

    他还是男人吗?

    水月弯忍不住的往他身上看去,在某个位置停了停,又是脸色微红的转过了头去。

    大殿中不少女子都是被吓得面色青白。要知道,他们也都是存着赏花之时与九王爷来个偶遇定情,或者让其对自己多点印象也是好的,谁知道……论娇媚,她们可是没有信心与方才那个舞姬相比。

    炎龙怒而起身:“放肆!”

    炎破天冷哼一声,黑衣如同流水倾落:“搔首弄姿,好不庄重!”

    这讽刺,涉及范围真是大范围无差别攻击啊!甚至连皇帝都是没有放过。

    水月弯吃吃的笑,心头的郁气也是消解了几分。

    “即便是如此,这舞姬是四沙国敬献而来,就算是不喜欢,你打死作甚?”炎龙气的脑袋疼。

    炎破天却是微闭着眸,再不说话了。

    “孽子!”炎龙给气的啊!这般美人,就算是这小子不要,给自己也是好的啊!现在那人都不知道是死是活,四沙国的人怎么可能就这么算了?

    沙战的确不会这么算了,他冷笑道:“这舞姬,是我四沙国最为美艳的舞姬,当年我国国王试图将其纳入后宫都是被其拒绝,我想,贵国应当不是在挑衅我国国王吧?”

    听他这么一说,顿时大殿之中,人人都是皱着眉头,心中有些不安了起来。

    四沙国地方贫瘠,资源没有一水国丰富是没错,但是正因为如此,那里的国风尚武,即便是一个平民拎出来,也是孔武有力的,在战场上悍不畏死,简直是比匈奴突厥犹见一斑。

    一个有些荒唐的念头在心中缓缓成型:难道是要打仗了?

    “这舞姬死了,我王知道了,会不会大怒我沙战还不好说,但是被人这么甩了脸面,我王却是会兵发一水,定要讨回一个公道!”

    沙战络腮胡子随着说话一抖一抖的,一字一句抛出来,众人的视线不由自主的看向了九王爷,却见其依旧是事不关己的模样,眉眼狂狷之色不减,甚至唇角还有一丝诡异的戏谑笑意。

    “想什么呢?本王是不是男人,你不是早就知道了?”炎破天宽大的袖袍遮住了两人的手,压低声音在其耳边道,“想再试试?”

    水月弯瞪圆了眼睛:“别说这种容易让人误会的话!那女子被你踢坏了,你可就要对她负责了。”

    你还是先关心这一点吧!

    现在气氛很凝重诶!

    炎破天却是软趴趴的像是没骨头一般,方才那一脚险些将人踹死的威猛全数不见了一般,一手支着额头,昏昏欲睡。

    “本王可是记得,弯弯当时羞涩的模样……当真是怀念。”

    这男人还要不要脸了!

    水月弯大急之下,涨红着脸,直接是吼喝出声:“闭,闭嘴!”

    在寂静的殿中,这一声,一下子就招惹了全部的目光看了过来。

    见又是水月弯,沙战还没有出声,已经有以为小姐满脸讥讽的尖声道:“闭嘴?你以为你是谁?”

    只是话还没有说完,已经是有一道冰寒的视线死死的盯住了她,不经意间看了过去,顿时就是吓得哭了起来。

    那小姐很快就是被人安抚住了,但是这样一闹之后,却是无人再敢多说些什么。

    沙战却是不在意这些,哈哈大笑道:“小子,又是你!怎么,这一次你还想用你那张嘴把死的说成活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