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两百零六章家教不好不怪九王爷
    炎破天感受到身边的人一个颤抖,黑眸缩了缩,丢下酒杯就问道:“怎么了?”

    紧张的不行。

    水月弯摇摇头,面纱覆盖了大半张脸,看不见她的表情,炎破天却能感受到她一瞬间紧绷起来的心弦。

    怎么回事?

    犀利的凤眸在场中众人身上转了转,在几个点上停了停,却是并没有发现什么怪异之处,心下紧了紧。

    “我没事,可能是天太热了。”水月弯看着炎破天一脸紧张的模样,轻笑着道,水眸却是褪去了那般散漫之意,变得有些凝重了起来。

    无缘无故的心悸,她自己也觉得有点不对劲。

    嗯?

    水月弯眸光一转,不期然的对上了一双含着快意的双眸,其中满满的恶意之中有些大仇得报的畅快让她心中的警戒又是提上了一个层次。

    水翩浅。水月弯扯唇,回了个冰冷的笑。

    看她这模样,倒不是自己多虑了。

    炎破天顺着水月弯的眼神望过去,凤目顷刻间划过一抹寒意与戾气。

    “你可别动手,我倒是要看看,我这三妹妹能搞出什么花样来。”水月弯似乎是洞悉了炎破天的想法,阻止道。

    “本王派人护着你。”炎破天没有反对。在先前她就说过,这个女人她要亲手来解决,他不得插手,那么派几个人在她身边护着总是没有关系的吧?

    水月弯想了想,倒是没有拒绝。

    “九王爷!可敢下来与我一战?”

    正在两人各有心思的时候,一阵咆哮声骤然传来,声如洪钟,喊出来的话,使得太虚殿中的人们在怔愣了一瞬间之后,欢呼声像是海啸一般席卷了开来,沸腾一般的冲上云霄,险些将大殿的顶都给掀翻了去!

    “不自量力,居然敢向九王爷挑战!”

    “这沙战倒是有点骨气嘛!这一回,本公子可是有眼福了!”

    “你就等着瞧吧!九王爷还说不准会不会接下这战帖呢!”

    “这蛮子这么大胆的当殿宣战,九王爷会不接?”

    “对啊!肯定接啊!”

    “不接还是不是我一水国的战神了?”

    “接!接!接!”

    最后,道道灼人视线齐齐的落在了水月弯身旁,那一脸不耐的男人身上。

    水月弯挑挑眉,抛开心中若有若无的不安之感,看向殿中正在叫嚣的四沙国之人。

    要不怎么说四沙国之人都是好战的,这沙战犹有过之,在这殿中,炎龙面前就敢冲炎破天叫嚣。

    沙战满脸的络腮胡子,几乎把他整个脸都是遮挡住了,连嘴在哪儿都是寻不见,只看得见一双眼睛闪烁着惊人的战意,泛着红,死死的盯着炎破天,其中含着的狂热,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炎破天的又一位小迷妹。

    “老九,这四沙国的使者看起来很想与你战一场,还不快些接下来,扬我国威?”炎龙哈哈大笑,几乎是稳操胜券,但是他却忽视了被挑战之人本人的意愿。

    “没兴趣!”炎破天没骨头似的缩在椅子中,一个眼神都没有往沙战那边看,炎龙的话也是被其完全无视,怎么一个嚣张狂肆了得!

    炎龙被噎了一下,觉得面子有些挂不住了,脸色难看了些许。

    之前无礼也就罢了,他这个老子几乎都习惯了,但是现在是别国之人在向他挑战,难道他是想让一水国怯战不接的臭名传扬出去吗?

    “你这是什么态度!”炎龙狠狠一派扶手,大怒之下,叫殿内的气氛一下子就冷凝下来,原本觥筹交错的热闹之景,就像是被按了暂停键一样,人人都是傻了傻,搞不清突然间怎么变成了这般模样。

    皇后温声相劝:“陛下,您先息怒,九王爷还是个孩子,不知晓其中的关髓,犯不着您这般愤怒。”

    言下之意,九王爷不懂事,不值得你生气。

    顺便的,他还没有责任心,没有爱国心,没有荣辱心,全都是熹妃教坏的!

    但是炎龙没有听出来,指着炎破天,依旧是怒:“不懂事?他都几岁了还不懂事?朕看就是被宠坏了,所以才这般放肆大胆!”

    教?教个屁!

    炎破天一身本事你教过啥了?

    全都是他自己攻读典籍兵书,从一双拳头中悟出来的手段好吗?

    要不要脸了?

    水月弯暗暗不屑,心中略微有些心疼身边这一脸面无表情的男人。

    炎破天挥了挥黑衣衣袖,垂落在扶手上,身子反而是更加惫懒的滑进了椅子中,整个人像只矫健而又犯困的野豹,目空一切。

    “本王还能更加放肆,你要不要试试?”

    狭长的凤目微眯,炎破天半是威胁半是敷衍,丢出了这么一句话,瞬间又把炎龙气的呼哧呼哧直喘气。

    炎破天见状,却是冷哼一声,只觉得心里的怒火半点都没有消下去。

    敢对自己的女人有那么恶心肮脏的想法,还用那么卑鄙下流的手段?

    仅仅只是口头上占点便宜,还是远远不够;这宴会之上的事情,他可半点不想管,权当是出一口小小的恶气。

    炎龙气的双眼发红。

    自己是他老子!是这个国家的王!他是什么态度!

    还是说,自己这个儿子的势力已经到了可以无视自己的地步了?

    想到这里,炎龙心头杀意与寒意,皆是徒然暴涨!

    自古皇家无亲情,即便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威胁到了自己的地位,说杀就杀的多得是。

    就是炎龙自己的皇位,若是要往深处扒一扒,只怕都有不少说不得的事儿。

    一旁皇后在不经意间的煽风点火,小钉鞋给穿的不亦乐乎。

    “陛下,九王爷也许只是听别人说的多了,这才将脾气带到了宴会上,并不是存心的啊!”

    “若是真要说,那也定然是教导的嬷嬷没有尽心,怎么能怪九王爷呢!”

    皇后像是要把之前被忽视后,没说话的话全都补回来一样,叨叨咕咕的说个不停,因为离得近,水月弯都嫌烦。

    皇后话说到这里,炎龙终于是想起来要找谁出气了。

    “熹妃呢?”

    终于问到点子上了!

    皇后按捺住激动的心情,犹豫道:“熹妃妹妹之前说了,她……不愿意来。”

    “荒唐!”炎龙大怒。这虽然是小宴会,但是架不住正在天命之女出世的风口浪尖上!又有其余三国使者到来,谁给熹妃的胆子居然敢缺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