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两百零五章嫉妒衍生了什么
    炎破天没回答,手中转着一只酒杯,另一只手却是在案桌底下轻轻的扣了扣水月弯的掌心,带来一阵麻痒。

    炎破天这态度,炎龙几乎习惯了,说也说不听,也幸亏他从来对朝堂之事没什么兴趣,不然炎龙只怕早就找借口打压九王府,而不是这般暗中盯梢了。

    但是炎破天却是知道,他会这般在使臣前来的情况下都是这么不给自己老爹面子,想来还是有几分自己的缘故在。

    “在下单名一个冰字,此次送上的这朵冰花,是我三冰国少见的宝贝,只希望一水国的王嗯呢该都好生相待,将珍宝赠予有缘之人。”

    青年带些冷淡的声音在这大殿之中响起,亚麻色的深瞳几乎看不见其中有什么情绪,近乎一片冰冷。

    但是水月弯看着,这青年分明是因为热的受不了,不想多说来着的。

    而那朵冰花,也未见得就是三冰国最为少见的宝贝。

    但是那帮大臣们依旧是嚅着胡子,极为满意这青年的识相,毕竟他们没有像二金国那样,送上来个不知纯度的金蟾,还试图要刁难他们,现在倒好,被那少年给反将了一军,面子里子都丢光了。

    十王的席位在炎破天之下一席,相隔不远,见了那冰花之后,就一直都是抚着下巴,像是在思考什么的模样,某一刻突然低低出声道:“还是觉得这冰花好适合仙子姐姐。”

    炎破天没有反驳,倒是极为赞同的点了点头。

    上座的帝王正满意的时候,却是突然听见炎略天这般说,心中一动,先前将他坑的极惨的女子面容豁然映入脑海,顿时眼神就是有些阴鹜了起来。

    而那女子的面貌,也是能够资格称得上仙子姐姐。

    难道说,老十见过水月弯?

    还是说,水月弯现在就在老十处?

    既然这样,作为亲兄弟,老九知不知道?

    帝王带着些打量的视线缓缓在自己这几个儿子身上划过,但是这几人要么一脸不搭理要么一脸温润要么啥都写在脸上的样子,却是什么都看不出来。

    一旁的皇后凤袍烁烁,分明就坐在最高位上,但是却总觉得自己被人忽视了一般,当下就是有些郁闷的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不错,本王也觉得,这冰花与弯弯极为相称。”炎破天凑近了,近乎呢喃的在水月弯娇嫩耳尖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水月弯耳尖几不可见的红了红。

    “这东西,不见得有多稀少。”水月弯轻轻咳了咳,不着痕迹的将他推开,瞥到远处水老鬼眼中一片欣慰,有些羞恼的拧了他一下。

    “但是却极为适合你。”炎破天正色道,“本王去将它要来。”

    水月弯正在疑惑之间,那一边,青年极为干脆的说完那句话后,再补上一个礼节,便径直回座位去了,透明的水液从茶壶中倾倒而下,居然是水不是酒。

    水月弯收回视线,又是迎上了水翩浅愤恨的眸光,其中包涵的森冷杀意几乎是要化成利剑将水月弯给扎个透心穿。

    这么恨她?

    水月弯眼眸一转,冲她微微一笑,随后自袖中掏出一块丝绢,轻轻的为炎破天擦了擦额上的汗珠,末了还顺手送上去一杯香茶,将炎破天伺候的好好的。

    挑衅的小眼神飘过去一个,炎破天能有这待遇自然是乖乖配合,这二人的亲密互动险些是将水翩浅气出一口血来。

    一旁的皇后终于是找到机会说话了,她有些惊奇的看着水月弯与炎破天的亲密举动,温声问道:“老九,这是何人?”

    皇后本家姓王,与炎破天的生母熹妃斗来斗去,明着暗着,不和是整个皇宫都知道的事情,身为熹妃的亲子,炎破天与皇后的关系也称不上怎么好,但是这是常理。

    碰到了与水月弯有关的事情,那就不能用常理来推论。

    “这是本王的贤弟,是本王最为重要之人。”炎破天抬起头,一字一顿,凤目中的冷意涔涔,缓缓扫过殿中之人,最后落到水月弯身上,瞬间化为绕指之柔。

    原来自己没有猜错,这少年真的是传闻中大言不惭的说能救徐景之人!

    现在救不成功,索性就抱紧九王爷的大腿开始耍赖了,连尸体都不知道是不是被埋在了山崩下面,还真有脸这么问心无愧的坐在离九王爷这么近的高座之上!

    殿中之人皆是在心中这般咆哮着,但是在这样的窃窃私语声中,也有人,更加惊愕。

    水翩浅才回来没有多久,所以对当时轰动国都的事件并没有多少了解,坊间对其人的传闻也是褒贬不一,水翩浅只是当做个笑话听听也就过去了。

    但是当这件事情跟她心目中的神九王爷,还有自己的眼中钉挂上钩的时候,事情的本质就是发生了改变。

    她好想现在就站起来说,拉上太师府,拉上丞相府,质问水月弯,揭穿水月弯的真实身份!

    但是重要的是,自己现在不但说不上来话,而且陛下又不知道为什么极为看中水月弯,还有那一位位皇子王爷,对水月弯那是明显的偏爱!

    她凭什么?

    水翩浅含恨的眸子一扫,那些贵女眼中的嫉妒以及羡慕几乎可以化成实质冲出眼睛了,但是一个个却还是端着样子,企图将自己最美好的一面展示出来,装腔作势的样子叫水翩浅嗤之以鼻。

    那是个女的!是水月弯那个贱人!

    你们以为她化装成男人就是男人了?

    大殿中这么多高官小姐,甚至还有皇上,皆是被这个恶毒的女人耍的团团转!

    水翩浅心中的念头翻滚着过了三十八道弯,最后终于是忍不住的扯着唇,佯装惊慌的拉了拉旁边的一位小姐,手指沾了沾水,在桌面上好一番写写画画。

    顿时,一个消息,像是长了翅膀似的,在这女席之上,像是病毒一般流传开来。

    皇后听了炎破天一番话之后,有些牵强的笑了笑,随后一杯酒水又是喝了下去。

    水月弯正有些无聊的昏昏欲睡,某一个瞬间,却是没由来的一阵心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