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两百零三章两方为难
    水月弯眼角微扬,面纱清透,少年声音淡然又清脆。

    这东西,其实真的算得上个宝贝,但是想让她解除疑难为炎龙夺得这珍宝?

    想得太多了吧!

    即便是不得已的出手,但是只要随便找一个借口,指出这金蟾的瑕疵,那么自己自然就可以全身而退。

    除非他们真的能够证明金蟾的纯度,但是自己即便是现代的纯金,那纯度也不敢保证有百分之一百的满纯,在这个时代,怕是更加不可能。

    太虚殿中之人此刻,被这少年极为干脆的举动给惊着了,眼珠子啪嗒啪嗒掉一地,张大着嘴巴看着那同样是目瞪口呆的二金国使者,心中居然是涌上了一种荒谬的感觉。

    就这么简单?

    这价值万金的金蟾就这么干脆的不要了?

    上座的帝王,那脸色不是一般的难看,不仅仅有失去宝物的痛惜,还有点诡异的轻松,两者杂糅在一起,使得炎龙脸上的表情有点扭曲。

    水月弯低垂着头,眼角余光扫过一干人,漫不经心的再添一句:“二金国试图拿着这个有瑕疵的东西来先给我国陛下,可是存了羞辱我王的心思?”

    一句话已出,顿时那所有不甘心的、吃惊的、肉痛的目光,全数在一瞬间化成了气氛以及似乎被侮辱到的不满还有爱国的熊熊热情,指责声响成一片。

    “就是如此!二金国这是什么心思!”

    “这般不完美之物,别说会发光,就算是送与我等,我等也不想要!”

    “亏得小公子看出来了!不然那二金国见羞辱了我国,还在沾沾自喜,与有荣焉呢!”

    这些是吹捧之辈,剩下的那些真正聪明之人,互相望了一眼,却是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但是碍于先前少年扯上了家国天下,所以不好多说罢了。

    炎龙缓缓吐口气,最后带些不舍的看了那金蟾一眼,大手一挥,佯怒道:“二金国使者,这一点,怕是需要你给朕一个解释!”

    蹭的一下,那二金国使者头上就是出现了一些汗珠,整个人憋屈的紧,却是压根说不出来什么反驳的话。

    要是说这的确是本国最珍贵的东西了,那么为什么纯度却打不到最高?二金国最珍贵的东西,就是你这么个水准?

    要是说这个东西不是我国最珍贵的东西……不说炎龙会借题发挥,难道还真要把珍贵至宝拿出来献给邻国的王?

    扯淡么不是!

    “陛下息怒。”那中年男人敷衍的说了一句,眸光就是看向了水月弯,平和中带着些许杀意,试图再一次将水月弯的话驳斥回去:“小公子看上去年纪轻轻,但是这般片面之言,未免太有失公正了。”

    “我虽然无法证明金蟾的纯度是百分之百,但是你却也无法证明金蟾的纯度不是百分之百!”

    “两者相较之下,凭什么就这么轻易的下了定论?”

    “呵呵,送礼之人,连自己送了些什么东西,都是知之不清么?”

    水月弯闻言却是抿唇,正在纠结要不要将现代的浮力定律拿出来装装样子,一道温润和缓的男声就是插了进来,似是清风一般,水月弯一怔,转眸望去,对上七王爷含笑的眉目。

    “黄金的纯度为多少,本就是送礼之人应当了解的东西,哪有受礼之人帮着去鉴定的?本王云游数年,倒是第一次听说。”

    两人的目光对上,水月弯望进那双温和却深邃的黑眸,顿时就是有些心虚的转过了头去,随后又是想起自己虽然不问自取他的玉佩,但是自己也是将他那残躯救回来了。

    真要是说起来,七王爷的一条性命,可是比区区一枚玉佩重要的多了!

    嗯,现在想想还有点亏。

    水月弯正想着想着,没注意到自己身边已经大喇喇的站了一个人,而那人的眸光,正死死的盯着她微垂的侧脸,冷冷的哼了一声。

    炎破天是在一阵倒抽气声之中离开席位来到她身边的,但是即便他站的离她这么近,她却自顾自的沉进在自己的世界里,将他视为无物!

    不是炎破天小气。

    结合先前她看了炎凉一眼随后就是害羞的转过头去的样子,他无法不想多!

    这小女人!是不是忘记了?

    她已经穿上了自己的九王妃正服,那么就是他的人!

    即便是身为自己皇兄的炎凉,他也决不允许她多看一眼!

    水月弯回过神来之后,纤腰已经是被炎破天给握在了手中,还来不及说些什么,耳边风声已过,丹凤眸瞪的大大的,被男人直接掳回席位之上,脑子还是有些懵懵然。

    正想说些什么,便听到一脸戾气的男人在她耳边咬牙切齿:“不许看!”

    啥?

    水月弯呆了呆,有些不解的转头看向他,却见这男人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七王爷的方向,他紧绷的下颌线告诉她,要不是现在是在宴会之中、皇帝面前,他会冲上去把手无缚鸡之力的七王爷揍一顿。

    水月弯只能无奈的扶扶额头。

    但是炎破天就这么将人掳回了席上,丢下的那么一堆烂摊子怎么办?

    不用她多纠结,炎破天好容易收回了那带着不悦的目光,一开口就是一如既往的不将人放在眼里:

    “这金蟾,制作粗糙,不够分量。”

    不够分量?

    不够什么分量?

    那中年男子呆了呆,反应过来之后,那张脸都是有些涨红了起来,面上像是被羞辱了似的,青筋都是冒出了几根。

    这金蟾,还不够分量让他们一水国收!

    那位九王爷是这个意思吧?

    早就听说九王爷嚣张跋扈,张狂乖张,没想到现在切身经历犹有胜之!

    “换别的。”

    那中年男人闻言气得半死,但是要是说有没有别的……

    那是有也的说没有!

    先前他们敬献的时候,已经说了,这是他们二金国最为珍贵的东西,但是现在他要是拿出价值不逊于金蟾的东西,那就说不得会不会被栽上一个欺君之罪!

    要是一个协调不好,被人抓住了把柄,那么以蔑视一水国,辱其尊严的由头,即便是开战也是无可厚非。

    但是……要是说这就是他们二金国最珍贵的宝物的话,说不得有时会被嘲讽一番。

    中年男人那张脸变来变去的,精彩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