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两百零二章一张利嘴怼死你
    炎龙正是在为这帮没事蹦跶有事躲藏的大臣们气的脑仁疼,正在尴尬的时候,有人送来了台阶,当下就是顺着下来了。

    “哦?谁?”

    炎龙目光转了过去,看到一名女子正是袅袅婷婷的站起身来,先是对自己行了个礼,随后又是落落大方的道:“家姐,水月弯。”

    炎龙原本有些喜意的眸子瞬间染上一层薄怒,但是素来沉稳的帝王却将这不满之意掩饰的极好。

    盯着那微微低头的女子,装傻问道:“她现在在何处?”

    炎龙自然是知道水月弯不见了,并且因为自己做的事情,还不能说出口;但是下面的这名女子就不一样了,要是找不出水月弯的下落,那可就是送上门来的替罪羔羊。

    找不到就要受罚;找到了是他收益,怎么算都不亏。

    “不好了!”水月弯眸中藏了丝寒光,愣愣的瞥了水翩浅一眼,使得她犹不自知的打了个寒颤。

    再这般下去,不说自己与炎破天的关系会曝光,额,虽然已经差不多曝光了,但是自己这个男装的身份却是还能够顶用一段时间,现在可不打算暴露。

    水翩浅要是这么往这儿一指,只怕炎龙接下来对付的,就会是自己,还有炎破天了。

    她可没忘记在很久之前,炎破天所说的长生之言。

    想到这里,水月弯不自觉的看了眼脸色也是有些不好看的男人一眼,在水翩浅下一句话刚要出口的时候,单脚踏上桌案,一个利落的筋斗,就翻了出去!

    引来一阵哗然。

    炎破天五指动了动,想将她抓回来,但是已经洞悉了他的想法的水月弯却是一枚金针叫他双手暂时不得行动。

    幽深黑黢的凤目极快的落到了大殿之中一袭白衣的身影之上,修长坚毅的身形往后一靠,双手自然垂落。

    凤目微闭间,以内力缓缓逼出金针。

    大殿之中突然翻出的一人,叫不少人低垂着降低存在感的脑袋都是抬了起来。

    哎呦娘诶!

    居然有人敢这般大不敬?

    这可是既能表现自己衷心又能让自己在皇帝陛下面前露个脸的好机会啊!

    于是当下就是有闲不住的大臣腾地站起身来,指着水月弯一脸的控诉与义愤填膺:

    “是什么人,居然敢在天子面前如此无礼!”

    水月弯一个眼神都是没有施舍给他,直接将他当成了空气,仿若没有听见他的叫嚣一般,薄纱之下的红唇扬起一抹森冷的弧度,却是对着水翩浅发难:

    “先前贵府的二小姐身子不适,去殿外休息并不在此处你也应该是知道的吧?”

    “那么你却在这个时候将二小姐推出来,是要作甚?”

    水月弯似笑非笑的看着水翩浅有些白的面色。

    “姐,姐姐,我……”

    “三小姐暂且不必多说,现在最重要的不是使臣的疑难么?其他的什么小女儿家的事情,就暂且放在一边可好?”

    水翩浅一句话都没说出口就被扣上了一个心胸狭小,暗害嫡姐的名声!

    原本在席上眸光一瞬不瞬的看着她的炎破天,削薄冰冷的唇角勾起一抹暖暖的弧度。

    水翩浅张了张嘴,一句,你就是水月弯还没有说出口,正主儿就发话了。

    上座的帝王满脸威严,盯着底下正在看戏的使臣,挥了挥蟒袍龙袖,打断了水翩浅的话,询问道:“你有什么办法?”

    现在什么都比不上先将一水国的名声拉回来。

    水月弯白衣飘摇,也不知是不是有人护着的因故,那时不时围绕在身边的冷意却是褪去了几分,取而代之的是几分浅浅的骄纵恣意,眸中的笑意也比往常更加多了些许。

    但是这些,水月弯自己似是没有发现。

    连个礼都没有行,水月弯径直走到那金蟾面前。

    先前那名使得金蟾当场放光的随从已经退了下去,那名中年男子见她前来,正欲拱手做礼,便是已经被水月弯拦下。

    “这金蟾,嗯……黄金的纯度为多少?”

    少年清朗的声线带着几分沙哑,被面纱遮掩的面庞依旧看得出来几分秀逸,削瘦的身躯就像是一棵挺拔松竹,微微弯身打量着那金蟾,露出面纱之外的双眸清透明亮,有几分冷意,还有自信的傲然。

    那中年男人上上下下的将水月弯打量个遍,一直到一道犀利冷寒极具侵略性的视线直直朝他射来,晃过神对上水月弯含笑却凛然的双眸,惊觉自己居然看一个少年看呆了去。

    “是在下的疏忽了。”

    水月弯退开两步,微微扬起下巴,示意他回答她先前的问题。

    “这金蟾的黄金纯度,为百分之一百。”

    一句话落下,还来不及众人感叹,那少年就已经是断然否决,三个字不可能掷地有声。

    那中年男人就像是被挑战了权威,即便是话语中显而易见的不满,也仅仅是皱着眉头,驳斥道:“如何不可能?这金蟾乃是我二金国最厉害的能工巧匠花了整整六个月方才铸造而成,在这期间,光是冶炼就已经不下上千次,这纯度,完全能够达到百分之百。”

    “哦?有何证据?”水月弯脚上的绣鞋现下已经是换成了男子的短履,轻轻清脆的哒哒声踩在光华坚硬的大理石地面上,带出不紧不慢的节奏,带动着人们的视线以及精神。

    “这……”的确不曾有什么证据。

    只是,上千次的冶炼,到了最后,连一点杂质都是出不来了,这难道还不是最高的百分之一百的纯度吗?

    水月弯心知那男子的想法,却只是淡淡一笑,长身而立。

    “即便不曾有什么证据,但是这与是否解开这光芒之谜又有什么关系?”

    “自然有关。”水月弯在堂下,没什么诚意的抱了抱拳:“先前使者曾说,只要解开这光芒之谜就能将这金蟾送与我国可对?”

    “对。”

    “但是原本我国以为,这金蟾是天下之间难得一见的宝物,所以才对其多有青睐。”

    那中年男人隐隐觉得不对劲,但是却不得不应下:“不错。”

    “既然如此,这金蟾本身就有瑕疵,那么我一水国要它干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