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两百一十章我只要冰花
    “既然已经送了上来,那么就是一水国的东西,身为皇帝,连这点决定权都没有?”炎破天颀长的身躯就这般站在殿中,不卑不亢,嚣张霸道一如往常,甚至还比之前更加无礼以及不耐。

    就仿若是被侵占了地盘的野兽,渐露獠牙。

    陛下与九王爷之间,虽然也是并无多少亲厚,但是像这般直接对上的时候,还是很少的。

    炎龙一张脸青了又紫,紫了又黑,瞪着炎破天半天终于是怒了。

    “这冰花是属于国家的!那么就不能作为私人打斗的彩头!这一点,你这个九王爷难道还不懂吗?”

    炎龙很是生气,就差指着炎破天的鼻子骂了:这冰花就算是他不稀罕,就冲你这态度,也绝对不给你!

    那几位有幸参加宴会的妃子,现在看着眼前这一幕,皆是面面相觑。

    皇后赶紧上去抚了抚炎龙的胸膛,劝着,顺便还教训炎破天:“破天你且少说两句,哪有这般气你父皇的?”

    “本王的名字是你叫的?”咱们的九王爷大大却是半点都不领情,一句讽刺已经是轻吐而出,将皇后那张风韵犹存的脸也是气的扭曲了几分,磨了磨牙。

    早知道这个九王爷嘴巴毒,但是没想到这般不给人留情面!

    水月弯在一旁噗嗤一声喷笑,颇有趣味的打量着强颜欢笑的皇后,勾了勾唇角。

    自己想要套近乎上眼药没关系,但是干嘛要将炎破天当做目标?

    这家伙损人可是很厉害的。

    看着上头的敌后二人两句话被九王爷明里暗里嘲讽的狼狈样子,顿时想要出个头给帝后留点好印象的大臣们以及贵女公子们,顿时就像是霜打的茄子一般,一个个都是缩了回去。

    “九王爷,你倒是还打不打?”沙战只不过想挑战九王爷这么一件小事却是被曲曲折折的弄成了这般模样,早就不耐烦了。

    炎破天回过身,盯着沙战,倏地摇摇头:“不好意思,本王突然没兴趣了。”

    沙战一呆,随后就是气的七窍冒烟:“靠!你耍老子!”

    炎破天继续摇头,薄唇勾起的弧度看起来邪气不已:“本王只要冰花。”

    所以,你要是有实力,那就把冰花当成彩头,不然干嘛要浪费时间陪你打?

    沙战果然是不负战斗狂魔之名,闻言直接是咬咬牙,在最后,直接是转头冲着外宾的席位上,那一脸冷淡的男子道:“这冰花,好歹也是你们三冰国的东西,还有没有多的?”

    被点到,那一身素白,自斟自饮不亦乐乎的青年手中正在倒酒的酒杯顿了顿,琉璃般的眸子盯着沙战,像是看傻子一般的道:“这冰花雕琢极为不易,其取材也是极为稀少。”

    这种东西,本来就是物以稀为贵,怎么可能有多的?

    虽然各国送上来的东西不见得是最为珍贵,但是却都有各自的亮点,都有点理由能够将这东西的价值提升上去。

    就算有多的,那也得说天上地下仅此一件。

    望着九王爷毫不在意直接转身离开的一幕,沙战深深的郁卒。

    原本他来到这里,就是为了找九王爷挑战的,现在就为了一朵冰花,难道自己这一趟白来了?

    “皇帝陛下,我老沙虽然是一个粗人,但是也知道这样的彩头原本是算不得什么的。只要双方同意,一朵冰花还不是想送给谁送给谁?”

    “皇帝陛下这样,未免有些公私不分了吧!”

    说出来了!

    他居然说出来了!

    众人的嘴巴几乎可以张大成0型再塞个鹅蛋进去了,心中居然是有点佩服沙战这为了能跟九王爷打一场,甚至不惜得罪皇帝的勇气!

    只是不知道这份勇气到底是莽夫之勇还是有应对之策了。

    炎龙的老脸皮抽了抽,心中将沙战骂了个底朝天,但是脸上还是要笑容以对:“使者说笑了,只是这件事,实在是扯不到公私上面去,更何况,就是因为破天是朕的儿子,所以才不能多有偏颇。”

    沙战琢磨着,似乎也是有些道理,但是九王爷又说了一定要那冰花,这么一来,自己岂不是夹在这两个人中间,被当枪使了?

    沙战是战斗狂魔,但是却并不傻,在皇室官场上混,这么明显的针对以及敷衍还是看得出来的,这两父子,恐怕是因为什么东西,已经生了嫌隙了。

    但是这跟他没关系啊啊啊啊!

    他只是想打个架雪耻而已!

    “既然皇帝陛下不舍得,那么我沙战也就不好藏着掖着了。

    “原本,我是想在赢了九王爷之后,以一倾城舞姬作为礼品送与一水国的,但是现在看来,要提前拿出手了。”

    沙战说着,扬声喝道:“将人带上来!”

    哦?倾城舞姬?

    除了天命之女之外,居然还有女子当得上是倾城这二字?

    炎龙倒是真被沙战寥寥几句话激起了好奇心,身子微微挺直了些,也是笑道:“使臣果然是锲而不舍,那么,就请那舞姬上来,看看能不能入了我这儿子的眼?”

    炎破天此刻已经是回到了座位上坐下,黑眸一下子对上水月弯含笑的双眸,不自在的咳了咳。

    “想要那冰花,是给你的哪一位红颜知己啊?”水月弯小手撑着下巴,从下往上看他,居然也是俊美到不可思议的地步,又是嘟着小嘴道,“你的好父皇可是要给你相看舞姬了,想来定然是倾城容颜,真是叫贤弟嫉妒。”

    贤弟都冒出来了,看来是真不开心了。

    但是他好冤枉,明明方才是自己在不快来着,怎么这么快,这小女人就开始反击了?

    炎破天正打算说些什么,在那一声召唤之下,明亮的耀眼的殿外极亮处,已经是有一道婀娜身影,缓缓走进。

    红绡轻扬,美人亭亭而立,美眸顾盼生辉,眼波荡漾,似是含着一汪春水,睫毛轻抖,似是羽毛搔刮过心尖,美人启唇,柔媚婉转似莺啼,只是听着,身子就一阵阵的发热,不济的,已经是瞪大了眼,涨红了脸。

    水月弯抿了抿唇,抬头打量着炎破天的表情。

    嗯,面无表情,甚至看一眼就是收回了目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