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两百零八章错拉了谁的手
    “哥,这宴会一点都不好玩。”一旁炎略天趁乱凑了上来,瘪瘪嘴,趁机偷喝了香茶一杯。

    “不错,确实无聊了些。”一旁,炎凉也是慢悠悠晃了过来,修长如玉的手指同样捻起一杯香茶,抿了抿,毫不吝啬赞叹。

    炎破天瞬间脸黑。

    这是自家小王妃特意为了自己调制的!

    略天也就罢了,炎凉来凑什么热闹?

    顿时咱们的九王爷大大一把将案桌上的小紫砂壶一扬,凤目眯起,刺溜一声就是像珍宝似的捧在了手中,不悦的盯着二人僵住,似乎还想再来一杯的手。

    “哥,这么小气,再来一杯嘛!”炎略天顶着张跟自己老哥极为相似的脸,却是可怜兮兮的道。

    水月弯正在看底下的一场乱斗,探手往旁边一抓,抓在了一只温凉的手上,开口问道:“底下乱成这样,你就不管管?说起来,还跟你有点关系呢。”

    水月弯边说边回头看向炎破天,奇怪他怎么这么久都不说话。

    一回头就对上某人满是怒焰的眸子,一怔之下,手已经被某人狠狠的抓住在手里,然后大手在其上狠狠一顿搓!

    “还不快松手!”

    水月弯怔然看向先前的桌案方向,那里正放着一只莹白如玉的手,似乎是才回过神一般,缓缓收回。

    水月弯顺着那只手看上去,登时那脸就是一黑。

    “很软。”七王爷炎凉正慢悠悠的收回手,那双一直是波澜不惊的双眸此刻黑的有些发暗,颇有些若有所思的味道。

    “混账!”炎破天暴怒!

    暴龙似的男人此刻直接是怒吼出声,其声音之中的怒气以及抓狂,直接是叫那边的闹剧都是停顿了一下,随后,一道道目光就是投射了过来,人人面上都是一脸懵逼的表情。

    却只听九王爷继续暴怒,那张绝美容颜都是扭曲的不成样子,猩红的眼眸瞪着一袭蓝衣的七王爷,几乎想冲上去打一架!

    怎么回事?

    这里有一个拼命想要求打的,九王爷半点都是不放在心上;那一边怎么跟与世无争的七王爷杠上了?

    方才正在慌乱中的人们没有看见发生了什么,只知道九王爷不知道为什么很是恐怖。

    炎破天袖袍下的手死死的抓着水月弯那只抓错了人的手,紧紧的几乎能够把她的骨骼都是抓毁,一边还冲着她不悦的低吼:“笨蛋!”

    水月弯觉得很委屈。

    她怎么知道炎凉的手放在那里嘛!这是炎破天的案桌不是吗?

    炎凉那手也伸得太长了吧!

    现在可怎么好,这男人生气起来可是核弹级别的!

    “九皇弟,你应该叫本王皇兄。”炎凉搓了搓指尖,将那只水月弯抓过的手缩进袖袍之中,深深的注视着炎破天道。

    片刻后,那双温凉的眸子带这些自己都不知道的些微情绪,又是看向水月弯:“不知……公子可是去过幽暗森林?”

    水月弯面纱下的双唇张了张,却是一句话都没有说出口,颇有些龇牙咧嘴的用另一只手去掰炎破天抓着他的那只臂膀,软软的哀求:“好痛啊破天,你先松手!事情我之后跟你说好不好?”

    轰!

    不用水月弯说话,这一边,那男人听了这句话,身上的戾气更上了一层楼!浑身的煞气像是不要钱似的逸散出来,那双眸子恶狠狠的盯着炎凉,额角青筋爆突!

    她这么说,那就是说,这二人的确是在之前就见过?

    还瞒着他?

    看炎凉这模样……

    炎破天抓狂!

    水月弯嘶嘶抽气,死活掰不开炎破天的手,到了最后,急的都是带了些哭腔:“好痛……”

    “哥!快松手!小公子出血了!”炎略天一旁插不进嘴,也插不了手,现在眼尖的看见水月弯手上渗出的一丝血迹,当下就是白着脸喊道。

    炎凉看着水月弯雪白的皓腕,眉头也是皱了皱,声音寒了几分:“九皇弟莫不是失心疯了?她在喊疼!”

    炎破天猩红的双眸似是这才恢复了些许光亮,大手骤然一松,看着那雪白的手腕上一圈的青紫,还有滴滴鲜血,的确是十分严重了。

    九王爷大大对上水月弯疼的有些雾蒙蒙的微红丹凤眸,懊恼的握紧了拳,也不敢去触碰,暴躁的低吼:“还不快宣太医!”

    身后行一点点头,身形消失在黑暗中。

    “破天……咱们不气了好不好?”水月弯小心翼翼的看向他,整个人几乎都扑到炎破天怀里去了,不顾手腕钻心的痛,轻抚炎破天胸膛。

    她这是存心想让自己心疼死是不是?

    不用好手偏用伤手!

    炎破天低斥一声,手上却是有些僵硬的捧着她的手,避免她再触碰到哪里,加剧了伤势。

    有九王爷贴身心腹的传召,太医很快就来了,顶着九王爷杀人一样的眸光哆哆嗦嗦的上了药,缠了绷带,这才又退下去。

    炎破天狠狠吐了一口气,却是偏过头,也不看水月弯,径直在座位上坐下,闭目养神。

    这是暂时放过她了?

    水月弯心中一喜,正想也坐下去的时候,右腿却是不小心撞到了案桌桌角,顿时就是疼的一阵咬牙切齿!

    皇室的案桌,上刻有复杂的花纹,在案桌之下,为了更好的固定好巾帛,是有突出来的一块地方的,水月弯就是倒霉的忘记了这么一块地方,给撞了上去。

    炎破天眉头一动,却是狠着心,连个头都不回。

    勉勉强强坐下之后,一瓶药就是被递到了水月弯的面前,清润的嗓音道:“这是百花凝露,对跌打损伤效果最是好,涂上吧。”

    水月弯眼睛发直,瞪着面前如玉的大手,却是没有半点犹豫的拒绝道:“多谢七王爷好意!我受之有愧!”

    “套话就不必说了,不然,本王派人为你上药?”炎凉也不知道为什么,偏生是要将这瓶药给水月弯,水月弯就是拒绝也拒绝不得!

    正在这时,那边被忽略了许久的人,叫嚣了起来!

    沙战粗着脖子,满脸涨红,兴奋的脸上的络腮胡子都是起伏不定,用一种火热的眸光看着炎破天,扯着嗓子喊!

    “九王爷!现在你可愿意与在下一战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