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一百八十九章这一脚深得我心
    “浅儿!快!请大夫!”水凌波失声惊喊道,命令几个家奴将丞相府里不知道是死是活的水翩浅给扶起来,然后又是一阵的忙活,充分显示了他这个爹对女儿的关心之情。

    最后,水凌波袖子一拂,盯着已经下了马车的炎破天二人,心下又是害怕又是愤怒。

    自己还站在这里,九王爷就将自己的女儿这般不给面子的直接给踹了进去!

    这是其一。

    第二点,水凌波想起来,水阑珊之前也是被踹过一次,现在水翩浅又是被踹了一次!丞相府总共就只有三个女儿,现在九王爷一下子就踹了两个,要说这件事与水月弯半点干系都没有,打死水凌波都是不相信!

    这是其二,还有其三。

    这么多人看着,九王爷就这么不知道缘由的给了自己的女儿一脚!

    水阑珊那一次反正是在府中,他处理掉几个人杀鸡儆猴,自然就没有人敢乱说;但是现在这种情况下,要是水凌波不表态说些什么,只怕明天他懦弱不堪、趋炎附势的连女儿被打都不管的“名声”马上就要传出去了!

    最后一点才最让他纠结啊!

    炎破天淡淡的嗯了一声,将水月弯抱得更加紧了些。

    “好了,进去吧。”水月弯瞥了一眼急匆匆进了丞相府的大夫,只觉得炎破天那一脚实在是深的她心。

    说踹就踹,简直帅炸。

    “好。”炎破天微微点头,直接忽视了了一旁满脸写着我有话要说但是我不敢说的水凌波,施施然的跨入大门。

    门外的仪仗队依旧是严阵以待,数百人的巍峨仪仗队,硬是没有半个人说话的声音。

    街道上,看热闹的人久久都没有要散去的意思,水凌波暗中狠狠咒骂一句,也是跟着进了丞相府,虽然其脚步极力保持平静,但是那袖袍中微微抖动的双手,显然告诉众人,他的心情,绝不似表面上看起来那般淡然。

    丞相府中一路畅通无阻,水月弯看着炎破天俊削的下巴,不解问道“你到底想做什么?”

    衣服她也穿了,这仪仗她也受用了,都到丞相府内了,他还不走?

    “想多陪陪你,赏花宴你必然是要去的对不对?”

    “嗯。”水月弯点头。

    炎破天继续道:“答应了不瞒你,所以我要先告诉你一声。在赏花宴之前,本王要出去一趟,一来一回怕是要半月多,不能陪在你身边了。”

    水月弯依着他的臂膀,淡淡应下了。

    走着走着,就已经是到了水华居,喵呜一下,提前回来的波波与水果儿两只就是跳了出来,见他们二人这亲密的模样,一个腾的脸就红了,笑得一脸傻气;还有一个五指张得大大的,挡住自己的眼睛,咋咋呼呼道:

    “姐姐,姐夫,好慢哦你们!”

    这一声姐夫,叫的炎破天通身舒畅,乐了,原本因为离别有些伤感的情绪也是微微高涨。

    开怀之下,炎破天扯下腰间的一块玉佩,抛到小家伙怀里:“送你的。”

    “哇哇哇!!!”

    水果儿瞬间就乐疯了,哈哈哈笑个不停,一口一个姐夫叫的更加来劲。

    “别带坏小孩子。”水月弯微红着脸,暗瞪了炎破天一眼,示意他将自己放下来。

    直到她脚落了地,波波与水果儿都是一声惊呼,满眼惊艳。

    “姐!你好好看啊!”

    “小姐!太美了!”

    水月弯无奈的理理裙摆,轻咳两声,对上炎破天满脸理所当然的表情。

    确实是美,当他看见妆成出来的她的时候,也是足足的愣了盏茶的时间,可是被属下当笑料给记下来了。

    水凌波从院门外急匆匆的赶来,只听到院中阵阵欢声笑语声,而他一脚跨进去,瞬间那笑声就是断了,人人脸上都是面无表情,更甚至于水果儿冷哼一声转过了头去。

    水凌波突然感到一阵悲凉。

    他把这一切都怪到水月弯的身上。

    水月弯她简直就是煞星,惹来了九王爷对丞相府不满,还教唆水果儿疏远自己这个亲生父亲,还向九王爷进谗言,抹黑府中的女眷!

    他怎么会有这么心性恶毒,不知廉耻的女儿?

    水月弯似笑非笑的道:“丞相大人可有事情吗?”

    水凌波梗了一下,最后恼羞成怒,低吼道:“我是你父亲!你,你这是什么态度?”

    “不好意思,我爹早死了。”水月弯瞥一眼他,淡漠道。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水凌波听了这话却是不知道为什么极为激动,“你说你爹已经死了?你爹不是我?”

    “该死的安美素,居然敢背着我偷人,还生下了一个孽种!”

    水月弯在看到水凌波的脸色的时候,就已经直到这男人心里在想着什么,居然并未感到多少悲凉,只是为原主死去的娘亲有些不值。

    爱到失去性命的男人,在最后,居然是这般侮辱她的。

    水月弯二话没说,一把金光灿灿的飞刀已经是在瞬息之间飞出,深深的钉入水凌波的肩膀,在其痛苦的咒骂的时候,漠然转身,再也不去看他一眼。

    “我一直厌恶你,若是有机会,我愿意付出任何惨痛的代价去了这一身脏污的血脉。”

    “但是让我在意的是,这身血脉之中,不仅有你那肮脏的血液,还有属于娘亲的血液,所以我尚且还能忍受,但是,若是在被我听到你侮辱我的娘亲,我不敢保证会不会做出弑父的举动。”

    “这是一个小小的教训,我劝你不要乱拔这柄飞刀……”

    只是这句话还没有落下,身后已经是传来一阵惨叫神,还有肉体撕裂的声音,血滴声音。

    身后水凌波,一只手拿着一柄飞刀,飞刀之上,鲜血淋漓,倒刺深深,寒光烁烁,其上勾着块块血肉,与细小的经络,血腥至极;另一手臂膀之上,已经是出现了一个比碗口小,比茶杯大的巨大孔洞,森白骨骼若隐若现,衣服之上,破洞血污,狼狈不堪。

    水月弯脚步一顿,却是未曾转身,嘲讽一句:

    “父亲真是急性子。”

    “水月弯!”

    “这是惩罚。”水月弯抛下一句,抬手一挥,波波听话的将水华居大门轰然关上。

    水凌波在门口气的不行,但是伤口奇痛,再加上九王爷明摆着是站在水月弯那便,只能带着怒气离开了。

    *瓜 子小说 网 首发更 新 ..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还在找”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