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两百零九章父子对峙
    “嗯。”

    原本以为九王爷大大应该会保持高冷鸟都不鸟沙战的,但是在一次出乎了大家意料的是,这一次九王爷不但回答了,这话还说的有点多。

    “想要挑战本王,是有条件的。”

    炎破天一手捏紧死死的克制着自己不去看身旁女子娇软的面庞,一边似是无意一般的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九王爷……难道是想要彩头?”怔愣的人群,已经是有人愕然的开口问道,话落才意识到自己说些什么,顿时就是畏畏缩缩的躲进人群,当做那句话不是自己说的。

    沙战并没有被控制住,反而是打伤了几个御林军,除了那个倒霉的死掉的,看起来伤势不如何严重,上座的炎龙眸中精光一闪,一挥手,那群御林军便是退到了一边待命。

    见似乎是闹了一场乌龙,众人皆是安抚安抚砰砰跳的心脏,又回到席位上去了。

    “记得上药。”炎凉手中放下那瓶药膏,最后留下一句,也是施施然的回了席位之上。

    一旁的炎略天冷着一张脸凑到水月弯身边,不知为何那声音之中也是带了几分感知不出来的小情绪,像是孩子一般的警告道:“不准跟七哥靠的近!听到没!”

    水月弯感受到身旁炎破天一瞬间僵硬的身子,暗暗的瞪了炎略天一眼,没好气的扯了扯唇。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炎略天才刚刚离开,水月弯手里攥着那瓶药,正想着要怎么处理才好,一旁已经是有一只大手伸了过来,掂起那药瓶,下一秒,直接往后一丢!

    水月弯呆了呆,抬眸对上男人阴沉沉的双眸,浑身一个激灵!

    “扔得好!”

    “就算你不扔,我原本也打算将它扔了。”

    炎破天没理她,大手抚上她的腿,在那一块被撞到的地方轻轻的揉了揉,换来水月弯一声压抑的闷哼。

    炎破天额角青筋跳了跳。

    水月弯小手扯着他的袖袍,可怜兮兮的道:“好痛。”

    事实上,水月弯就是连撒娇都不怎么会,只是软了声音,再拉着他的衣服喊两句疼,炎破天的心就软的不成样子。

    但是炎破天却是有心不打算这么轻易的放过她!

    居然在他不知道的时候,给他招惹了这么大的一只苍蝇!

    都是男人,他看得出来炎凉对这小女人有几分自己都不知道的在意!

    也就只有这个小女人自己感受不出来!

    更何况,连略天都……

    想到这里,炎破天顿感一阵烦躁,当下就是掀袍,在众人的视线之中,缓缓起身,一双凤目,落在了正激动地搓手的的沙战身上。

    “以冰花为彩头。”炎破天缓步来到大殿正中,一句话,开口就要那个三冰国送上来的奇花。

    “没想到,九王爷也是喜欢这冰花啊!”有人这么想。

    “这冰花晶莹剔透,却不适合男子佩戴,想来是为了哪一位美人所求吧!”有一名公子自诩猜的十分对,信誓旦旦的道。

    “没想到啊没想到,九王爷居然也会喜欢上一名女子。”有一名女子极为艳羡的说道,但是听这话中浓浓的酸气,显然是极为妒忌那个能够让九王爷为了她索要彩头的女子。

    水翩浅的拳头暗中握了握,心中的嫉妒以及愤恨险些冲破了牢笼,狠狠叫嚣着冲水月弯而去,一双如水一般的眸子几乎恨得出血!

    再看向堂下威势迫人,一身冰冷寒冽的男人的时候,那双眼睛顿时盛满了疯狂的狂热!

    感受到不少目光冲着自己而来,水月弯情不自禁的摸着自己面上的面纱,看看自己是不是不经意间露出了什么女子的特征,不然的话,为什么这席间的女子都是一脸刻薄的盯着自己看?

    那一瞬间,水月弯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做蓝颜祸水。

    即便自己现在是男子之身,也能被仇恨妒忌,只因为自己坐的离他如此之近。

    “真是……还说我呢,自己都做了些什么。”水月弯撇撇嘴,看着堂下一袭黑袍也半点不嫌热的男人,唇角微扬了扬。

    正在想着什么,身后行二倏地凑近,压低了声音道:“姑娘,丞相府的大小姐在偏殿求见。”

    水月弯偏头,眸光染上一丝疑惑:“谁?”

    行二再度重复一遍。

    “她?她来找我做什么?”水月弯看着大殿中似乎正在说什么把沙战气的半死的男人,饮下手中茶杯最后一口香茶。

    “属下不知。”

    水月弯眉头微蹙,深深思考这一个问题。情敌找上门来,她是不是该去会一会?

    “算了,我还是比较想看炎破天虐渣。”水月弯摆摆手,表示自己对去见水阑珊没有半点兴趣。

    相比起来,他还是想看看炎破天的实力到底到了什么地步,总不会这看起来很厉害的沙战在他手下一招都走不过吧?

    炎破天一袭黑袍裹身,外头虽然是天光大盛,暑气逼人,但是在其身周却是萦绕着一层深深的寒气,盯着上座之上的炎龙,双眸深处是深深的戾气以及森冷。

    炎龙绝对不会无缘无故的对小女人下手,那么就定然是有什么吸引他的地方。

    而且他也知道,最近的局势似乎是有些不稳定了起来,四国都是在相互试探,还美其名曰互访。

    其中的野心以及肮脏龌龊,炎破天深恨之。

    “不知本王的要求,父皇可同意?”

    炎龙看着自己这个儿子,虽然站的比自己低,但是气势却一点都不比自己这个当今的皇帝弱上半分!或者更加大逆不道一点,这个儿子穿上龙袍定然是比自己更加有皇室威严!

    更加适合当九州帝王!统一天下!

    炎龙为自己这个想法深深的震惊了!

    随后心头无可控制的染上了浓厚的杀意!

    他想杀了这个可能会威胁到自己帝王之位的亲生儿子!

    炎龙暗中深深吸气,按捺下自己心头的杀意,压抑的很辛苦,脸上的笑容几乎是有些扭曲:

    “这是三冰国送上来的宝物,将之作为彩头,未免有些不妥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