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两百零四章一针让你变哑巴
    水月弯正看得开心的时候,冷不防被掐了一下腰。

    炎破天微微仰着头,冲着某个方向示意了一下,水月弯有些疑惑的转头望去,顿时就是对上了水翩浅暗暗含恨的双眸。

    “要不要去处理了那个女人。”炎破天炙热的气息凑近,低声道。

    “你想在这里?”水月弯一惊,她倒是不介意,但是在这殿中,他要怎么做?

    炎破天眸中瞬间闪过一道杀意,森凉不已:“她知道了你的身份。”

    “且看吧。”水月弯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她觉得像水翩浅这样的人,应当是自己受不了会跑出来作死的。

    果不其然。

    正在殿内的气氛实在是有些胶凝,那中年男人被炎破天嫌弃的脸庞涨红的时候,水翩浅那柔弱的声音就是在殿中响起,感受到道道向自己投过来的视线,唇角几不可见的划过一丝沉醉的笑容。

    “这位公子,先前您不是说有办法检测出那金蟾的纯度么?怎么现在又是回到了席位上?”

    水翩浅一上来,就是将苗头直指水月弯。

    水月弯不回答,甚至连一个眼神都没有赏过去,与炎破天也不知在聊些什么;而水翩浅见她与九王爷相谈甚欢的样子,险些没有一口咬碎满嘴银牙。

    这个贱人!

    不知道用什么手段混进了九王爷的府上,还女扮男装,简直就是心性恶毒,满腹心计!

    九王爷那般人物居然没有看出来她的真正面貌?

    正想要不顾一切的说出水月弯的真实身份,张了张嘴,却是惊慌的发现自己居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她双眸瞪大,像是见鬼了一样的拉扯着身边的另一位小姐,手抓着自己的喉咙,满脸狰狞却是半句话都说不出来的模样,吓到了殿中的人。

    却是没有发现身后的某处黑暗,正有一道黑影缓缓融入其中,消失不见。

    水月弯看了眼身侧没有半点意外的男人,丝毫不介意落井下石:“水三小姐这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遭报应了吧?”

    神鬼之说,虽然屡屡禁止,但是并不能阻止人们心中对那种可怕的东西的恐慌。

    哗啦啦,水翩浅四周顿时惊慌的散开一群人,更有甚者,将案桌都是带偏了几分。

    水翩浅急的快哭出来了,但是那嗓子眼里就是发不出声音来!

    水月弯啧啧赞叹,明眼人都是看得出来,这手脚,就是这少年动的没跑了!

    但是看这个少年的模样,那可怜的三小姐怕是有一段时间不能说话了。

    水翩浅啊啊啊啊的叫唤,但是无奈却是谁都听不懂她在说什么,更有甚者以为这女人是不是疯了,忙不迭的叫唤太医太医,将水月弯乐的不行。

    “你说,我什么时候让她恢复才好?”看着好说歹说才平复下来心情,双眼红彤彤的水翩浅坐了下来还狠狠的瞪着自己的模样,水月弯撑着下巴,倏地征求炎破天的意见。

    她先前将一枚涂了药的金针交给了一名暗卫,叫他无论怎么样都好,将这药注入水翩浅的体内,方才她可是看得明白,那耿直的暗卫,直接是将整根金针都是打进了水翩浅的体内,因为速度太快,当时她感受不到什么痛处。

    但是日后那金针的苦楚,可是有水翩浅受的了。

    “这关本王什么事?”炎破天转头看她,凤眸眨了眨,极为不解的道。

    “嗯?好好的娇美人,现在被我给弄哑了,你不心疼?”

    炎破天想都不想,活该两字已经是溢出唇瓣,这一声说的不大不小,正好传进水翩浅耳中,顿时那娇弱的美人就是受不了心上之人的狠心,还有那喉咙不能发声的打击,直愣愣的晕了过去。

    水月弯靠再炎破天身上,险些笑岔气。

    她怎么现在才发现,对付水翩浅,炎破天一句话就能直接把人家打到十八层地狱啊!

    早知道还用得着自己出手?直接叫他毒舌一番不就完了?

    那二金国的中年男人想来想去都是不知道要怎么回答,最终也只是约定,在宴会之后,定当献上另一样珍宝,来抚慰帝王的怒气。

    插科打诨的,水月弯横插一脚,众人皆是不知该怒还是该笑。

    二金国使者才刚刚下去,另一边,那三冰国的素白身影就是站了起来。

    在二金国的那中年男子被“刁难”的时候,三冰国与四沙国的使臣团,却是半点出手相助的想法都没有,冷淡目光滑动间,将大堂之中,全部的人都是收进眼中,心中有了一番计量。

    最后顿在水月弯身上。

    这个少年,绝对是个危险人物,就凭他在冰雪之城生活了二十几年的经验,她要是想要对自己做些什么,自己将会毫无反手之力。

    冰一样冷淡的青年,那双眸子都是罕见的亚麻之色,五官深邃,一身素衣比殿中之人穿的甚至还要更少,但是他的额头之上,汗水像是下雨似的,哗哗啦啦的流。

    就好像当初水月弯异能不济,进去王莽的铸剑炉的时候的那种快要流脱水的感觉。

    那青年的背上,虽然因为衣服颜色的缘故看不太出来,但是水月弯却依旧能感觉到,他的衣服已经全部湿了。

    估计拧巴拧巴还能有个半桶。

    青年献上来的是一朵冰花,不破不败,不化不雾,晶莹剔透,像是水晶筑造成的一样,极其稀有,不说大殿中女子瞬间亮起来的眸光,就是水月弯也是微微的挺直了脊背,水眸中兴味之色甚浓。

    “喜欢?”

    水月弯轻轻一笑:“还挺好玩的。”

    炎破天不说话了,水月弯正疑惑的望过去的时候,就看见这男人正慢吞吞的站起身来,抬手就要唤,吓得水月弯一下子就给扑了上去,抓住他的手臂。

    “你你你住口!”

    水月弯快哭了。

    这东西是有意思没错,但是这东西是三冰国给一水国的相交之礼不是吗?

    要是给她拿了去,她敢确定,明天九王爷为了个男宠违抗圣命的名声就会传出去!

    炎破天被她拽着手也不挣扎,乖乖的坐了回去,像是刚才突然间站起身来的不是他一样。

    炎龙看了眼自己这儿子,扯唇笑道:“老九是想要这冰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